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蜀记忆|回响在一代人耳边的“咣啷啷”声

陶都明珠丁蜀镇 2019-01-11 06:25:33

memory

不停滚动的大陶缸伴随着“咣啷啷、咣啷啷”滚动的声音从眼前经过,虽已过去多年,这样的画面仍然印刻在老丁蜀人的脑海中。

       那时,没有自来水,甚至连水井都是几家人共用,从附近的水井中挑来的水蓄满“水缸”,吃的、喝的、用的水都靠着这口水缸,满满的一缸水可供一家人用上几天。幼时不甚明了,如今才明白“装水”的缸是丁蜀一个时代的代名词。

       没有现代化的机械装运,那些精美又巨大的陶缸都是靠人力装运。



烈日下,光着膀子的工人们滚动着大缸,号子声不绝于耳,汗水滴下,随着飞扬的尘土洒满码头,他们不停的滚着大缸,一只只陶缸被滚装上船,随着水流,慢慢地,始向未知之地……

窑场陶工绝活——滚缸



陶都宜兴盛产陶缸,蜚声中外,每年都有数以万吨计的各式陶缸销往祖国的四面八方。大凡港口码头,都是吊车林立,机械轰鸣。而宜兴丁蜀港区是以陶缸为主的陶瓷集散码头。基于陶瓷易碎,以及散装运输的特征,装卸工仍沿袭古老而多快好省的装卸绝活——滚缸,给繁忙的陶都港增添了一份奇特景观。


踏上陶器装运码头,仿佛走进了一个杂技大世界。放眼望去,长达600米的码头岸线,一群群装卸工身躯矫健,时而用双手,时而用单手,时而长驱直入,时而弯腰侧身,快速敏捷地转动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流光溢彩的陶缸,从货场移位到码头,然后上船、装舱,其力度、其技巧,绝不亚于舞台上的杂技演员。

上世纪五十年代龙窑工人开窑时在窑内滚杠

让人最感兴趣的要数滚大缸了。面对直径近1.5米、自重150公斤以上的特大陶缸,装卸工利用圆形器物的滚动后的惯性效应,只需(也只能)一人操作。他们束紧腰带,把平放着的大缸,用力扳向胸前,使缸底同地平面形成一定夹角,找准重心双手把握缸口,奋力启动,使缸底的边圆在地面上滚动。随着缸体滚动的惯性,装卸工巧妙地用左右手富有节奏地交替翻飞运行前进,从而演进整个操作程序。

陶缸下船

难度最大的环节是用跳板滚缸上船,一只一二百公斤的大缸,装卸工只需两块长5.6米、宽30多厘米的跳板平行安放,一头搁在船上,一头搁

在岸边,其坡度达到20°~30°,滚缸者在一块跳板上操纵大缸。另一块板用以承载缸体滚动,只需几秒钟,操作工脸不变色气不粗,就稳稳当当地把大缸滚到船上。其力、其技,其惊、其险,令人叹为观止。据了解,跳板滚缸非一日之功,没有二三年以上的艰苦磨炼是绝对不成的。稍有闪失便会人仰缸翻坠入河中。

滚杠

曾有电视台到宜兴拍摄陶都风情的题材,编导人员看到装卸工滚缸的绝技,突发灵感,想到北京故宫的九龙壁,别出心裁地组织了9个滚缸工人,排成一字长队,指挥他们每人翻滚一只龙缸,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他们娴熟地操纵大缸接连不断地向前翻滚。9只缸面上堆饰的精细图腾巨龙,顿时飞动起来,光彩格外耀人。缸底与水泥路面接触发出“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像春雷从重霄云层中传来。缸中遗留的一种名叫“缸刹”的陶块,伴随着缸体的滚动,奏出“钢朗朗、钢朗朗”的激越音响,犹如长龙嘶吟,使人浮想联翩,宛如观看一幅奇特的动态“九龙壁”。



THE END

《窑场陶工绝活——滚缸》作者吴宝霖

文章选自《丁蜀故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