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夜华||灵魂深处

重庆当代作家研究中心 2018-05-28 08:25:28


灵魂深渊

一   蓝色光晕


两旁古老而宏伟的哥特式建筑在我周围散开,浓郁而阴森的柏树在道路两旁延伸到路的尽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丽漂亮的景象,海岸和水由深蓝转向浅蓝一直延伸到与天相接的地方。海岸是深蓝色的,与海水容为一体。点点船只在蓝色的海面上漂浮不定,海岸上人来人往。突然我的眼里出现了灰白,岸上到处都是灰白,我不禁晃晃头,闭了闭眼,睁开时,那深蓝色又出现在我眼帘。我一步接一步的朝那走去,像那天堂般的景象踱步前行,就快了,就快和那美妙的景色容为一体了。我不禁又加快了脚步,心跳不禁也快速的跳动着。当我踏上那片深蓝色的海岸时,眼前的全是灰白,那灰白正是堆积如山的白骨,因为阳光和海的照射,远处迷离的眼神把这看成了深蓝色的海岸于海水容为一体,多么美妙的图景啊,差点就晕眩。海岸上的人都看着我,他们面容严肃,甚至有些呆板。都向我这个方向奔来,把我吓坏了,当我匆匆反身的时候,我看见那凹陷的双眼发出渴望的光芒,折煞了我空洞的眼。我努力的跑着,那速度就像箭离弦样,飞着逃离。当我回到地面上时,我的脸不时的出现蓝色的光点,而我身后的那人,全身都发着蓝色的光晕。

阳光下的我他看不见,在黑暗的地方被他尽收眼底,可他能闻出我的气味。于是开始了一场追逐。

当我回头看时,我才发现我身后那散发着蓝色光晕的人一直跟着我。我走过嘈杂的人群,那嘈杂的声音像是虚幻般穿过我的耳膜,若有若无,然后又在我的耳中消失。我不禁向四周的人群望了望,他们的眼神漂浮不定,就像什么东西抽走了灵魂,唯独留下躯壳在世上扬扬洒洒,恍恍惚惚。仿佛有很多双眼望着我,你看,身后那白墙后的眼睛,双目无神的望着我;住房阳台上好多双眼,用那呆滞的眼望着我;前面美丽幻境的岸上他们眼神空洞冰冷的望着我,那种感觉就像在月黑风高孤寂的晚上,你独自走在长长的巷道里忽然出现的像电影中的那种女鬼,身穿白色的长裙,顺着那长长的黑发一齐向下在风中缭乱。至今都很难想象,就像那一双双冰冷的眼望着我胆战心惊,失了魂。后背手心全都是冷汗,迎着那幻美的海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凉意猛刺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定了定神,我狂跑着逃离这如死水般的人群。

“慢点,等等我。”我似乎听见那轻缓的声音在我耳旁飘过,然后飘散在风中。我还是继续地跑着,跑着,那声音也变得清晰急促。我知道是那人的声音,可似乎我看不见他在用嘴说话,令人意料之外的是我能听清他从气息中流露出来的声线,当我全神贯注的听时,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他在我的耳边说话,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我继续奔跑着,像要挣脱着什么。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我脚步也慢了下来,努力调节自己的呼吸,当我呼吸缓和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了那双发着蓝光的眼,那眼蓝得就像天空的万里无云的蓝,深邃,苍远,清晰透彻。对,正是追逐我的那人,被我从海岸上牵引上来的那人。我倒吸了一口气,只见他张着嘴开始说着什么,像个再正常不过的人,可是白天我看不见他的一丝一毫,他用他独特的方式和我交谈,像灰烬。

“跟我走吧?”我睁大紧张的瞳仁看见他张着嘴坚定的对我说道,“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只想要过回属于我自己的生活,想去看看蔚蓝的天空和海平面交织在一起,想在漫山遍野花海中睡去,想闻闻飘在风中的草的味道…….”

“我想要的并不多,只是想正常般生活。白天的我像是失去了心,让这躯壳在街道穿梭来回。我早已忘记了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地方,我也早已忘记了我来到这里有多久了,甚至也忘记了我是否还有什么牵挂的人。” 只见他紧紧的握住手指,眼神变得模糊,轻声的说着。

当我细看他时,我才发现他竟然和我长得神似!我眼睛看着他的脸,手和腿却在不停地颤抖,简直吓坏了我,怎么回事,太可怕了!

可是,他蜷缩着身体蹲在墙角下,像个受伤的孩子。“只是在寂静的晚上…….”他断断续续的说道,“我看见海岸那堆积如山的白骨上人们哭泣的声音在狂风中变得狰狞,那声声哀嚎在海上飘荡,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突然翻涌绞痛着…..有时莫名的想起往日的那些时光,虽然我早就记不住那些时光里的人,但我还是能清晰的记起那时的感觉。只是近来……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似乎在向我暗示着什么。”

“我在蓝色魔岸上听他们说要找到和自己气味相同的人去打败灵魂之渊,这样我才能获得重生,而且同样也会使那个人得到救赎。”他眼睛开始闪烁着蓝色的光在夜晚变得更加诱人。

这个时候天已经变得很暗了,我看见他身上蓝色闪闪的光晕在黑夜中渐渐消失了,和着他强壮的身体。

“喂喂”看着他在我的眼前消失殆尽,我努力的调节自己的呼吸来平复紧张的心情,四处张望着他的身影,可怎么也看不见,只听见的我的声音在黑夜中变得清晰起来。我猛地低下了头颅不敢回想他那诱人的蓝色的眼,总觉得那眼像是万丈深渊,一旦陷入变不得自拔。

