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农奴一日

诸葛风行 2019-09-13 12:25:59


教皇国恩比斯瑞克,龙泉法师塔。

“大人?”

法师塔主管圣·艾米小心翼翼的推开大魔导师圣·艾格尔德的房门,轻声唤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她绕过屏风,在那张她很熟悉的床上,看到了自己的大人,前大魔导师、现任三神教教皇圣·艾格尔德。这位曾经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现在正穿着一件素色的睡衣,侧躺在床上,翻弄着一本娱乐小说。

“大人!”

艾米对艾格尔德这样有些不爽,她的声音里也带上了怨气,“十六位枢机主教都在等着您去开会,可您就这么躺着看小说,是不是不太好?”

圣·艾格尔德这才抬起了头,他看了看圣·艾米,无奈的耸耸肩。

“反正都已经没有魔力了,我还能干嘛?”

艾格尔德的颓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教皇国恩比斯瑞克虽然采用了政教一体的政治体制,避免了出现安肯瑞因或者阿郎特帝国那样法师塔和政府内乱的局面。但是,恩比斯瑞克同样没有太多军事力量,仅依靠教廷的圣骑士团,可并不能阻止那些对三神教龙泉法师塔下的巨龙辉石精灵虎视眈眈的人们。艾格尔德曾经试图挣扎,却一直没找到出路,之后第三次大魔潮消息公布,他就更消沉了,整日就是宅在法师塔里,足不出户。

“您还是您,您还是三神教的教皇!”,圣·艾米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奈。虽然碍于身份,她不和艾格尔德以夫妻身份相处,但是两人之间长久积累的默契,也能让她感觉到艾格尔德表面颓废下的迷茫。

“好吧好吧”,艾格尔德抬手投降,开始下床。周围的侍女上前帮他更衣,他自己的目光左右漂移,就是不和圣·艾米对视。

“我们正在和各地的教堂逐渐恢复联系,这段失联的时间里,出了很多问题。有些教堂的主教带着钱跑了,有些的信徒流失严重,更多的教堂缺少运转经费。不能收取通讯费之后,我们的经济收入是个大问题。”

圣·艾米知道等会的会上,自己的大魔导师会被问很多问题。利用圣·艾格尔德穿衣服的时间,她想让艾格尔德多熟悉一下会议的内容。

“反正无非都是冲着我脚下的这只龙来的,谁不知道啊!”

圣·艾格尔德所说的龙,是龙泉法师塔的地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辉石精灵。当年这块辉石精灵被人发现的时候,险些引发一次大规模战争。后来当时还存在的魔导师联盟出面调停,才有了现在教皇国独享龙泉法师塔的结果。

“大人!”

圣·艾米嗔了两声,艾格尔德不说话了。他等侍女帮他换好衣服,上前一步,双手轻轻捧起艾米的脸,看着她的眼睛。

“亲爱的艾米,我已经失去了魔力,看看其他失去魔力的魔导师吧,死的死,逃的逃,有的还在打生打死。我能过成这样,能保持教皇的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说是不是?在没有魔力的现在,你还想让我干什么呢?”

“大人!”,圣·艾米挣脱了艾格尔德手,“现在六大国的信徒都在快速流逝。前辈们几百年建立的基业,您难道想毁在自己手里?虽然没有了魔力,但是我觉得这反而是件好事。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将不会有任何力量,可以战胜信仰本身。而这,不才是我们传教所需要的环境么?”

艾格尔德沉默了,他抬起自己的手,看着上面日渐增多的皱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大人,信仰的争夺无异于战争,现在各地都在冒出些乱七八糟的邪教,社会治安也不好,几个国家对这方面也态度模糊,如果不利用这段时间,等我们的教众都加入了别的教派,三神教就完了!”

