第一百一十一章:青山碧水御葬林

金秋硕栗 2018-04-15 13:10:48

        新年的鞭炮声稀稀拉拉,玉娘的死犹如晴天霹雳,震得刘秀瘫坐在龙椅上喘不过气来,那种巨大的痛苦与思念压抑内心深处,令他茫然不知所措。周氏红肿的双眼中包含着无限怨恨,句句指责像利剑一样刺进刘秀的心坎,江山美人孰轻孰重?面对河山破碎强敌虎视眈眈,刘秀身处危机疲以应付,那还顾得儿女私情,只想羽翼丰满之时再去接玉娘不迟,谁知玉娘伤心欲绝跳河自尽。我错了吗?刘秀抿心自问,国家不存何来小家,为了黎民百姓安居乐业,不再受战乱之苦,自己扫平群雄一统河山。可是十年了没有去接玉娘,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没有时间接,派人送封信总可以吧!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总想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玉娘会理解自己的苦衷,没有想到玉娘的心如此脆弱,竟然认为自己变心,走向一条绝路,刘秀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懊悔。
      身居九五之尊,处在皇宫深处,看似皇权威严,其实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当年离去河北联姻,娶妻郭圣通为正室,自己结发妻子的阴丽华退为偏房,得到真定王刘扬数十万大军相助,刘秀公开与更始帝刘玄决裂,自立为帝。之后收服铜马军,转战洛阳定都,其中血雨腥风几人能知?本想抽出时间前去接玉娘,谁知赤眉军在山东纵横,几年血战才啃下这块硬骨头,中原狼烟滚滚,关中群雄争霸,刘秀如覆薄冰,丝毫不敢懈怠,与众将士同甘共苦冲锋陷阵,一路披荆斩棘危机四伏。现在虽然天下太平,但是百废待兴,朝廷之事多如牛毛,每天奏折雪花般飞来,刘秀每日里焦头烂额,忙得不可开交,有谁能知道皇上的悲哀与无奈?
      
       刘秀叹了口气,叫道:“小吴子,给朕拟旨。”
      “周氏千里进京,此举感天动地,封为一品诰命夫人,赏金银珠宝下人若干,在京城赐予府邸一处颐养天年。”刘秀闭着眼睛缓缓说道:“孙玉娘贤良淑德,对朕有救命之恩,十年如一日对朕望断秋水,此情天地可鉴,日月同辉,追封为淑妃。”
      “皇上,奴才有话要说。”
       刘秀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小吴子:“说吧,朕听着呢。”
       “周氏乃是一个乡下老太婆,皇上加封周氏为一品诰命夫人,本身就不合乎礼制,再追封一个没有成亲死去的女子为妃,恐怕不妥。”
      刘秀目光如电,看了一下小吴子,语气沉重:“周氏虽是乡下人,但是明事理识大体,封一个虚名有何不妥?玉娘是朕挚爱之女子,对朕情深意切,苦等朕十余年丢了性命,此情感人肺腑,追封一个妃子谁有异议?”
      “皇上圣明。”
      “朕与玉娘相识之处,前有潺潺绿水环绕,后有庄重雄伟大山,五行条理分明,地势广阔,实在是一块难得的福茔宝地,明日从全国各地抽派能工巧匠一百名速去泉庄,按照金顶御葬规格修建一百零八座坟墓,择日安葬玉娘,朝廷文武百官及当地官员都要前去祭拜。”
       “是,奴才这就传旨。”小吴子退下。
       刘秀失魂落魄,心里空荡荡的,他知道这样大张旗鼓 的追封玉娘不可乎朝廷礼制,但是现在骑虎难下,玉娘跳河自尽,已被世人骂为忘恩负义,如果不隆重安葬玉娘,势必落人口柄,这样做既可以对玉娘一个交代,堵住众人悠悠之口,彰显皇恩浩荡。