     陷入险境


我记得透着清新空气中的鸟清脆的叫声在草坪上变得更加悠扬,我记得那鸟是如何飞向我,我甚至记得那鸟是怎样飞进我的眼,又是怎样倒下。一阵昏眩。

那天我就像往常一样,在熙熙攘攘的街道穿梭。如果你注意到我了,你一定会看见戴着棕色帽子下的大而明亮的双眼,用缓慢的脚步一步一步拖着整个身躯,还有那冰冷的表情在脸上突兀出来。潜意识里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于是我加快了脚步走到了街道的转弯点,不停跳动的心让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躲藏在转弯的地方,看见那人皱着双眉嘴唇直直的向四处张望着。我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后继续用快速的步伐向前走去。紧张的气氛让我来不及观看来来往往的人和琳琅满目的商品,只觉得手抖得越来越厉害。我努力回想近几天所发生的事,我也不清楚我到底是惹上什么麻烦了。

近几天,我隔壁家的那个一直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年男人常常对我讲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他会用沉重的语气并且用他那常有的坚定的眼神盯着我的眼问我,你信命吗,你信命中注定吗,诸如此类的问题。而每当我被问及这些问题时我就用一样的眼神望着他,我也不清楚他会问些我从未思考的问题,或许是因为我不太理解他,所以就对他的这些问题表示惊奇。前天一直跟着我的那条小狗,它伸长舌头跟着我穿过几条街,我几次回头都看见它那凶煞而饥饿的眼睛,至今我都能清晰的想起那眼。还有就是我房前的那棵树,每当夜晚有风有雨的时候,我都能清晰的听见那树是如何在风雨中嚎叫的,仿佛闺房深院里女子的哭声,那哭声凉到了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令人胆战心惊。可是,这些都不像。

我听见空中划过一声鸟叫。

凄凉,惊慌,凶猛。

那声鸟叫使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被人跟踪,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可我怎么也动弹不得,脚却还在原地踏步。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可怎么也迈不开脚。那人飘到我的跟前说:“跟我走!”我吃力的抬起头,看见了他那深凹空洞的眼,长长的牙齿在空气里暴露无遗,那尖利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带回到了深深的黑暗。我猛地坐了起来,摸摸自己的不安的心,止不住的急促的呼吸又让我想到了那眼,额头和手心全是冷汗。

原来梦有时也是真的,而且是那样的真实,真实得让人害怕。

这种种迹象我都很怀疑,可是我不能确切的说出什么原因来。我快步地跑向了我所住的地方。

那人跟着我的脚步到了我住的门口,我急急忙忙地拿出一把钥匙,慌乱的打开了门,然后又迅速的关上了门。我看见窗外的他,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在我的门前那样走着直到夜黑。我知道那个时候他已经不在我这了,我想他应该是回到了他该呆的地方了吧。但我知道他应该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他一定会找到机会,一把把我抓走。

如果你看见了,你就会看见那人其实是消失了,但这是我所不知道的。

鸟声又出现在了门外,那叫声凄凉得就像独自一人在暗黑的街道上遇见女鬼的惨叫。

我一个人在这狭小的房间,暗淡的灯光照射出我不安的心。我蹲在角落里,用双手紧紧地抱着那颤抖的腿,并用那颤抖的腿支撑着我冰冷的下颚。我直勾勾的盯着地板,不敢抬头。白天的经历还在我脑里跳动着,不停息。就这样沉默着,那声声鸟叫让呼吸的节奏在空气中变得紧张起来。直到窗外的天渐渐地出现暗蓝色,我才站起来看看窗外的天。

此时,树叶斑驳的暗影在凉风中飒飒作响,我清楚地看见那一阵阵的风是如何把葱郁的叶子交错的声音在暗蓝色的大地上变得狰狞起来。一阵冷颤,我才想起来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上过厕所了,我匆匆忙忙地跑到厕所。当我出来的时候,我又听见那鸟的叫声了。

那声鸟叫划破了原本沉睡的大地,波动了我不安的心。

三    走向黑夜


我就这样看见他充满魔性的蓝色的光在我的眼前消失,夜色也随着他的消失变得沉寂安和。一阵凉风袭来,我不禁打了几个冷颤。远方忽明忽暗的光让昏沉的大地显得更加恐怖,我看见远方忽明忽暗的光隐隐约约显现出一些淡蓝色,慢慢的那淡蓝色变成了深蓝色,闪着光。我闭了闭眼,晃了晃昏沉的脑袋,眼前的蓝色又在我的眼帘吞没。

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眼里的东西,只是那远方的光映出了我眼里的蓝色,换句话说就是,我的眼早就被染成了蓝色。但是,这些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静静的坐在木板上,满眼的恐惧在漆黑的湖面上蔓延开来,我看着倒映在湖面上的光在我的眼里变得扭曲起来。然后,我看见湖面上我眼中的光慢慢的由淡蓝色变成了深蓝色。我是怎么了,湖面上我的脸开始抽搐,泪水随流而下。我艰难的用手猛地捶打着我的胸口,我听见从胸口穿出的呻吟在我的耳边变得清晰,那种声音就像走失的小孩蹲在街角大声地哭泣,那样的恐惧和无助。我用抽泣的声音说着我到底是怎么了,双眼模糊,周围的一切也在我的眼中浑浊。

我已经好久都没像现在这样哭泣了。

这么久了,我总是把心中的委屈和不愉快全都藏在心里,很少对别人讲我的心事,不过,似乎我身边并没有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总觉得,别人都无法感同身受,感同身受的永远只有自己。我也早就看惯了那些虚伪的关怀和伪装的同情,以前的我总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展现在他们的面前。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在乎,别人反而会嘲笑你的幼稚。就这样,我早就忘记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和心事;就这样,我早就忘记了自己最初所期盼的一切;就这样,我早就忘记了我的灵魂。