“好吧,好吧。”

圣·艾格尔德随意挥挥手,走出了房门。圣·艾米紧跟在他身后,前往会场。她没有看到的时候,艾格尔德在她说完那番话之后,眼神中悄悄燃起的斗志。

————————————

艾利克斯·波多拉站在洛山道口外排队等待进入爱莲娜的农奴队伍中,看着前方不长的队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身为皇家警察的高级密探,他做过很多职业,伪装过很多身份。可当一名农奴,混进爱莲娜这钟任务,他却还是第一次接触。他曾经熟练背诵的,安肯瑞因一百一十七家顶级贵族的家谱,在这个任务面前毫无用途。他曾经认真研究的,世界各地的美食美酒,在这个任务面前,毫无帮助。他努力学习掌握的,除了瑞因语之外的四国语言,在这个任务中,同样一文不值。在他纷繁复杂的伪装技能中,能剩下的,也就只有这具经过良好锻炼的身体,能给他扮演一名农奴带来体力上的支持。

“哎,我说兄弟,你为啥叹气啊?”,排在艾利克斯身后的农奴明显是个爱说话的,“我叫索姆·沃伦,是马斯克尔老爷家的农奴。这次省里大人们取消了对爱莲娜吸收农奴的限制,我就直接逃出来过来了。你看见那边那个男的没?那是马斯克尔老爷家的管家,盯着我呢!要不是爱莲娜的加斯腾斯大人派兵保护我们,我们早就被抓走了!”

马斯克尔·威利斯伯爵,是恩斯潘省的一家地主贵族,拥有土地超过四千亩,家里最有出息的孩子现在在罗斯维尔大学读书……

艾利克斯的脑子里下意识的浮出了马斯克尔的资料,可他知道,这些资料对面前的局面毫无帮助。如果他真的是一名农奴,就不应该知道那么多事情,更不应该在可以得到自由的时候唉声叹气。

自我反思了一下,艾利克斯挤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也在担心我们家老爷呢,前段时间加斯腾斯大人说要开放招收农奴的时候,他可是说过,谁敢跑,就打断谁的腿呢,我害怕,连夜跑出来了,可是我也担心他派人过来打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兄弟”,索姆大大咧咧的伸手拍了拍艾利克斯的肩膀,“现在爱莲娜的卫队可厉害了,听说前段时间打赢了六皇子的近卫军,杀的那叫一个惨啊,血流成河!现在负责恩斯潘省治安的将军啊,根本不敢管这些事。你既然来,就不会有事的!”

“哎,真的么?那太好了!!!!”

艾利克斯露出一脸喜色,和索姆聊了起来。周围排队的农奴听到说起那场战斗,纷纷加入了进来。这些人虽然从未参加或者见过那场战斗,但是在艾利克斯听来,好像他们每个人,都是那场战斗的亲历者,甚至还都开过枪、杀过人。

知道这群人在朴素的吹牛逼的艾利克斯,一边忍受着身上用来伪装的麻布外套那酸臭的味道,一边打量着不远处的登记处。自从那场战斗胜利以后,来投奔爱莲娜的农奴一下子多了起来,爱莲娜方面也在洛山道口设置了一个简单的接待处,对前来投奔的农奴们做简单的登记。而这个登记处,就是艾利克斯身为一名密探,要闯过的第一个关卡。

队伍在一群农奴的聊天扯淡中很快就派到了艾利克斯。直到走进了,艾利克斯才看明白这个登记处的样子。两张长条桌,铺着厚重的蓝色桌布,两名士兵坐在桌后,桌上放着笔和纸。七八名士兵背着蒸汽步枪,站在登记处附近,警惕的四处打量。在登记处后面,就是洛山道口那个已经传开了的S型的胸墙铁盾防御设施。

“你好,欢迎来到爱莲娜。”

负责接待的士兵把艾利克斯的注意力从周边的防御上唤了回来,“你叫什么名字,谁家的农奴,会写字么?”

“我叫艾利克斯·沃伦,是雷兹·卡皮拉子爵的农奴”,艾利克斯对自己的伪装身份一清二楚,“我会写字。”

“那好,你在这里写上你的名字,然后到那边领一个号牌,等着凑齐了二十人,就跟着那个大个子进去,明白么?号牌不要弄丢了,不然被抓到了,你会被赶出来的。”

“嗯,谢谢大人!”

