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88:第一次房改启动,地产未来不是梦丨【地产30年】系列

杭州新浪乐居 2018-10-02 15:18:15

‖ 回复关键词“买房帮帮忙”,加入乐居买房交流群,每晚8:30-9:30,资深房产专家准时在线。


指导顾问:王合群

出品人:姚育宾

策划:马执文

作者:何大只、姚育宾



【编者按】


30年以后,当人们重新审视中国房地产行业发展的脉络里,竟然把中国楼市起点的坐标定位到了1987年那场并不起眼的土地拍卖会上。就在中国南海边陲,新成立的深圳为筹钱发展特区卖出了新中国第一幅土地时,也正式拉开了中国房地产行业发展的序幕。


千百年来,中国人对土地的执著与迷恋,从未消减,中国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土地变革史。尤其是最近的30年里,纵使风云变幻,地产行业发展仍带动整个社会经济一路狂奔。回望来路,那些影响整个行业甚至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时刻、人物、事件总是在不经意之间上演,30年,一年一个脚印,印照出中国房地产发展的艰辛和坎坷,也印照出中国房地产发展的成长与收获。


《地产30年》系列之1988年,是中国房地产业在市场经济环境下野蛮生长期的第二年。这一年,房改正式全面试点,土地禁锢也终于完全放开;这一年,充满了激情,也充满了悬念;这一年,人们对此有好奇,也有想象。



1988年,中国农历龙年。


在以龙的传人自居国度里,这个年份备受推崇。同时,双发(8)齐至,赶上香港流行的“发财”文化(粤语中“8”和发财的“发”同音),1988年堪称是个无比吉利的年份。此后,这一年里发生的大事,似乎也印证了吉利年份成色十足。

 

这一年里,有两首歌曲,火遍整个大陆。一首是《龙的传人》,另一首是《我的未来不是梦》。

 

先说《龙的传人》,背后故事多得可以写成一本书。事实上,《龙的传人》早在十年前的1978年就已经诞生了,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大规模传唱。

 

直至1988年,时任广电部副部长向中央电视台推荐该曲创作者侯德健到春节联欢晚会演唱《龙的传人》。龙年唱龙歌,很应景。于是,这首充满爱国主旋律的歌曲,借助中央电视台春晚这个平台,迅速传遍中华大地,极大唤醒民族自信心。

 

至于《我的未来不是梦》,是一个不到22岁的年轻歌手张雨生的处女作,天才就是天才,甫一出手,便成乐坛经典。

 

即便将近30年过去了,当年这首励志歌曲,至今仍唤起不少人澎湃心扉。在“华语金曲奖”30年经典评中,这首歌也一举跻身“30年30歌”顶级荣誉圈,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的张雨生已经看到不到这份荣誉。

 

两首歌,一首唤起了爱国自豪感,一首激发了个人奋斗信念,让那个时代从国家到个人,都充满前行的力量。

 

我们再把时间坐标定格到1988年的新春。北京国际旅游年的第一天,天安门城楼正式向中国、向世界的广大人民开放。

 

9点整,历史上第一张天安门城楼参观券售出,票价10元。登上天安门城楼的第一位普通人来自人民商场的退休老会计,他叫高锡武,时年75岁。

 

10元,这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目,资料显示,1988年全国平均工资是1747元,平均每月收入也才145元左右,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拿出这么一笔钱去买门票,并非那么轻松的决定。

 

作为纪念,他还得到了北京市旅游局馈赠的一只景泰蓝花瓶和一张证书。同时接受这份礼品的,还有来自法国的游人卡特夫妇,他们是最早登楼的外国旅游者。这一天,登上城楼的中外游客共有2000多名。后来,整整1988年一年,这个数字达到60多万人次,全年参观票款收入近780万元。

 

有专家学者敏锐地意识到,一扇门的开启,让整个世界看到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和力度。

 

蝴蝶扇动翅膀,周边的空气漪涟向八方漾去。改变世界的细微萌动,正于不经意间,渐渐加速。而这一切,最初仅有少数人能感受到。

 

这是一个新开始,利益游戏的前景未明,规则尚无界定。然而,很多年后,当人们回忆起1988年的时候,会更多地谈论当年惊骇一时的大佬奋斗闯关史和席卷全国的房地产浪潮。

 

扳指算下来,改革开放已经走过第十个年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决定干一番事业,他们纷纷下海经商,个体户也陆续出现,粮票这种东西也渐渐消失。

 