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只是,抽搐的声音渐渐变小了。

漆黑的夜在湖面上变得扭曲,荡着淡蓝色的光,流向无尽的天空。漆黑的云也开始飘荡,在这样的黑夜里她像是一个幽灵在我头顶上游走。黑色的风刮过我苍白的脸,吹散我的泪和发,就这样任凭着他肆无忌惮。此时,我的内心开始催促我,催促着我逃离这。于是,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把手按在地上以便支撑着我僵硬的身体脱离地面,我就这样缓慢而艰难的站了起来,蹒跚的向着黑夜走去。

四    古老传说


窗外渐渐地出现了亮光,我看着那光渐渐的把空气照的透明,把大地变得明亮起来。看着那光把树斑驳的身影拉得很长,我知道那鸟的叫声随着那点点亮光的出现消失了。

那鸟的叫声消失之后,我开始以为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我在做梦。于是,我变得轻松。这时,我才感到猛地袭来一阵睡意,才反应到昨晚我一夜都没睡。我踏着疲惫的脚步走到了床边,身子一重就倒在了床上,就这样开始睡了起来。我梦见了昨天那人又在我的耳边用尖利的声音说着跟他走,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空气里弥漫的是我急促的呼吸,我就这样一直跑着,直到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我的身后没了那团黑影,我才放下跳动的心,停了下来休息。

“夜惜,你在家么?”在睡梦中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用力的答应了一声,“夜惜,在家么”又听见有人叫我了,而这时那声音变得清晰起来,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头一阵昏眩,感觉全身都没有力气,就连答应别人一声也变得很沉重。我拖着我的双脚走到门口。

“夜惜”

“诶,来了。”

我拉开紧锁的门,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天佑在昏黄的天空下显得更加俊朗。

他跟着我进了屋,“我昨晚一夜都没睡,刚刚一直在睡觉,没听见你在叫我。”我满脸抱歉的说道。

“没事,我其实找你也没什么事,只是想来看看你,说说话。”我看见他的微笑就像冬日里的阳光那样温暖。我就像找到了心灵上的安慰,眼里闪着泪光。

“怎么办?”我满脸的担心。

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又变得平和。“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最近我是怎么了,只是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像是在找些什么东西。你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的害怕,昨晚我是一夜没睡,一直坐在地上,用手抱着我的双脚。”“我到底是怎么了!”我的脸开始扭曲变得狰狞,“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这一切。”我用哭腔说道。

他的脸变得凝重起来,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你给我说说最近你都发生了什么事吧。”

我就这样把我最近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他。

显然,他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俊朗的脸显得成熟起来,眉头紧锁,表情严肃地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我曾经听到上一辈的人说过一段传说。

除了我们所生存的空间,还有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空间,而这个空间是用来囚禁那些失去灵魂的人,这些人就被用来服务那个空间。那个空间的最高统治者“灵魂之渊”会在每年的三月到我们所生存的空间抓捕那些人,这些被抓捕的人想要回到他们自己所生存的世界要通过救赎才能得到解脱。但是,大多数的人在那个空间里等到死了也没有得到救赎,也就是说,想得到救赎是很难的,救赎的方法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他们抓捕的方法和你现在的情形有那么一些相似,不过你也不用紧张,所有的事情都会得到解决。”

他皱着双眉问我:“你最近准备干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想那么多。”我看着他的脸一瞬间全部都挤到了一块。

五   起伏跌宕


就这样,我走向了深夜。

走了会,渐明的天愈见明亮,也没那么恐惧了。只是周围的枯枝败叶和着乌鸦的残鸣令人胆战心惊,脚步也加快了起来。风似乎在我的耳旁呼喊着,“快回家孩子。”我哭着在心里说道:“家?”我冷笑了一声,“我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处,我像是被遗弃的孩子飘着,在陌生的天空中,我想念那温柔的故乡,想念淌在门前的小溪,想念那些亲切的话语,可是,而今,再也回不去了,感觉自己已经死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我苦恼的用双手捂着耳朵,我大声地呼喊着:“到底怎么了!”声音里夹杂着哭声,像是周围事物一切的声音全都在这里面。

终于,我还是停下了脚步。饥饿已经支撑不起我糟糕透顶的心,也支撑不起我沉重的步伐。我倒在了满是杜鹃鸟的叫声里和干枯的几近粉碎的树下,看不见天空是白茫茫的一片,我看见混沌的空气让我呼吸变得困难。在杜鹃啼血的悲鸣中我死死的睡去了。

我是在一声惨叫声中醒来的,在梦中我来到了清澈透明的湖水旁,在湖的对面就是我的家,可是,我好累,累得怎么都迈不开脚。于是,我就坐在了湖水旁,微风袭面,波光粼粼。我望着湖水中的我,猛地离开了湖面,手心全是冷汗。我揉了揉眼,慢慢的移到水旁,湖面上的我两眼大大的看着不完全的我,我的头、手还有身体有的是虚空,有的还保留着。我看着我的脸在湖水中渐渐变得扭曲,我用手摸着不完整的自己,只剩躯壳,失去的那部分在阳光下蓝色的光渐明渐亮。当我触摸到虚空的时候我大叫了一声,把我从睡梦中唤醒了。我赶紧用手摸摸自己的身体,肉体有些已经腐蚀成蓝色的亮光,幸好我还能走。可当我要起身走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走的时候,我看见他又在不远处,正往我这边赶。于是,我就加快了步伐,走向未知的路途。

