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溪江赋》大荟萃,你收藏了吗?

楠溪江 2018-03-19 12:00:45

游楠溪江,必关注“楠溪江
微信号:yjnxj01

卢松凤:楠溪江赋


  东海之滨,括苍南麓。悠悠楠水,泽被永嘉。风光异丽,遐迩闻名。山因水而灵秀,水由山而俊美。

  山绕水,水朝宗。落青壑而出白云,汇小涧而聚溪江。沿山因形千转,随地依势南流。遇峡谷,犹似巨龙奔城阙;过平坦,宛如淑女出闺房。盘盘焉,囷囷焉,三十六湾锦鳞畅泳;片片兮,排排兮,七十二滩斓石铺陈。青山夹明镜,奇峰倒映画中看;拱桥落彩虹,潺声妙曲琴上听。重峦竞秀,滩林争幽;狮岩卧濑,石桅穿空。云岚叠叠,流水人家半掩映;炊烟袅袅,落霞白鹭共翔飞。冬闻雷鸣,悬泉声碎千秋石;夏见雪溅,瀑布珠飞百丈崖。山花绣颊,江火流萤;柚香满江,柿红耀滨。绿波一路荡倩影,黄莺两岸撒娇声。撑篙点水,青羽鸬鹚捕朝旭;长竿横江,竹笠渔翁钓夕阳。放舟泛筏,观光采风,骚客游人之乐趣;渔夫晚唱,鼓乐传声,旅友乡民之欢情。溪江多胜景,秀绝甲江南。陶公洞,洞天藏福地;十二峰,峰险见神奇。崖下库,天窗水帘挂月;龙湾潭,白龙七折穿潭。览者纷至沓来,观之流连忘返。

  江湛湛,水莹莹。玉液澄空呈碧泽,琉璃流光透蓝晶。酌入夜瓶,其质三年不腐;用濯衣物,其效九月无尘。明月之夜,可见深潭沉璧;风静之时,能数江底移星。在夏则凉,临冬而温,春秋之季,冷暖均衡。触之柔滑,无论男女;沐之清爽,不分老幼。滋之于物,万物为之悦性;润之于人,凡人为之清心。旭日初升,水瑟瑟[iii],石朗朗,江披红,波曜金,妇捣衣,流伴唱;暮色渐至,风飔飔,山隐隐,牧归圈,鸟投林,帆落桅,鱼近人。江显美意,水含深情。是诗是歌是醇,宜观宜游宜亲。


  群山之畔,溪江之滨,古村散落,明珠闪光。讲究阴阳风水,追求天人协和。苍坡“文房四宝”,双池贮水为制,芙蓉“七星八斗”,长塘印月为规。岩头“粮船泊位”,屿北“水出莲花”。林坑依山傍水,埭头得水藏风。崇尚礼义,民德淳良,耕读传家,宗族遗风。祠堂庙宇,凡村皆具。李姓望兄亭送弟阁,至今还在;徐氏尚义圣旨牌门,当街犹存。光宗耀祖,望族东瓯,一门三世六进士;为国干城,举义浙南,一军三团六千兵。山水灵气,人才毓秀。 郑伯熊博学演《书说》,木待问隆兴中状元。监察御史,清政爱民,民颂徐定超;抗日救亡,济时办学,学仰徐石麟。爱国将领,超徴并李曙;科学双星,贤修与遐生。累千载先贤,业绩赫赫,威望巍巍者,何其多哉,岂能尽述?楠溪江乎,母亲河!民生繁衍之根,文明发兴之源。

  山水怡情,物我与共。望峰息心平欲,可得自在;玩水消辱忘宠,能舒胸襟。谢公得之,而成山水诗之鼻祖;正则化之,而集事功论之大成。“山中宰相”,邻水空心著《真诰》;学子十朋,楠溪拜师得鳌头。清朴四灵,宋诗建树旗帜;优雅永昆,戏曲瑰宝南宗。“欲界之仙都”,道家禅悟;“山水诗摇篮”,文人心声。“天下第一”,一泓清澈之誉;“溪山邹鲁”,人文昌盛之称。

  三百里溪江流淌,三千年文化传承。而今革故鼎新,梦圆小康。生态之区,长寿之县,国家之奖授;泵阀之乡,钮扣之都,商界之品评。品牌入方阵,商标多驰名。得天地之厚福,汲山水之精华,实乃永嘉之佳,国人之幸也!