与此同时,各种商品涨价的消息从新春伊始便在坊间流传。出于担忧,国内的食盐、食油、肥皂等日用消费品均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就连火柴也不例外。

 

甚至有人回忆称,“武汉有人买200公斤食盐,南京一市民一下子买了500盒火柴,广州一女士则扛回了10箱洗衣粉。还有的地方为了抢购毛线而在大街上大打出手。”

 

当年8月,价格闯关波及面之广、抢购商品种类之多、商品零售总额增幅之大,都堪称新中国历史之最。统计局8月数据统计,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商品零售总额增加了13%,其中粮食增销30.9%,电冰箱增销82.8%,洗衣机增销130%。

 

尽管突如其来的抢购风使得物价秩序混乱,也无法阻挡这一年房地产声势浩大的前行之路。这一年,大多数人都住着单位分的房子,房子大小要取决于在单位职务的高低,尽管那时候在南方已经有了最早的外销房,但对中国的大多数人来讲, 房地产行业还是一个非常非常陌生的行业。

 

而事实上,1988年对房地产行业来说,这是极具分量的一年。这年1月,国务院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议”。历史上每个“第一次”都是具有不可替代性的重要地位,中国第一次房改启动,也标志着住房制度改革进入了整体方案设计和全面试点阶段。

 

龙年里的地产人,仍在为生计奔波,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也正是在这个房改启动元年的勤勉付出,将让他们在接下来数十年里,扮演着中国经济建设的重量级角色。

 

是的,作为龙的传人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未来,真的不是梦!

 

1


必须要去海南!不管做什么!

 

1988年,海南脱离广东独立建省,成为中国第31个省级行政区。

 

海口,这个原本不到23万、总面积不足30平方公里的海滨小城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经济特区的首府,也吸引了大批的人来到此处淘金。他们中有的是辞去公职的热血青年,有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的是拿着国家任命的干部。

 

“十万人才过海峡”,便是对当时的真切描述。据知情人回忆,当年海口汽车站利用候车室的长椅,每人发一床蚊帐就当床铺,每晚收1.5元人民币住宿费。


 图片来源:网络

 

真正让这个小岛雀跃起来是在1988年2月11日至14日,著名相声演员侯宝林、歌唱家郑绪兰、电影演员肖雄等国内16位当红明星登陆海口,在海口东湖宾馆礼堂为刚成立的《海南开发报》庆祝报纸创刊。这一次演出持续4天共4场,规模空前,让闻讯而来的闯海人大为振奋。

 

一时之间,海南吸引力,有如革命圣地延安,吸引了全国无数有理想的年轻才俊蜂拥而至。

 

这批脑海迸发着激情与迷茫的年轻人,如果你问他们来海南做什么?恐怕他们自己也没有想清楚,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必须要去海南!不管做什么!”

 

也许,1980年错过了深圳,1988年不能再错过海南。同样是特区,深圳奇迹,让整个国家渴望复制到海南身上,更让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迫切渴望能赶上新的一波创梦潮。

 

于是,海口街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景象,一大批文史哲音乐美术外语出身的年轻人在路边开大学生饭馆、擦皮鞋、卖报纸、卖唱、变戏法、画画、弹吉他等等。因为这座刚开放的岛屿并没能提供他们想象中的就业机会,无法接纳这么多优秀的文科人才。

 

根据广东作家雷铎当年的报道,从数量上来讲,整个文科人才占求职者的70%,光是汉语文学专业的就多达14000多人!

 

这也与海口街头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我的未来不是梦》有种莫名的契合。当年的他们,大多到广州洲头咀客运站,排长队乘坐玉兰号的客轮,前往海口。这艘船,见证了1988年前后各方人才下海南的历史壮景,也见证了这波人才涌入浪潮的消退。从一批又一批闯海人来海南寻梦到激情退去落荒而逃......

 

因为,尽管体制开放、创新,环境轻松自由,也掩盖不了刚建省的海南是一个经济总量不及内地一个发达市县的小省。

 

 摄影:黄一鸣

 

冯仑没有错过这波“闯海潮”。据他在《野蛮生长》一书中的回忆,“1988年我受国务院体制改革委员会下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委派,去海南筹建海南改革 发展研究所,体改办主任迟福林当所长,我做常务副所长。我当时档案在北京,人调到海南。开办之初,海南省委给了我们5万块钱、一辆车、一台电脑,我们就靠 这些办一个副局级研究所。有意思的是省政府还给了我们1万台彩电的批文,让我们把倒批文的钱作为开办经费。”