       二月春风无声拂来,东汉崮山间微有青色,田野中桃花含苞欲放。
       一道山岭犹如蜿蜒起伏的巨龙盘旋,一百零八个的坟墓修建在平坦之处,远远看去气派壮观,蔚蓝的姊妹河环绕恰像凤凰展翅,此处前有潺潺流水,后依巍巍青山,龙盘凤舞,真是一块绝佳的福茔宝地。
        小小的松柏崖山村从来就没有今天这么热闹过,附近上百里的村民都赶来了,满山遍野全是黑压压的人群说是来祭拜玉娘,其实大部分是来看个好奇,一个皇上未过门的女人大葬,肯定热闹非凡。玉娘的灵柩缓缓入墓,几千个士兵和文武百官身穿白绫祭拜,嘤嘤哭成一片。周氏老泪纵横,紧紧抓住黄土,喃喃说道:“玉娘啊,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这么命苦,你的秀儿哥哥来看你了,你这是要了娘的命啊...... ”

        天际刮来几朵乌云,遮住太阳的光芒,一种阴沉沉的气氛弥漫在山谷中。
        刘秀望着挺拔屹立的东汉崮,想起自己的铮铮誓言,愧疚之心如同猫抓一样;马莲河平静的流淌,好像玉娘的柔情一样细腻。刘秀的眼泪就像止不住的阀门,滚滚落下。
        远处浅红色的桃花散发出轻轻的芬香,玉娘轻盈的身影在桃林中飘荡,刘秀泪眼中看得模模糊糊,禁不住叫道:“玉娘,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玉娘咯咯一笑,轻飘飘钻入桃林深处。刘秀揉了一下眼睛,四处寻找,却找不到玉娘,正纳闷中,宦官小吴子轻轻叫了一声:“皇上。”刘秀慌忙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刘秀声音沙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小吴子压低声音:“皇上放心,御葬林的坟墓全部修建完毕,淑妃娘娘的陪葬珠宝不计其数,机关暗道一应具去,一般盗墓者破不了御葬林的机关,永远找不到埋葬淑妃娘娘的坟墓,更不会打扰淑妃娘娘的清静。”
       刘秀似乎不太放心:“那修建之人呢?”
       小吴子眼珠一转,声音更低:“等到祭拜大典结束,我让这一百个工匠好酒好肉的吃饱,再给每人喝上点御赐的毒酒,打发他们欢欢喜喜地上路,安心的在这里陪淑妃娘娘吧!”
       刘秀点头:“为了玉娘的清静,只好委屈他们了,不过在这福茔宝地陪葬玉娘也是他们修来的福分,吩咐士兵们埋他们的时候要干脆麻利,不要被外人发现,留下口实。”

       “皇上放心,奴才一定做得滴水不露。”

       一阵凉风吹来,刘秀不由打了个喷嚏,文武大臣嘤嘤的哭声像蚊子叫一样传到耳朵里,令人不禁心烦意乱,回头看看黑压压的人群,不禁感慨万千,玉娘孤零零的跳河自尽,万万不会想到会有今天的风光大葬,还有一百个工匠陪葬,真是滑稽!玉娘生前自己辜负了她,现在所做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是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还是做样子给世人看,究竟是自己情深意切还是惺惺作态?
        刘秀脑乱入麻,头疼欲裂,不禁昏死过去!

        繁星当空,山河模糊。
       玉娘身穿一身白衣若隐若现地在山川中飘荡,刘秀恍然若失,急忙追寻,发现玉娘在连绵的群山化作一个巨大的怪兽,张着血喷大嘴仿佛要吞噬自己,刘秀大惊,腿脚却不听使唤,软软的倒在地上。
      一阵机枪的响声传来,两个日本鬼子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刘秀,明晃晃的刺刀狠狠插向刘秀。
        刘秀小命不保,欲知后情,请继续关注大汉天子与御葬林之崮乡烽火系列故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