  嗟夫!天之所能山水生也,人之所能维其治也。五水共治,全域力行。制天命而用,顺民心而动。此之谓天人合一,功利千秋。


  卢松凤,从事语文教育20多年,从永嘉县教育局退休后,他参与创办了永嘉诗词学会,创作、采风不断。近年来,他的作品颇丰,编辑了《永嘉文化教育丛书》,注释、主编了《永嘉山水诗百首》。


陈建:楠溪江赋

人间净土,俗界天堂。蜚声载誉,恣肆汪洋。欲撰小赋,吾心惶惶。不揣冒昧,夤夜纱窗。直抒胸臆,虔祈吉祥。

谢文东摄影

沿溪洄溯,源远流长。终赴东海,初出青冈。婀娜飘柔,如绸如缎;依形顺势,似嵌似镶。波平霄淡,鳞潜羽翔。野花团簇,岸柳成行。冰泉缘于内敛,素颜从不张扬。村寨盛名,传至四海;山川秀色,汇于一江。溪南多莲藕,屿北富蚕桑。突兀入云,危石桅为帝;嶙峋出镜,巉岩狮占王。絮影珠音,飞瀑含羞居首;仙风道骨,旷洞陶公称强。丽水明星璀璨,林坑银燕辉煌。惊悚玻璃栈道,逍遥琥珀桥廊。

  亦或苍穹碧染,宏野华妆;时而烟雨空濛,雾霭迷茫。绰约春霖冬雪,旖旎夜露晨霜。阴晴虽多变,意趣却无伤。骑牛稚子,鼓瑟娇娘。半曲棹歌,千结衷肠。鸬鹚收翼悠闲落,舴艋扬帆自在航。婉转如琴,夏蝉鸣古柏;朦胧若画,秋月入幽篁。三伏滩林消酷热,半宵渔火纳新凉。深潭滑凝脂,周身通泰;卵石疑原玉,满目琳琅。胸无杂念,探源驴友多成客;心羡鲜鱼,垂钓蓑翁少姓姜。试放眼:云岚疏树,阡陌夕阳。百丈瀑下,五星潭旁……养性最佳居处,修身绝妙地方。时时杨梅板栗,处处楼阁荷塘。畅沐田园气息,惬赏润泽风光。赞曰:溪山第一,举世无双!

福寿神仙地,诗书雅士乡。亲和隽逸,舒适安康。鸡犬相闻,牛羊滿畈;蝶蜂共舞,瓜果盈筐。宜旅宜居,潇洒乎风情品格;亦耕亦读,富足也稻麦文章。民皆淳善,技不寻常。雨纹碧瓦,苔痕青墙。线条简朴,器宇轩昂。八斗七星情有寄,三亭四宝艺无疆。永昆启幕,乱弹登场。草根崛起,国粹腾骧。历史翻来悠久,传奇听取隆昌。文盛壶山书院,孝贯霞嵊祠堂。义薄云天,潘坑烈士碑碣;誉靡朝野,枫林圣旨牌坊。俊贤十八围金带,族裔荣耀;豪杰万千奋铁拳,鼠辈仓皇。冶炼必藉奇峰,弘景遂意;歌吟或凭胜境,康乐留芳。石门台上,杖筇享荫绿;竹篱笆外,温酒待菊黄。盼君来:删除重负,换好轻装。随心而至,如愿以偿。英姿辉相册,厚蕴饱诗囊。嗟夫:清纯依旧在,笔拙又何妨?