 

“倒批文”这项生意就这样如火如荼干起来了。冯仑说,当时改革发展研究所的业务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搞研究,一部分搞经营,另一部分是杂志。

 

“我负责招人组织研究队伍并管理《新世纪》杂志,另一个人负责经营,招 来的人里就有潘石屹。经营部门在倒批文的过程中还干点别的生意,比如潘石屹开了一个砖厂,还做会计培训,以至于我一直以为他是学会计的,其实不是。我当时提出,选人必须选跨两个专业以上的,单一专业背景的人知识面和能力比较狭隘,不大有发展。”

 

故事中的“万通六君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由于一批又一批的“冯仑们”来到海南岛,这个小岛的房价均价直接由1988年1350元/平,到了1992年的5000元/平,甚至是1993年的7500元/平。泡沫破裂、土地闲置、烂尾楼遍地、银行坏账等,在那个群情激昂的1988年,都是无法想象,也无法预见的历史走向。



2


起源深圳的万科、中海、招商、金地


王石,已经不是四年前的毛头小子了。

 

1984年,邓小平站在深圳国商大厦楼顶眺望时,王石正骑着自行车途经楼下。他看到很多警车、警察和聚集的人群,一打听才知是邓小平来到了深圳。他在后来回忆说,“我好像感到干大事情的时候到了。”

 

四年时间,除了黄、赌、毒、军火不做之外,其他王石都涉及到了。这一年,他终于决定要以房地产为主业了。年底,深圳市政府批准万科股份化改造方案,原现代企业公司以净资产1324万元折合1324万股,国家占60%,职员占40%,公开募集社会资金2800万元,发行股票2800万股,每股一元。

 

为数不多的历史记载中提到,当时王石亲自带队上街推销股票,他在深圳的闹市区摆摊设点,走街串巷,对居民区进行地毯式搜索,有几次甚至跑到菜市场里和大白菜摆在一起叫卖。

 

王石还请工商局帮忙,由个体协会出面邀请个体会开会,他在会上反复宣传股票发行的意义和股票的投资价值,台下的人不耐烦了,便站起来大声说,“不用讲那么多,该摊多少我们就捐多少吧。”

 

这其中还引发了一个特别具有情怀的故事。时年37岁的王石主动放弃公司股权,万科在股权改制下成为当时市场上的“异类”—一个奉行混合所有制的企业。

 

放弃公司主要股权的王石,也许未曾预料到,27年后,同样从深圳发家的姚振华,对他的万科领导权发起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发出罢免檄文,一度差点将他逼下神坛。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彼时股份制改造还是顺利完成了,公司正式更名为万科,王石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图片来源:网络


从1984年起,到1988年前后,全国各地像万科这样发行股票和债券的企业并不在少数。一年多后,深圳股市开张,万科以0002号正式上市。《经济参考报》的报道称“全国已经有6000家企业实行了股份制”。商业作家王安在《股爷,您上座》一书中感慨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么死去,要么免费。

 

同年11月,万科参加了深圳威登别墅地块的土地拍卖。拍卖场上,万科与另一家公司轮流叫价,互不相让,最终以2000万元的天价拿下地块,带领万科迈进了全新的地产领域。

 

一个小细节是,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时,负责拍卖的官员望着王石,劈头就是一句:“怎么出这么高的价?简直是瞎胡闹。”王石后来回忆说,“万科是志在必夺!”按照拍卖的价格计算,楼面价格已经高于周边地块的住宅平均价格。

 

在公司内部人员纷纷建议毁约交罚金的同时,王石毅然拒绝,并在一个月之后,再次拿下天景地块,并开发出万科首个小区天景花园,万科房地产业务由此拉开序幕。

 

是的,你没看错,这就是二十多年后那个一直喊着坚决不拿地王的万科,事实上,他们才是中国楼市地王的“始作俑者”。万科,以看似鲁莽之姿态,实际黑马之效应,犹如新生的一股激流,在中国地产业内开始畅游不止。


来源:网络

 

这个时候,如今在深圳本土赫赫有名的中海、招商、金地也已经进入了历史舞台。

 

1988年8月,中海地产深圳公司正式成立。成立伊始,即中标深圳第一块以美元作价的拍卖地块,并在此地块上建成海富花园,开启了中海地产内地地产开发的征程。

 

而后的事实也证明,该时期香港房地产开发模式对内地的引导借鉴作用。1990年5月:海富花园富明阁住宅楼花七天售罄;7月12日,富怡阁住宅楼花三天售罄;8月23日,富春阁住宅楼花一天半售罄;9月15日,富丽阁住宅楼花一天售罄。