艾利克斯接过号牌,发现那是一个写着1289四位数字的木牌,那个数字,和他在名册上登记姓名时对应的数字相同。如果艾利克斯没有理解错,这应该就是自己在爱莲娜的身份证明了。

好像,混进来也没那么困难嘛。

跟在他身后的话痨索姆也拿到了木牌,他和艾利克斯站在一起,还在喋喋不休。艾利克斯一边应付,一边想着之后的工作如何开展。如果能成功混进爱莲娜,稳定下来,就要想办法搜集情报,并找到送出情报的路。因为之前对爱莲娜太不上心,皇家警察在爱莲娜还没有建立稳定的情报通路,一切,都需要艾利克斯去摸索。

登记处的士兵指给艾利克斯的是个大高个士兵,那个士兵等面前的人凑够了二十个,做了自我介绍,说他叫维尔·沃伦,就带着大家进了道口。艾利克斯也得以一窥道口防线的内侧。和他期待的不同,洛山道口铁盾胸墙防线的内侧,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

“维尔大哥,维尔大哥”,队伍里话最多的索姆和同伴们聊了两句,觉得还不过瘾,找上了给他们带队的士兵,“你现在还是农奴么?”

“我不是了”,维尔·沃伦带着微笑回答索姆的问题,“我不是恩斯潘省的农奴,我是跟着第四军团的敢死队上的前线,后来队伍散了,被第六军团收留,通过三次冲锋拿到了自由身份,然后就跟着老大来了爱莲娜。”

“那你为什么没有换名字呢?我要是摆脱了农奴身份,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名字!”

索姆的问题也引起了艾利克斯的好奇,他稍微集中了一些注意力,听着维尔的回答。

“我们头,就是加斯腾斯”,维尔一边走,一边介绍,“他自己都没有换名字,还是加斯滕斯·沃伦。我们也问过他,他说在让整个安肯瑞因所有的农奴摆脱农奴身份之前,他是不会换掉自己的名字的。我们觉得有道理,也都不换。”

听到这个答案,二十名农奴一下子沉默了。哪怕是身为密探的艾利克斯,都从这个答案里对他从未谋面的加斯腾斯有了一个第一印象。

一个可怕的人。

“我……我也不换!”

沉默了一会,有人发言,紧接着,二十名农奴七嘴八舌的讲了起来。他们在问,加斯腾斯真的要解放全安肯瑞因农奴么?他能做到么?如果皇帝陛下不允许怎么办?

这些问题艾利克斯同样好奇,不过却显然超出了维尔的知识范围。他对很多问题都无法回答,只是单纯的相信,相信这位叫做加斯腾斯的男人,一定能兑现他的诺言。

“因为,他说的话,都实现了!”

——————————

穿过洛山道口,维尔领着二十名农奴到了食堂,请大家吃饭。饭很简单,黑麦面包和豆子汤。艾利克斯只吃了一口,就吃出了这些豆子汤的来源,这是近卫军后勤部供应给近卫军的罐头食品重新熬制的汤,有一种罐头食品特有的味道。

爱莲娜的食物还没有完全自给。

默默的记下第一个信息,艾利克斯捏着鼻子,学着其他的农奴,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分给自己的食物。之后,维尔带着他们穿过食堂,走过麦田和种着某种艾利克斯不认识的植物的田地,跋涉了大概一个小时,来到了一块荒地上。在荒地周围,有一些士兵坐在那里。他们见维尔来了,纷纷站了起来。

“农奴兄弟们”,维尔领着大家在荒地面前停下,“你们也知道,自从我们打了洛山道口保卫战,爱莲娜就成了那些大人物的眼中钉、耳中刺,不拔不行。为了防止有破坏分子混在你们里面,现在,我要请大家做一个测试——”

测试,是测试会不会干农活么?

艾利克斯这时无比庆幸,自己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去田里锻炼过一个月,大部分的农活,翻地也好,种麦子也好,割草也好,他都能干的有模有样,除了耐久力差一些,看不出明显的区别。艾利克斯觉得,这就已经够了。而且,就从这块小小的荒地来看,他们二十个人每个人,能有半分地就不错了,也不会暴露他在体力上的短板。

“维尔大哥,这没问题,快开始吧!我们还等着生产冲锋呢!”

索姆习惯性的嚷了两句,维尔也不废话,直接下达了测试任务。

“好的,兄弟们”,他伸手一挥,“在我身后,有二十块和这个一样大小的荒地,每块一亩。你们的任务,就是每个人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把这块荒地翻弄好,明白么?”

“好!!!”

对于整日劳作的农奴来说,这个工作并不困难。可在艾利克斯眼中,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问题。以他的体力,又怎么可能在一天里翻完一亩荒地?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