醉美楠溪,韵悠而长。水域集萃,文脉飘香。为之作赋,聊发痴狂。挂一漏万,实不应当。临屏击键,权且收藏。

陈 建,浙江永嘉人。中学高级教师,现供职于永嘉县教育局碧莲学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浙江诗词与楹联学会会员,温州诗词与楹联学会理事,永嘉诗词与楹联学会副会长,诗词楹联作品曾多次入选全国大赛展示集。

何可永:楠溪江赋

若夫一溪之畔,诗人得灵感之所;一舟之上,学士有容身之地,况乎谢康乐登山临水,流连忘返;朱元晦挥毫濡墨,落笔云烟。吾之故乡楠溪,奇山秀水,诗中有画,三百里碧水逝者如斯,源远流长,一千年古村星罗棋布,风月无边。譬如绝世佳人,藏于深山之中,寂寞人外,而今政通人和,教化流行,楠溪始为人识,芳名远播。远而望之,碧若大地之罗带;近而察之,清若戈壁之甘泉。

阳春三月,溪水两岸,树木染翠,茅舍掩映。鸟多闲暇,飞枝头以吟唱;草随时节,绿田园而含烟。一寸二寸之鱼,往来倏尔;三杆两杆之竹,新笋茁壮。曲水流觞,可温兰亭聚会之梦;踏花归来,亦闻马蹄泥土之香。水荡荡兮碧色,兰葳蕤兮暗香,吟清风兮咏沧浪,怀伊人兮惜无缘。爱芳草兮茸茸,惜暮春之将阑。

若夫夏日炎炎,草木繁殖,小桥流水,清风满袖,坐竹筏兮漂流,观浮云兮悠悠。鸡相聚而争食,凤孤飞而无邻。白鹭兮飞来,与农夫兮相亲。就水草以休息兮,见游客之垂欢。野渡无人,轻舟自横。乔木虫鸣,吟宾王之咏蝉;松下酣眠,仿庄生之蝶梦。而或空山雨后,飞瀑走壑,喷气则幽谷生雾,洒珠则涧底蒙蒙。朝观日出,漫步弯弯古道,吾登高而望远,极云海之苍茫。暮居老宅,与父老闲话桑麻。携佳人兮游泳,迎明月兮溯流光,伤韶华之易逝,夜不寐兮彷徨。

尔乃仲秋之时,帘卷西风,残荷听雨,彩霞与孤雁齐飞,秋水共青天一色。临溪垂钓,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酒香而人醉。采菊东篱,见南山而悠然;待月西厢,扶孤枫而盘桓。朝饮银花之坠露,夕餐黄菊之落英,虽饮食之朴素兮,亦足以颐神而保年。往者不可复兮,冀来者之可望。聚散离合,古今长叹,长亭相送,握手依依,别君子兮泪沾裳,望伊人兮水一方。

及至岁寒降临,北风萧瑟,百草前衰,松柏后凋。驾一叶之扁舟,顺碧水而遨游,舟逍遥以轻扬,风飘飘而拂衣。山迭迭兮烟岚,水逶迤兮潺湲。摘金黄之红柿兮,晒柔软之薯枣,徒临川以羡鱼,追渔夫艾萨克网,民生各有所乐兮,勤劳作而康健。于是弃舟登岸,步入草堂,宰羊割鸡,乃烹小鲜。与故人兮对饮,吟诗文于炉前,惟知音之难遇,醉花酒而开颜。见窗外之红梅,知春日之不远;望山间之明月,盼亲人之团圆。

青山依旧,几度夕阳,蓦然回首,业已知天命之年。昔吾之有知兮,路坎坷而艰难;承先哲之余业兮,专讲习于江南。吾尝流浪四方,形容憔悴,飞尘满面;亦曾周游列国,演说弘道,分享荣光,依然魂系楠溪,梦回括苍。人怀土而思旧,鸟倦飞而知还,归去来兮,吾将隐居于故乡!

 何可永,永嘉人,农民国学家,耕作之余,先后完成了《哭泣的哲人―孔子传》、《智慧的化身―诸葛亮传》、《诗国大鹏―李白传》、《理学大师―朱熹传》、《心学泰斗―王阳明传》等著作。其中《哭泣的哲人―孔子传》、引起了日本国际大学理事长、儒学文化研究所所长、哲学博士田久孝翁先生的极大兴趣,并被翻译成日文出版发行。


章凯:楠溪江赋


  墨落楠江为画,诗吟溪水成烟。大小二源,蜿蜒三百里成腾蛟之势;山水一道,相依亿千年与虫篆争先。江山输瓯越,仙岛嫁婵娟。层林晚霞,托风姿于银滩而欲序;竹筏倩影,惹悠思倾茂林而成篇。