 

媒体称之“得益于公司引进了中国海外在香港建筑地产市场上所积累的经验和管理办法,运用了售楼实体样板房展示、楼宇按揭、物业管理等香港房地产经营模式。”

 

同期,已经成立四年的招商地产在鲸山别墅区建立了深圳市第一个由外国人管理的“国际学校”、《国际诊所》,还附设小区教堂,体贴入微的服务,使鲸山别墅成为全国首批物业管理先进小区。


这个在1986年开发的项目,因优美环境和国际化居住氛围当时吸引了来自40个国家和地区万余名外籍人士居住。而后,该小区更是成为全部由外籍人士长期租住,堪称地产租赁界最为成功的案例。

 

这一年,金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初创。尽管它还没正式经营房地产业务,这也无法阻止它在后来与“招商、保利、万科”齐名。最巅峰的时候,“招保万金”,被称为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四强”,也被认为是中国房地产企业的第一梯队,规模和业绩均相似。

 

当然,贵族没落已是后话。深圳,始终是一个诞生希望与传奇的地方。1988年,北京大学毕业后,郁亮被分配到深圳外贸集团公司,这也许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因为他人生中最辉煌的一段岁月即将在这座城市起步。

 

最初,郁亮的月薪是298元,比内地高得多。作为深圳当地最重要的进出口公司,这家公司的业务涉及较多,旗下既有对港提供生鲜食品的天俊实业,也有深圳土畜产茶叶进出口公司这样常规业务的公司。

 

然而,当郁亮在多年后想起这段岁月,他说,“我内心里一直在追求变化,所以不断在想,不断在变。那时我觉得变化就是理想。”



3


他们在路上


到了1988年,相较于前一年,人物故事出现了些许变化。

 

这一年,任志强37岁,永远拧巴着的眉头、永远桀骜不驯的态度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

 

当时的他任职于华远经济建设开发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华远城市建设开发公司经理。他刚刚从清华大学土木和建筑系等“购买”了5名大学生,每个名额5万元,但一个也没留住。

 

在他的回忆录《野心优雅》一书中,详细提到了这段过往。“第一个被我开除退回学校的是个学生会的副主席,也是个桥牌爱好者,但进入华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本来准备请园林局吃饭,客人没来,他自己拿着支票几个人大吃大喝了一顿,严重违反了公司纪律,也成了一种腐败,我没想到清华大学居然能培养出这种大学生,就将该学生退回了学校。”任志强透露。

 

素来心直口快的任志强还强调,有的早就申请出国的大学生利用华远公司的人性化管理特点,拿华远当跳板的做法也令他很烦恼。此后才有了“不招清华毕业生”的管理怪癖。

 

这一年,34岁的楼忠福已经做了三四年东阳三建(广厦前身)的经理了,还处在包工头的行业地位上。这一年,他过得并不安生,东阳三建出现了数起交通事故。可是他没有想到是,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折腾了十余年的天都城——号称是中国最牛的卫星城,至今仍没有下文。

 

有些人看起来一路顺利、风平浪静,也有些人看起来磕磕绊绊、风风雨雨。比如张力,比如朱孟依。

 

在广州,当了两年公务员的张力决定弃政从商。多年后,他回忆这段历史说,“经商也是被迫的,那时候家里很穷,父母是平民、无背景,公务员工资很低,根本不够家用,为了养家糊口,只好下海经商。我个人觉得自己也不适合做公务员,因为当公务员要机变、圆滑,这些都不是我具备的。”

 

正如张力自述,他20岁那年开始当工人,后来在广州郊区二轻局当团委副书记,于1986年当上了梅花村酒店总经理。不久,被调去建设白云区政府办公楼时年33岁。“做公务员的时候特别清闲,没有事情做,我开始阅读大量书本。”张力向记者坦言,“也是在那时,我发现了自己做生意的天赋。”


在做工程之初,张力碰壁不少,但从接小工程起步,用5年的时间积累了几百万元。这在当时算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也就是在做工程的这5年里,性格外向率直的张力结识了内敛含蓄的李思廉。

 

同年,在老家梅州丰顺打拼数年的朱孟依看到了机会。他心想,“做房地产不就是是盖房子吗,这跟自己当包工头的老本行差不多。”于是,朱孟依辗转到香港,随后获得香港永久居住资格,并一步一步往房地产开发商的路子前进。