阳光刚出来没多久,我就已经感觉到了炎热,我记得这好像不是夏天,好像是冬天。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么冷的季节太阳会这么炙热。流了好多的汗,这才想起我已经有好久都没有喝过水吃过饭了。我看看我的手,原来我全身都快榨干了,身体中的水分早就消失了很多,现在还有不多的血可供我不断的行走。可这天真的把我身上的水都吸走了,原来这里真的太恐怖。

当我回头看那个全身闪烁着蓝色光的人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光渐渐在我眼中变得模糊,连着眼前的世界都变得模糊起来。我就这样倒在了无名的地方。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海岸和水由深蓝转向浅蓝一直延伸到与天相接的地方。海岸是深蓝色的,与海水容为一体。点点船只在蓝色的海面上漂浮不定,海岸上人来人往。突然我的眼里出现了灰白,岸上到处都是灰白,我不禁晃晃头,闭了闭眼,睁开时,那深蓝色的光再次出现在我眼帘。我又来到了我最开始到来的地方,岸上的人来来往往,有些用他们空洞的眼望望我几眼,又神色呆滞的向前走去。那些白骨从何而来,我怎么就昏倒了呢,又是怎么到了这儿的呢?当我满脸困惑的思考着的时候,我看见那个熟悉的人朝着我坐的方向走来。这个时候,我没有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他没有表现出来他懦弱的一面,而是变得更加的稳重。

他并没有向我表现出他凶恶的一面,而是一脸正经的看着我说:“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和我一样时间不多了。你有没有觉得你身上已经开始变化了,你身上有些部分已经变成虚幻的蓝色光辉,而这光辉你是看不见的,只有当你透过这里的湖水才能看清自己到底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等时间久了,你也会变成和我一样的模样。没有肉体,只有虚无的蓝光成为你的肉体,而这蓝光并不是永久的,到时候这蓝光也会消失,最终你将变成这海岸上的白骨和它们一样。再也没有机会回到你从前的生活。”

“不会的,不会的。我想这一切都是梦,而这梦终有一天是会醒的。”我大声的呼喊到,“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如果你还想回到你以前的生活,就必须和我一起到灵魂之渊,去终结这场囚禁。为了你,为了我自己。”他望着远方,像望着自己的故乡。

“你现在还很虚弱,等你在岸上吸取一定的营养后我们才能出发。这里没有什么吃的,只有当你站在岸上才能补充自己身体所需的。可是,这同样是毁灭。因为这营养会加速你身体的消失,并快速的变成蓝色的光辉。”他满脸忧虑的说道,“我想我们还有希望。”

六   过往重现


天佑他走了,带着满脸的疑惑。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关于这些传说的,我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低着头,听着小时候的歌,出神的望着墙的一脚。

在这个世界上,我曾真诚的爱过一个人。她的眼是那么透彻,全身散发着清新脱俗的气息。她有一颗纯真的心,像不染纤尘,对每一件事物都存有单纯的心。遇见她就像听见一首好听的歌,歌里面的旋律和词都和我的拍,我们是那么相像,像是天生一对。我想要对她付出我所有的温柔来真诚的对待她,我想要对她付出我的一切包括生命。有那么一个喜欢的人原来是如此美好,而恰好那个人也同样喜欢我,像我喜欢她一样,这或许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

可是,那个时候我以为喜欢就是永远。最终,我还是没能留住她,她决然的选择了离开。我们总会对一些事情是无能为力的,比如一颗决然的心。这无能为力就像握在手里的水终究要流走,我以为我会握住它,有那么一瞬间我那么认为。

从那以后,我每天睡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时候醒来,然后,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那段时间简直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我是在那段时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了。浑浑噩噩的在路上走着,在我眼中世界全都变成了一片黑白,再也没有彩色,甚至失去了笑的能力。

后来我就在街上遇见了那个追逐我的人。

我盯着墙的一脚,一曲终完。回忆瞬间席卷我的脑海,回忆真可怕,霸占了我所有的思绪。我想要在回忆里把自己抽取出来,活在现实世界中。我使劲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感觉一阵昏眩。我看着窗外青青的草和树一瞬间在我眼里变成了汪洋大海,远方海平面与天连成一条线。就在这时,我听见一声鸟的哀鸣,我看见那鸟朝我眼里飞了进去。

两旁古老而宏伟的哥特式建筑在我周围散开,浓郁而阴森的柏树在道路两旁延伸到路的尽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丽漂亮的景象,海岸和水由深蓝转向浅蓝一直延伸到与天相接的地方。海岸是深蓝色的,与海水容为一体。点点船只在蓝色的海面上漂浮不定,海岸上人来人往。突然我的眼里出现了灰白,岸上到处都是灰白,我不禁晃晃头,闭了闭眼,睁开时,那深蓝色又出现在我眼帘。我一步接一步的朝那走去,像那天堂般的景象踱步前行,就快了,就快和那美妙的景色容为一体了。我不禁又加快了脚步,心跳不禁也快速的跳动着。当我踏上那片深蓝色的海岸时,眼前的全是灰白,那灰白正是堆积如山的白骨,因为阳光和海的照射,远处迷离的眼神把这看成了深蓝色的海岸于海水容为一体,多么美妙的图景啊,差点就晕眩。海岸上的人都看着我,他们面容严肃,甚至有些呆板。都向我这个方向奔来,把我吓坏了,当我匆匆反身的时候,我看见那凹陷的双眼发出渴望的光芒,折煞了我空洞的眼。我努力的跑着,那速度就像箭离弦样,飞着逃离。当我回到地面上时,我的脸不时的出现蓝色的光点,而我身后的那人,全身都发着蓝色的光晕。