  观夫山光无限,欣然入望。峰峦叠翠,错落传奇。一瀑含羞,泻尽古今闺阁之态;九连环,犹收银河青莲之词。十二峰前,周身感燕赵之气;百丈瀑下,通体含大雅之饴。梅坦洞中,陶姑采烟霞以待;四海山下,神龟吐云雾期归。三百米石桅,成“华夏之冠”之誉;亿千年洞窟,占天下福地而居。世外林场,置三九伏天于清凉世界;库中峭壁,纳万千军马于铁甲幕帷。六螺山青,响嘤嘤之鸟语;三棵松老,含落落之雄姿。心胆舌上,玻璃观景台属全国第一;诗书画中,花松云雪雾舍张溪其谁?绝处通幽,半壁栈道可放马;会心无语,一线天缝时鸣鹂。洞瀑峰石山皆巧;雄奇险幽奥俱齐。


  至若秀水盈盈,含情脉脉;清溪曲曲,敲韵声声。其声若,叮咚奏伯牙之曲,其色如玉,透明共翡翠之名;其味若甘,温柔入琼浆之列,其质无渣,清澈如月轮之贞。白叟垂钓,闻渔翁之笑语;黄童泛棹,载竹筏而启程。数张靠椅,观白云自来自去;满床卵石,任香鱼我素我行。古渡头边,浣纱女捣衣有约;香樟树下,有情人掬水相盟。拣石打漂,串起水底半轮红日;携妻亲子,拾来浪里一段常情。

  幸哉!山水相亲,知山知水;放眼家园,且慨且慷。村落星罗,民风淳朴;礼存魏晋,风带汉唐。鸡犬相闻,小巷间温州俚语;阡陌交错,井田上牧笛牛郎。一张犁,一把锄,一个麦饼,一碗茶,尽显楠溪本色;一溪月,一窗风,一榻书,一樽家酿,常入学子梦乡。山曲小房,百叶窗托出明清风韵;烟横树色,红灯笼点亮丽水长廊。宜家宜游宜养,消暑消虑消狂。

  噫嘻,世外桃源,短赋难述;人间净土,拙笔奈何!诗曰:一缕荷风抚镜磨,轩辕遗韵舞婆娑。半溪云雾千村绕,一筏波光百摺过。掬水长流摩诘画,盟山还用少陵歌。自从谢客吟归后,春草楠溪故事多。

  章凯,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永嘉县优秀教师。现兼任永嘉县诗词楹联学会副秘书长。县作家协会、温州市诗词学会、中华国际诗词会员及永嘉书法协会会员。2009年全国“爱鸟周”活动温州市举办的诗文类获全国优胜奖。2013年获温州“诗之岛-江心屿杯”全国诗词大赛优秀奖。散文发表于《浙江教育》、《永嘉报》、《现代教育报》、《科学导报》、《温州晚报》等数十篇。


尤国龙:楠溪江赋

  混沌初分,溪山以开;楠溪江水,洪荒涌来。千刃高峰,罗垟分派;大小二源,坦下合欢。蜿蜒起伏,赴瓯江以归东海,三百里行程,逝者不舍昼夜。

  乘兴而往,以观楠溪:一溪碧水,天外奔来。百丈漈中天而降,溅玉散珠;石门台半壁洞开,清泉喷涌。九折瀑时隐时现,吟诗奏乐。形似少女之初恋,含羞忍笑,欲迎还拒;声效情人之私语,如丝如缕,若即若离。细流汇聚,或见平川;清波粼粼,澄潭沉璧;锦鳞悬空,周山倒立。望眼前,狮子岩立中流以砥柱;欲回头,龙湾潭觅源流则迷失。顾身旁,青山幽谷,修竹茂林,依楠溪乡土而发育;巉岩洞府,楼阁亭台,缀楠溪山水以灵光;宗祠书院,田舍柴门,蕴楠溪耕读之风尚;舢舨顺风,竹筏顺流,泛楠溪水乡之风韵。当炉饮黄酒,望户对诗文,岂无散发楠溪农家书香乎?