当张力、朱孟依还在一步步打拼江山的时候,作为广州最早开发房地产的开发商之一,广信房产已经率先以2.808亿元中标芳村花地大道两侧1.07平方公里(约1500亩)商品住宅用地,准备大干一场


这是广州第一个通过招标转让形式出让的用地项目,成交额创了当时的纪录。按照广信的初衷,该地将被打造成芳村新中心城区。然而后来广信母公司广东国投的破产事件让花地湾地块从此没落,烂尾二十年。最新动作是,今年万科以551亿拿下该地,使之涅槃重生。


图为广信签署中标协议书现场


到了1988年的年底,故事更多了。12月28日,桂强芳在深圳创办了中国首家内资房地产中介代理企业---深圳市国际地产咨询公司,他被誉为“中国房地产中介代理行业教父”。有意思的是,这家公司后来也培育了如今的世联行掌门人——陈劲松。


同样在深圳大地上崛起的还有一家来自台湾的企业——富士康。这一年,郭台铭决定在深圳地区投资建厂,由此拉开了这家公司从珠三角到长三角、环渤海地区的战略布局。



4


土地放开与房改试点


“中国第一拍”后,第二槌在1988年的福州敲响。

 

当年2月11日,福州以458万元成功拍出五四路一幅写字楼用地,这是国内首次向外商公开拍卖土地使用权。这也令福州成为继深圳之后,全国第二个尝试以拍卖形式出让土地的城市。 

 

历史资料记载,该地土地位于福州市区五四路西侧、福州大戏院南面,地块总面积4.63亩,也即是如今的国际大厦。

 

据当年的拍卖主持人回忆,“拍卖会场设在原五一广场展览馆二层(现为于山堂),这是当年福州最大的会场,一般都是省市重要的会议才在这举行。会场的布置比深圳简陋点,没有现成的拍卖槌,就从茶亭街的杂货店买来木棰代替;为了让外商看到改革开放后福建时尚的一面,还特意到台江服装裁缝店,订制了一套当时福州非常少见的小翻领便西装。 ”

 

这是原福州国土局的一位老干部。有限的录像资料记载道,他双手高高举起了标有“458万元”拍卖价的大纸牌,大声念了三遍后,见无人继续应价,站在他身旁的国土局局长,一槌敲了下去———458万元成交,福建土地第一拍成功了!

 

虽然是国内第二场拍卖会,但是当时的中国内地,没有土地拍卖会的规范性流程,也没有土地拍卖师的培训。“各级领导都很重视,总不能让外商看笑话,我们就派人从深圳市借来录像带,看人家怎么拍的,看了一整天,学是学会了,但还是很紧张。”

 

媒体是这样记载这场拍卖会的:当天一大早,大厅内就聚集了很多人,有的是来竞买的外商,有的是来看热闹的商界人士和群众。现场共有海内外30多家客商参与竞投,外商主要以香港和澳门为主,每个人领到标有号码的木牌,每举牌一次加价2万元。 经过近一小时的轮番举牌后,香港永升发展有限公司、香港华榕有限公司、澳门(华榕)工程有限公司3家联合成立的竞买人,报出了人民币458万元的竞买价。
     

时间再往后推移,土拍从深圳到福州到上海,政策也随着做了相应的调整。第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对宪法进行了修改,将宪法中禁止出租土地的规定删去,改为“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紧接着,《土地管理法》也进行了修改,土地禁锢终于完全放开。

 

而这,也为房地产在市场上的流通进一步创造了条件。当时的中国,距离1978年邓小平同志首次提出关于房改的问题已经过去整整十年,提租补贴政策也已经摸索了两年,土地出让也有了上述几个案例,商品房也从法律层面进入了流通领域。一切,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图片来源:网络


1988年1月国务院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这是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1986年1月成立以来召开的第一次“房改”全国性会议。会上,时任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宣布:“住房制度改革,从现在起正式列入中央和地方的改革计划,并在全国分期分批展开”。

 

同年2月,国务院批准印发了“房改领导小组”的《关于在全国城镇分期分批推行住房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并提出住房制度改革的目标是:实行住房商品化,将实物分配逐步改变为货币分配,使住房这个大宗商品进入消费市场。

 

该《实施方案》的出台,标志着我国住房制度改革进入全面试点阶段,也掀起了国内第一轮的房改热潮,城市综合开发迎来了历史性机遇。

 