七   出发前夕


我在这个岛上待了将近一多月的时间,差不多恢复了之前的生气。可是,我身体蓝色的光晕出现得越来越多,应该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变成和他们一样了。我坐在岸上,看着蔚蓝色的波涛此起彼伏涌向沙滩上。天空和海水交相辉映,形成一幅美丽的蓝图。

世上所有的事物都有他的来和去,我们都无法挽留,都有各自要走的路。秋天到了,叶子会黄,会飘落,那落了一地的枯叶曾是树上苍翠欲滴的绿叶。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为了我,为了他自己。来到了这个我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地方或者说是空间,我还不知道他是谁?他又是如何找到我的?找到了我又有什么用?我们要去哪等等之类的问题。这么久了,我一直在抱怨和逃避,有时候真的很想问一下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世界又到底是怎么了!我期待他能够给我说清楚这些问题。可是,我似乎好久都没看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已经完全的恢复了。可是,蓝色的光晕几乎占满了我的全身,我用手去摸自己的身体时,我摸到的是虚无,那蓝色的光晕只能透过眼才能看清楚。我不由地一颤,我想不久之后我就要死去,在陌生的空间里;我想我将尸骨无存,在蓝色的大海上;我想我再也见不到世上所有的美好的东西。想到这,我满脸忧愁的望着远方,看着一望无际的远方,我流泪了,不由地。

“哭是没用,懦弱的表现。我也和你一样,就像我知道你所有的感情一样。或许你现在并不能理解我现在所说的话,可是,再不久的将来你终将会明白我所说的这些,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他微笑着同时又忧虑的说着,“这些天我不仅要忙于这里的束缚,也就是受制于这里的最高统制者灵魂之渊,还要找到我们逃出这里的方法。在这里这么久了,我知道这里的最高的统制者的致命点,但是,我们得先打败魔咒之魂的咒语,也就是我和你之间的咒语。我和你被下了咒语,只有解除这个咒语我们才有可能打败最高统制者灵魂之渊。我们所剩的时间并不是很多,要在我们变成白骨时打败灵魂之渊才能逃出这。”

我的惊恐使我不得不睁大眼睛望着他英俊而忧虑的脸,其实我听不懂他所说的这些,我只是听懂打败谁就可以逃离这里。“可是要怎么打败呢,你所说这些人在什么地方呢?”不得不承认我被他有魔力的眼吸引住了。

“我们要先解除魔咒,这样我们才能尽可能的变得强大起来。至于魔咒之魂在什么地方,我似乎曾经听这里的人说过他在什么地方,可是,这里的人从未打败过他。要知道,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受到了魔咒才来到这个地方。他好像是在隔我们这很远的地方,靠我们灵魂的养分生活着,这里的人越来越多,那么他就会变得非常强大,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境界,无人敢反抗。”

“那他到底在哪呢?”我疑惑的问道。

“他在这海低最深处。”他望着面前的汪洋大海。

“海底,我没听错吧?”

“是的,你没听错,就是海底。”

“可是,我们怎样才能到达海底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你需要带的装备了,而这装备是能够帮助你毫无阻碍的到达海底最深处。”他谨慎的说道,“你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十点的时候我们就要出发了,在那个时候,是这些看守的人最松懈的时候。我们只有趁那个时机到达海底最深处。”

“好吧,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你就叫我‘彦秋’吧。”他微笑着向我说道。

“还有就是为什么之前你在黑夜就从我面前消失?”

“因为你和我不一样,虽然我们长得很像。但是在岸上无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你都能看得见我。”我想他一定还有什么没有给我说。

看着面前的这片海,潮起潮涌,就像我此刻的心情,起伏跌宕。想到有办法可以逃离这里我是很高兴的,可是一想到面前的艰难就像这汪洋的大海,就变得忧虑重重。有些事情本身就特别的莫名其妙,就像有些事情原本就很艰难。而有些愿望早知困难重重还是要为之努力,并且这些愿望让我们忘记了事情本身的恐怖,让我们在这些事物面前变得坚强的从来都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天渐渐的暗下来了,可是,我变得越来越紧张忧虑了。我有点搞不懂我到底要使用什么办法或者什么幻术才能打败这个魔咒之魂呢。可是,我什么都不曾拥有啊。

八   战斗前奏


 我被一声叫喊惊醒,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穿着类似玻璃般的塑料衣服,他叫我也穿上。

 “可是,我们现在就要出发么?天还没亮,不是说的十点么?”

 “等不及了,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你快换上衣服吧!”

 “哦,好吧。”

 我快速的换上了衣服,“不过,为什么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现在要趁魔咒之魂在今天吸取我们养分的时候去毁灭他,因为在他吸取的时候力量是最薄弱的,所以,我们才有把握打败他。”

 “好吧。”

我换好衣服后,我和他在岸边停下了脚步,这么深的海我们要怎么到达海底呢。当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看见他闭上眼睛,左手放在右手的肘关节,右手直直的对着海开始念咒语并随着咒语右手缓缓地向右移动。只见宽阔的海平面被开了一个口子。他收回了手时候,长吁了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我惊奇的望着他,“你真神奇!”

“毕竟,我已经在这岛上呆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了,还是学会了许多魔咒。”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

当我开始踏出脚步的时候,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双脚离开了地面。哇,真的好神奇,这种事原来是真的,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的画面,今天真的也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原来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海里很深的地方了,可是,似乎还要一段时间我们才能到达深海底。

“为什么这海这么深?”