楠溪览胜景,历史注人文。谁能忘,山中宰相隐若岩,吟诗拒高官,著书立传以济世;谢公策仗登绿嶂,采山水精华,开一代诗宗;四灵携手驻永嘉,谱水韵山光,宣永嘉文化。诗文因山水而灿烂,山水因诗文而弘扬。

历史任演绎,游思入梦乡。未来楠溪两岸,公路交错;宝马奔驰,日夜奔忙;路道旁,厂房林立,垃圾成山;溪滩上,乱草枯萎,鹅卵石染成黑疙瘩;溪流内杂物漂浮,浑浊莫辨流程所向。水声人声机器声,声响杂乱;煤烟油烟柴草烟,烟雾弥漫;风灯车灯霓虹灯,灯光闪烁;花色霞色星空色,色彩朦胧。或连月不雨,脏污囤积,任半潭沉浮,黯然抽泣;或山洪发怒,污水横溢,怜两岸居民,苦不堪言。溪流长叹息,人心自彷徨。

恶梦醒来,青山依旧,绿水依然!

溪山自古老,生活改善乎?社会求发展,自然和谐乎?楠溪思开发,五水共治乎?

未来寄美梦,梦在何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尤国龙,永嘉县巽宅镇人,1950年10月生,高级中学语文教师,永嘉县四川吟社秘书长、永嘉县诗词联学会理事、温州市诗词联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华风雅颂*山水摇篮》首版(版主中的总负责人)。多篇作品在全国各诗刊发表。

李盛仙 :楠溪江赋

  巍巍兮,括苍山;悠悠哉,楠溪江。

  三百里兮楠溪江,穿峡绕谷,一路欢歌。滔滔兮巨浪,奔腾而出;涓涓兮细流,款款而来。曲绕以迂回兮,蕴秀而丽色。

  美哉,楠溪江之山水;古兮,“山水诗之摇篮”!绿水钟灵,灵动柔变;青山毓秀,秀媚芬芳。山因水而俊秀,水因山而灵动。青山兮映衬绿水,使其端庄;绿水兮滋养青山,使其丰满。

母亲河兮楠溪江,青山叠叠,绿水泱泱。山环水绕,山水相依。山如碧玉簪,水似青罗带。山峦,重层叠檐,仪态万方;水流,蜿蜒曲折,旋转百回。深潭凝碧,绿如翡翠;浅滩素流,清似琉璃。放筏江上,风送行舟,时而激越险滩,时而漂临深潭。江流缓急有致,流缓时,涟漪朵朵,波光粼粼,胜似瑶池;流急时,猛浪滚滚,涛花沸沸,恰似海潮。楠溪江且收且放兮,宜观宜游。仰而望之,山巍巍兮,如五岳之俊秀;俯以观之,水皎皎兮,如天池之清波。陶醉青山,忘情绿水。青山养性,绿水静心。亲近山水,诗意生活。观山光与水色兮,领略山水情谊。或朝云以暮雨,或晨曦而晚霞,四季变化兮,感悟山水情性。“两山看不厌,唯有楠溪江”。置身山水,倾听天籁,物我交融,天人合一,其乐无穷矣!


  楠溪江江水兮,水质纯净,绝无污染,有“天下第一水”之誉。有诗为证:“手持碧玉杓,分江入夜瓶;三年开瓶看,化作清水晶。”噫吁!楠溪江之水有活力,昼夜不息,一往无前;楠溪江之水有品性,动静平和,刚柔相济;楠溪江之水有气度,清洁自好,荡污涤浊;楠溪江之水有情怀,滋润万物,和谐相处!

  嗟夫!喜看今朝,五水共治,百姓欢呼,江河庆幸,去污去丑,存净存美。楠溪江之水行将更绿,绿得迷人似宝镜。

李盛仙,退休前为县广播电台新闻部编辑、记者,现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永嘉县诗词协会副会长,曾著有《行旅印痕》、《晚晴集》、《诗情联趣》等作品。

王铁:楠溪江赋

  楠溪举目畅游,唯见波依山间挂,绿入云端浮。禁不住心驰神往,迎风口占。颠狂之状,若吼歌呓语。日后追思,大致意云:

  括苍西去,雁荡北来。碧莲花岩头恋鹤盛,青田石温溪美山口。文成陶山,白象肩瓯海;桥下芙蓉,枫林举乐清。天遗明珠,永嘉县境,楠溪江流,绵绵三百余里。喜有三十六湾,七十二滩竞秀。水碧、岩奇、滩林美而成今古奇观;村古物博、民风淳而有高士贤名。山水成画,诗思落韵,史册览芳华。故有书圣留墨,得永嘉烟霭异色之德;康乐诗才,行楠溪舞波天合之乐。其有千古巧句,专道永嘉山水。即“叠叠云岚烟树榭,弯弯流水夕阳中”。仅此一句,便是犹见苍颜秀壁,苔石啮波……

  永嘉殊域,何得大美?因其有水岩、大若岩、石桅岩、陡门、北坑、四海山、古村群落七大景区,计景点八百余处。然众秀之中,胜状不可数而文心藏兰者,拙人因略略一观而详情难道。

  因盛产楠木而得名的楠溪江,上游多峡谷急流,中游多曲水漫滩,下游则佳木秀且野花繁。大小楠溪、孤山溪、花坦溪、古庙溪……溪溪回清倒影,六螺山、四海山、正江山……山山阔叶林长。写至此处,如波美辞,倾心涌出。知已激情难抑,故顺乎一赋。

  楠溪江,美若飞仙,寻之无边。 察之有像,四季嫣妍。源乎高山仰止,流经润泽八端。恩世德而结草,惠众生以衔环。可餐秀色,元鼋田狸味美天下;溪山第一,御匾陶公名满人间。白鹤洞,童子已去传说久;登仙石,孺子得道早成仙。更有陶公洞,缘由道教也非凡。仙医陶弘景,山中采药,洞中炼丹。留下《本草集注》多彩,更有《真诰》秘传篇篇。足涉道家福地,感悟三清道理自然。瞻岚上云气一片远远,目江中水色八方涟涟。漂流橡皮舟,划动竹筏也轻闲。抚“江中盆景”,弄“绣球”碧潭。拾一枚千年流转的溪鹅卵,品两杯乌牛早茶趣味添。索性就去芙蓉村,看那古村落中的堤坝、照壁、天井、台阶和飞檐。苍坡村街是支大笔,村街门前摆着笔架山。好一片“七星八斗”的大宋村,笔墨纸砚样样全。履山水浏览,摸石头从前。这片天地噫,你物质的、精神的、艺术的,古今文化都灿烂。

  楠溪江,千类万声,濯颖裹散。播心仪之九州,挺丰姿于波欢。沧海有波而无其巧,桑田有绿而少其篮。滩林鸥鹭为之晨歌,春虫鱼蛙为之呢喃。渊客筑室于岩底,流水不朽;鲛龙构宫于悬瀑,溪水不干。岁无旱魃而农丰畜乐,百业俱兴而美永嘉家园。永嘉永嘉,美乐人间。

  有韵士才秀,游过留言:行云流水无意,人来人往有缘。谁将永嘉十色染,楠溪江碧也空前。点点飞瀑三界水,处处秀木四海山。若得巨灵神一臂,常抱美色林中眠。又赋:恍疑身在天上行,山头云白雨清清。手扶飞瀑过石壁,人声水声和鸟鸣。谁来溪边弄筝竽,曲绕竹筏更轻盈。山水最喜文人捧,一似苏堤千古名。

  楠溪江,美不可穷之于笔;妙不可尽之于言。

  王铁,1955年生,任古今文学文化艺术品鉴赏委员会秘书长、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艺术顾问、中国教育电视台《艺术鉴赏》栏目总撰稿、全国政协中国文化碑石工程专家组组长兼总撰稿等。由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由贺敬之题写书名的《王铁碑石诗赋集》,于 2005年8月底正式发行,该书由著名老诗人徐放和国学大师文怀沙分别作序,由鲁迅文学院副院长白描先生作跋,是二百年来,中国首部个人专著诗赋集。为全国各地撰写的60余篇碑刻诗赋,创造了诗赋这一全新的文学体裁。文学大师刘绍棠生前为其题词为“齐字如金,用字如凿。


| 楠 | 溪 | 江 |

楠溪江风景旅游区管委会官方微信平台

微信号:yjnxj01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