有关资料显示,截止1988年底,全国共有432个城市成立了3124家开发公司,职工人数达12.7万人,开发面积达1.8亿平方米;同时全国房屋商品销售额达到147.21亿元;实际房屋销售面积2917万平方米,同比增长34%、9%。

 

令人遗憾的是,刚刚准备大干一场的房改,遇到了中国改革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物价闯关时期通货飞涨,职工份份提储变现,国家急于出售公房回笼一部分资金,结果造成重新回到低价出售公有住房的老路上,提租补贴的模式就此夭折。

 

但,不可否认的是,房地产行业即将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一个可以作证的数字是,到 1988 年,全社会住宅建设投资从 1978 年的 70.01 亿元提高到 1136 亿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从 1978 年的 2.06%提高到7.61%。始料未及的是,往后数年,房地产业将伴随并助力中国经济、民生的历史性跨越。

 

尾声:

历史的抉择有时看似不经意,事后却又让人回味无穷。

看过第一篇1987年地产报道的读者朋友可能留意到,1987年第一场土地拍卖诞生于深圳,1988年第二场土地拍卖发生在福州。那么,为什么会是在这两个城市?而不是别的地方呢?


中国改革开放,就是从东南沿海开始,其中地产行业也不例外,从地缘来看,这里是离港澳台最近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接受外来文化、市场经济新潮的区域。

 

以深圳为例,毗邻香港,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昔日南海边陲小镇,经过一百多年的洗礼,已经成为亚洲金融中心,是世界连接大陆的桥头堡,特别是在香港高速前行中,房地产行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另一个亚洲四小龙——台湾,也借改革开放挺进大陆,福建就是其登陆第一站。

 

港台房地产可以说是大陆楼市的启蒙,尤其是香港深刻影响了后来大陆楼市数十年的成长。近水楼台先得月,离香港最近的广东,诞生了万科、保利、中海、恒大、碧桂园、雅居乐、富力、合生、珠江等赫赫有名的地产巨头,几乎占据房地产行业半壁江山,引领整个中国房地行业发展方向。

 

后起之秀福建房地产企业也不甘示弱,特别是最近几年,世茂、阳光城、融侨、旭辉、泰禾、正荣等闽系房企迅速崛起,成为房地产业近年来发展最为快速的一股力量,地产闽商的出现,显著改变着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格局。

 

如果说1987年,房地产行业主题是“第一拍”,大陆举办第一次进行土地拍卖。那么,1988年,房地产行业主题是“第一改”,中国第一次全面启动住房改革。

 

第一次住房改革为什么会选择在1988年?不要小看这个第一次,为了这一刻,历史足足酝酿了十年。

 

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在中央召开的城市住宅建设会议上就提示“解决住房问题能不能路子再宽些?”。第二年,中国开始实行向居民全价售房试点。

 

进入1980年,邓小平再次为城镇居民购房发声,明确表态支持居民购买房屋、盖房。甚至提出“可以一次付款,也可以分期付款,十年、十五年付清。”随后中央发布“准许私人建房、买房,准许私人拥有自己的住房”的通知,拉开了中国房改序幕。

 

1982-1985年,开始补贴出售住房,全国共出售住房1093万平方米。这股热潮使得1986年中央出台政策,坚决制止低价出售旧房,各地也停止了补贴售房。

 

也在这一年,住房制度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成立了“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负责领导和协调全国的房改工作。两年之后的1988年,这个房改小组制定的房改方案在全国实施,十年积淀,终成现实。

 

跨出了第一步的房改引发了房地产行业的蓬勃成长,这个过程也许并不完善,还有诸多不足。但开弓的箭不会回头,房改全面启动,虽发展之路才刚刚开始,此后历史上多次进行住房改革,为这个行业的成长进行引导。

 

剑出鞘,帆已扬,古老的东方有一群龙的传人,正流着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那一刻,地产的巨龙已擦亮眼,未来不是梦!

 

(实习生 黄家铨 对此文亦有贡献)


更多实用信息,长按识别二维码

回复下列关键词查看

房价 投诉电话学区政策

 税费居住证板块均价土拍

(持续更新中)

SELECTION 往期精选 

未来15个最具潜力的城市榜单出炉!杭州上榜!第一名是……

总成交138亿!70余家房企抢5宅地,溢价全触顶+自持!

本周8盘领证1513套,50万迷你公寓VS上千万市中心豪宅,你会选……

7分钟拍出今年杭州总价地王!湘湖楼面价破2万!宁围1.9万!大江东……

8月杭州一手房成交均价大全|2万以内的楼盘都有哪些?

更多详情,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