“因为越深的海越让人难以靠近。”

“是这样的么?”

“是这样的,也只有这样,魔咒之魂才能守好岸上的人之间的咒语,也才能维护他们的统制,即受制于他们。”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这时,我们已经站在了深海底了。深海底冷气逼人,我赶紧用手抱紧我的身体。

“你不冷么?”我看见他到达深海底后一直专注于四周的情况。

“我一点都不冷,我已经习惯了零度的温度了。”

“我好冷。”

“你不要想着冷,有时候常常是我们自己觉得冷就冷,其实不是,想点其他的事就不会那么冷了。”

于是,我就没觉得有好冷了。我看了看周围,发现海底其实和陆地是差不多的。有雄伟的高山,有深邃的海沟和峡谷,还有辽阔的平原,深水盆地,深海大平原海底山脉等等。我被这个奇妙的世界所吸引,被世上的事物所折服。让我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处在怎样的境地。

“快走吧,不要再望了,魔咒之魂在大峡谷。”

被他的话一瞬间拉回了现实,只有跟着他到大峡谷。

他拉着我的手,又开始了移动。当我们到达大峡谷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声响。这时,我才感到了恐惧。

在大峡谷下面,让我难以呼吸,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夹得不能动弹,那种想动而不能动的感觉真的糟糕透了。最令人害怕的莫过于此。

我们望着大峡谷的周围,四周全是尖刻的石锥。可是,那石锥中间有一个洞穴,我想这应该就是魔咒之魂的栖息地吧。

“你看那里有一个洞,我想他就在里面。”我终于聪明了一回了吧,心想道。

可是,当我在说这句话时,他早就看见了那个洞穴,只见,他望着洞穴开始了沉思。

“你在想什么呢?我们进去吧。”

他不语,眉头紧锁。

我们走进了洞穴里面,里面太阴森,一片漆黑。

“怎么你的眼睛是亮的?”说着说着他就把手放在了我的眼睛上,叫我闭上眼睛。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眼里放光。顿时,周围明亮了。洞穴很深,一眼望不到尽头,我们就开始往前走了。

突然,听见一声长啸,我们都停住了脚步,我被吓得全身颤抖,冷汗直冒,瞪大双眼看着他又向前走去。我也不敢再说什么,于是,我用颤抖的步伐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也许这样我才能使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周围又静下来了,走在洞穴里面总觉得四周阴森森的,寒气逼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一个幽灵或者一个鬼魂。想着这些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又开始全身绷紧的向里面走去。

九   虚无之境


有时候面对未知的困难,就像面对未知的恐惧,我们都不能逃避,即使逃避了,后面也许我们还会遇到更大的挑战。所以,只有选择面对这一切的未知数,也许一下就变得光明呢,世上的是有时候很奇妙,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呢。梦醒了,我还是那个天真的我,快乐的我,自由的我,我还是原来的那个我。

当我们走到的洞的尽头的时候,我们停下了脚步,因为前面已经不能再走了。洞的尽头是一面石壁,石壁上全是千奇百怪的图案,有的像人的心,有的像动物,有的像人的脸型,还有的像天空的云......
       “石壁上是什么啊?”
       他正看着石壁上的图案思考,眉毛和额头都被挤到一块了。
       “石壁上零零散散的图案,其实并非你看的这么简单,这些图案其实只是一个图案。”
       “不会吧,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图像竟只是一个图像?”
       “没错,只有我们解开这个图案并且找到它的中心才能进入魔咒之魂栖息的地方,他要花上一天的时间来吸取我们的养分。所以,我们要在这一天之内打破我们之间的魔咒。”
       “那我们现在要先找出图像来吧!”
       “对的,是这样。”
      他在说的同时,也在看着石壁思索。
      石壁乱糟糟的怎么看啊,我想也许站得离石壁远一点也许能看清石壁的全部面目。于是,我就站到了后面,站到后面看那一面密密麻麻的图案,乱花了我的眼。我看着那个石壁出了神,仿佛被那个图案吸引了进去。
       我站在一个无人的空间里,没人陆地没有天空,只是一个昏暗的空间里。
       “你是谁?”我耳边猛的响起了一个虚空的声音,那声音感觉像风一样飘过不留痕迹。
       “你是谁,在哪,你给我出来!”我慌张的看向四周,可是怎么也不见踪影。         

“哈哈。”随后听到一声轻蔑的狂笑,那笑让我直打哆嗦。“说吧,孩子,你只有回答了我这个问题才能出这里。”

我被他的话吓到了就说道:“我是夜惜。”不过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到底是在哪?怎么办?我到底是谁!”突然感觉一阵无助,鼻子一酸,就轰然倒地。

“不对,这不是你。”

“不是我?怎么可能,我就是我。难不成还有人是我?”我怀疑的问道。

“确实是还有人是你,你现在或许还不知道,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他的话在我耳边回响,我长时间的陷入了思索和疑惑中。

“嘿,你怎么了?”我被这熟悉的声音叫醒了,四周还是尖尖的石锥,不过前面的这堵墙不见了。“石壁呢,怎么不见了?”

“我刚刚看着石壁看得入神就进入到了虚无之境,最后我破解了那个虚无之人的问题,就打破了这石壁的咒语,于是这石壁就消失了,你刚刚也是进入到虚无之境了吧?”

“嗯,是的。不过我没有破解那个虚无之人的问题,我还在沉思的时候你就把我叫醒了。”

“哦,那好吧。我们快进去吧!”

于是我就进入了这洞穴的最深处,石壁之后是长长向下的梯子,我们就顺着梯子一直往下走,四周寂静无声,只听得见我们的脚步声。梯子两边是长满青苔的石墙,还有水从里面渗出来。

长长的梯子下面中间是一片平坦的地方,四周有几间房间,其中有一间房里面微微泛出点点蓝光。

“啊!”

那声音好像是从那间泛出蓝光的房间里穿透出来,感觉是一个人将近死亡的边缘而发出的声音,我不由得一惊。

“什么声音?”我慌张的望向他。

“嘘!”

我立刻闭上的嘴巴,瞪大双眼他见他盯着那间房,并且,缓缓地移动到那间房,“魔咒之魂应该就在里面,我们小声地靠近房间先看看。”他小声地对我说道,“走路尽量不要出声。”

我向他点点头,示意好的。

透过那微微的蓝光我看见传说中的魔咒之魂,他长伸着他的脖子,张大的双眼充斥着凶猛的蓝光,两只手直直的伸着,十个手指头像利爪般,向墙上旋动的蓝色养分投入他的力量,以便能更好的吸取养分。他的全身泛着蓝色,但是你细看时你会发现他全身其实是透明的。

“射中他的眼,我们就能破除魔咒。”彦秋他在我耳边小声地说着,夹杂着紧张的语调,“他全身除去他的眼睛以外,全是幻影幻现,所以,我们要在他的眼下手,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现在正是他力量最弱的时候。”

 彦秋牵着我的手穿透过这墙之后,把眼里所有的光汇聚成两束利光,像尖刀一般刺向了魔咒之魂的眼。

十   魔咒破除  恢复真身


“哈哈~”

 魔咒之魂的笑声在整个空间里来回回旋着。

“就凭你们俩就想打败我,简直是可笑!”魔咒之魂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让我有点受不了,我赶紧捂着我的耳朵。

 彦秋是打中了魔咒之魂的眼睛。可是,他并没有魂飞魄散,他被消散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原状。彦秋趁他刚刚丧失了很多的魂气就使劲的向他猛攻,镇静的望着魔咒之魂,一点都感觉不到他的紧张,或许是认为势在必得所以显得比较镇静,而魔咒之魂也镇静自若的站在彦秋的对面,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我微微的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魂流在来回的波动,原来他们在暗暗的斗争,以这样的方式,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受得了这股魂力,可是这魂力渐渐地变得强盛起来,我瞬间倒地,趴在地上,挣扎着。就在我伸手去摸胸口的时候我连同这个房间被魂力震慑到了几里之外。

 我在几近昏厥的状态下微微地睁开了双眼,我看见他们俩都已经开始在吐着蓝色的魂流。“今日与你斗争才发现其实你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你有多么厉害呢。”彦秋故作镇定的说道。

“哈哈~”魔咒之魂只是笑而不语。我猜他早就识破了彦秋的计谋,所以才没落入到他的陷阱里面去。

 不过看来魔咒之魂之前真的是伤的不轻,他不断地吐出蓝色的魂流,比彦秋的还要多。就在这时彦秋把他全身上下的魂力都集中在胸膛,把所有的魂力以最强的震慑力射向了魔咒之魂。

 魔咒之魂飞灰消散。彦秋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他流失了太多的魂力。可是不久我就听见一股气流的声音汇在了一起,魔咒之魂又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魔咒之魂有这么多条命,怎么都死不了?看着这场面我惊呆了。

“惊讶吧,我又回来了,我说过我是不会那么快就死在你的手里的。”他用轻蔑的眼神望着我们。“哈哈~”又是他的一阵狂笑。

 我看见彦秋他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把所剩无几的魂力汇聚在了一起,要奋力一搏。我挣扎着站了起来,也把自己身上的魂力汇聚在他的身上。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高大强劲的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原来我和你汇成一起之后竟会变得这么强大。魔咒之魂也使出了他最大的能力和我们决一死战,双方发射出来的魂力撞击在一起的时候,汇成一个柱子向海平面冲去,最后听见的是惊天撼地的声响。我们都倒下了,然而我却看见了魔咒之魂倒下之后,手开始出现消融的亮光一直延伸到全身,最后那些亮光组成一颗心的模样飞到了天涯海角。

 就在这时,我与彦秋身体不由自主的融合成了一体。变成了一个新的我。原来这就是魔咒之魂的魔咒,原本我们是一个人,魔咒之魂下了诅咒把我们分成了一个灵魂之体,一个躯肉之体,而我就是躯肉之身。而这个诅咒应该就是我自己造成的,因为我在那个世界上丢了他。当我们联合在一起时,才会产生那么大的魂力,打败了魔咒之魂。这个新的我现在变得更加的强大起来了。


十一   战胜灵魂之渊


灵魂和肉体凝聚在一起时,就会变得更加强大。那时他是灵魂,我只是躯体。而现在我已经是完全的我,一个全新的我。

 原来在我来到这个地方之前,我的灵魂早就离开了我,来到了这无人知晓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误入了这里,或许是我的灵魂的呼唤被引导了这里。

 打败了魔咒之魂,我就回到了海上。而现在我面临着一个更加大的难题,就是我要到最高的地方,也就是最接近现实的地方,也就是临界。打败灵魂之渊才能回到我原来是生活的地方,那个我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那个我一直心心念念的地方。

 自从灵魂归于肉体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知晓了很多在这里的事,同时,也变得聪明和勇敢了。灵魂之渊生活在这地方的最上面,如果一个“完全”的人去和他抗争的话胜算就会变得大一些,但如果一个不完全的人去的话必死无疑。

 我在海上呆了一段时间以便恢复自己的能量,然后全副武装的去和灵魂之渊战斗。不过我身上几乎全是蓝色,虽然我和他已经混为一体,可是我还是全身虚无。我要趁自己变成一堆白骨之前去战胜灵魂之渊。

 出发那天我看见天空和海水连成一片,交相辉映的蔚蓝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格外耀眼。

 我用魂力飞行到达临界,当我到达临界的时候,我发现这灵魂之渊是生活在空中悬浮的岛上,而这岛上鸟语花香,四季如春,小溪长流,烟雾缭绕,宛如世间圣地,在空中飘摇起伏不定。我在这岛上寻了好久都没找到人,莫非这灵魂之渊不在这。当我暗暗思考时,我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来啦!我在这等了你很久了,今天你终于来了。”可是我只是听见了他的声音并没有看见他的人。我四处张望着,看见那树上的鸟瞬间变成了一个穿着长丝袍,头发向四处披散着,眉宇之间印着蓝色的梅花鹿角显出一股特有的英俊气质,器宇轩昂。似乎我已经感觉到了他的那种气质里所散发出来的巨大的魂力。不过,“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我怎么感觉看见过你。”

“没错,我们是见过面。可是,你应该记不起来,因为你已经忘记了你之前的事情了。”

“之前的事?”

我看见他眼角露出了笑容,看得出来,他并不想给我讲之前我的事。

“我早就料到你会来,我在这这么久了,能找到我的没有几个人,你已经很不错了。”又笑中带着嘲笑的说道,“可是,我还是劝你不要硬碰,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说完他转过脸望向了远方。

“既然我今天敢来,我就要拼一拼。”我心想:我们在路上本来就会遇到很多的艰难的事情,有些事我们选择去逃避,可有些事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我们就要勇敢的去面对。只有这样,我才能说我努力过,不曾放弃。不管结果如何,我还是会一如既往。

他侧着脸微微笑了一下,只见他的头发开始上扬起来,我感到一股强有力的魂力从他那发散开来。这魂力比魔咒之魂还要强大,可以说这灵魂之渊的魂力比魔咒之魂的魂力要大两倍之多。刚刚我感受灵魂之渊的魂力不过是他的皮毛而已,就让我有了一种难受的样子。可以想象他的魂力到底有多大。

渐渐地他不断加大魂力,我也开始使出魂力和他对抗。我的头发被这流射过来的的魂力在空中起舞,和着我的衣服也在空中乱飞。周围的草和树木开始变得倾斜,乱石飞溅,我使劲的站稳脚跟,为了不被魂力让我倒下。我明显感到他又加大了,只见我旁边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尘土飞扬。就在这时,我看见他微微的笑了笑,双手缓缓的由腿向胸上升之后猛地把双手向外推了出来,那流射出来的魂力就像一条巨龙向我的方向冲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击就被倒在了地上。

“你确实变了,也变得强大了。在这有你这样的魂力不多,你一定是找到了他吧,不然你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魂力。”灵魂之渊挺身站立着,望向远方,眉宇之间散发着深深的沉思。

“你怎么知道我变了?”

“这你就不要问了,我想我还是比较了解你。你还有力气和我抗争吗?”

“我还有无穷的力量和你抗争。”我胸有成竹的说着,并站了起来,使出了我最大的魂力朝着他冲了过去。他没预料到,所以被我的魂力射伤了,不过他好像伤得很严重,没想到他接触到我的魂力会伤得特别严重。我不断地使出魂力,他也使出了最大的魂力。我们最大的魂力撞击在一起时,整个悬浮在空中的岛屿被震慑成了两半边。我们都倒下了,只见我流出了蓝色的流体和红色的血,而他流出了蓝色的流体。原来我身上现在还有这种液体,或许就是这液体把他伤害了吧。趁他还在地上趴着,我使劲的使自己站了起来,我集合了全身的魂力朝他流射过去,当着魂力接触到他身上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蓝色光晕渐渐在我眼前流失。

原来是他。

最后天佑全身的蓝色光晕在空中消散。他的身体消失后,留下了一根羽毛,蓝色的带着光晕。

十二   真相大白


我拿着蓝色的羽毛细细看时,我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束白色刺眼的光亮。那一瞬间我顿时感觉好轻松,感觉身上没有什么负累,我就像这支羽毛一样,轻飘飘的在这世上飘荡,无所求无所欲。羽化而登仙,翩翩然,与世独立,心如明镜如止水,道化而自然。

透着这亮光,我看见了蓝天白云。就在这时,我突然从梦中惊醒。两眼看着天花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梦。

作者简介


李夜华, 重庆石柱人,2016年毕业于长江师范学院,简单的文学爱好者。

重庆当代作家研究中心

主管单位:长江师范学院 

2017年总第222期(每周一、三、五更新)

文中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文学院院长丁世忠教授

中心主任:周航教授(博士)

副主任:肖太云教授 (博士)

研究人员:梁平教授、张羽华博士、付清泉博士、张玫博士、杨红副教授(硕士)、王士琼博士、 张慧强博士、高明博士、龙吟娇博士

网络总编辑:刘亚兰

编辑:唐艺引 徐镇 舒馨瑶 杨钰笛 刘邹 冉毅为

本中心立足重庆,辐射全国,推出当代研究和评论文章,以及当代作家作品。欢迎关注、分享、投稿。

周一、三、五版投稿邮箱:

554018820@qq.com

周二、四校园文学版投稿邮箱:

cqzjyjxs@sina.com

周末“文学课堂”+“名家经典”

来稿标题注明“作品名称+作者姓名+文学体裁”(附件形式附上作者清晰生活照2张200字以内作者简介)。期待您的来稿!

长按下方二维码就可以关注哦~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