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七杀血祭

探险者聚集地 2018-08-14 07:27:33

在蝙蝠和荧光蝴蝶过去好一会儿后,老海等人才敢拿开行李查看外面的情况。然而,还没等众人看清外面的光景,先感受到背后传来一阵阴冷。

大黑和小白也有了感应,对着身后“汪汪”乱叫。

众人此时,才来得及查看现如今藏身的这个耳洞。肖文婷借助头灯望过去,直接发出一声尖叫。

“冷静!冷静!大家打开所有光源!”老海大声命令道。

所有光源打开之后,一个十几平米的圆形洞室展现在众人面前。这个洞穴,很明显是人工开凿而成。在洞室的最中央,是一个古怪的三足石台,似乎是一种古老的祭坛。

祭坛中央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凹坑,里面充斥着一种暗红色的物质。在凹坑的中间,插着一把血红刃口的古朴宝剑。宝剑上,七颗黑色宝石布成北斗七星的形状,看上去十分惹眼。

最恐怖的是祭坛的四周,竟然是七具被铁条、短刀、匕首等利器固定成跪伏状态的尸体。

过程壮着胆子上前查探,发现七具尸体都是腊肉一般的状态。死亡时间无从判断。而且,七具被做成腊肉的人尸,体表都附了一层厚厚的蜡。正是这层蜡让尸体和铁器保存完好,只有其中两具尸体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有一点点损坏。

七具尸体的身上都没有穿衣服,从体征判断是三男四女。

 

看到这里,众人突然想到在第一次发现银白蝾螈的洞穴中的钟乳石。想来那根本不是天然的钟乳石,而是钟乳液覆盖在尸体和祭坛上形成的奇异形状。唯一的区别是,那处祭坛的尸体似乎少了两具具,只有五具。

 

人,是一种趋利的生物。在确定那几具尸体都是不会动的死物之后,众人的视线就集中到了祭坛中央的那柄宝剑之上。

一把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宝剑,在手电的照射下散发出森森血光,再加上做工精美的剑柄,以及剑脊上镶嵌的七颗宝石。即使是没有任何文物知识的人,也看得出这是一把世间罕见的古董宝剑。

冥冥中,似乎有种声音,在呼唤众人将它拔起来。众人的心神,受到了某种未知力量的引导。

如果是平时,危机解除之后,老海最先想到的应该就是兄弟老蒋的安危。可此时,老海的心神也被那把剑所吸引。

倏尔,意志力最薄弱的肖文婷,眼里散发出贪婪的光芒,一步步向宝剑走过去。越接近宝剑,她脸上的狂热越浓。她直接爬上三足祭台,双手握住剑柄,“锵”得一声将剑拔了起来。

在肖文婷将那把七星宝剑拔出祭坛的一瞬间,整个大盛镇发生了一场轻微的地震,连永州市区都能感受到轻微的震感。

在海晶洞附近的人感受到的震动更为强烈,仿佛某种禁制被打破。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囚禁远古凶兽的囚笼,被拔掉一根铁条。

七星宝剑被拔起的一瞬间,在场众人感受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祭台凹坑中间的暗红色物质,挥发出些许红色粉末被宝剑吸收,只余下黑色泥垢。大黑和小白对着肖文婷狂吠,但却不敢冲过去。

肖文婷手持宝剑站在祭台上。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就是君临天下的女王,她哈哈大笑着用剑指向祭坛周围的众人。

随着七星宝剑被拔出,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七个被固定成跪拜形状的腊肉干尸,竟然有复苏的趋势,一点点挣脱固定它们身体的铁条和短剑,慢慢站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老蒋终于赶上来,找到藏身于耳洞的众人。但是,老蒋发觉众人的状况十分不妙。

没等老蒋明白状况。七具腊肉干尸却有了动作,想要上前攻击拿着七星宝剑的肖文婷。

然而不管是肖文婷还是其他人,都是一脸痴痴呆呆的表情。而且,他还看到老海一脸呆滞状的向前走去,好像是要主动将脖子送到七星宝剑的剑锋之下,引颈自杀。

“七星龙渊剑!七杀血祭!”老蒋看到那把剑和这处诡异祭坛的状况之后,不由得惊呼道。

七星龙渊剑在华夏历史上非常有名,传说是由欧冶子和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欧冶子和干将为铸此剑,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因此此剑名曰七星龙渊

后因传至唐朝时因避讳唐高祖李渊,改称龙泉龙泉即为斩龙归黄泉之意。《西游记》中,泾河龙王因与袁守诚打赌而克扣雨数从而触犯天条,丞相魏征于睡梦中便以此剑斩杀泾河龙王。

因此,七星龙渊剑也是一把“屠龙之剑”。

七个跪伏的腊肉干尸所呈现的样子,与老蒋那本《水经注补·鬼谷子寻龙卷注疏》中的记载相符,是一种古老的、能够封印和克制真龙的残忍祭祀仪式——七杀血祭。要在同一时间,以一种神秘的手法,利用四十九把利器,将七位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固定成跪拜的姿态。然而这些利器还不会刺中他们的要害,他们会哀号三天三夜,最终流尽鲜血而亡。

《寻龙卷》上记载,这种祭祀仪轨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怨力抵御真龙威压。凡人见到龙,神念被龙威所慑,大脑一片空白。之后也不会留下任何记忆。想要看到龙,或者对龙做点什么,首先就是要能够克制龙威才行。

情况危及,眼看着老海的脖子就要凑到七星龙渊剑的剑锋上,老蒋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去,想要夺过宝剑。

老蒋要夺剑的举动,第一时间被鬼上身一般的肖文婷发现。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七星龙渊剑以极其诡异的角度,刺向飞奔过来的老蒋。

老蒋没有想到肖文婷会挥出如此精妙的剑法,不及躲闪,被剑锋扫中,腰间顿时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但是,老蒋的武功何其高明,被击中后不退反进,揉身上前,直接闪进肖文婷的怀里。然后老蒋一个漂亮的空手夺白刃,七星龙渊剑就到了老蒋的手中。刚刚七星龙渊剑沾染上老蒋的鲜血。宝剑入手之后,老蒋感受到一种血脉相连的奇异感觉,仿佛宝剑就是他手臂的延伸。

失去了宝剑的肖文婷立时晕倒在地。此时,地上的七具腊肉干尸已经全部站了起来,它们的动作越来越灵活,就像是年久失修的机器,突然被启动,动作越来越流畅。

老蒋不敢怠慢,趁着这些干尸还未完全恢复,挥舞七星龙渊剑一阵劈砍,将七具腊肉干尸全部肢解。

干尸跌落在地上,散落成一大蓬一大蓬的黑煞尸蟞,四散逃离。

 

没过多久,老海七人从迷离之中苏醒过来。

他们七人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景象彻底变了样。原来那把栩栩生辉的血红七星宝剑消失不见,只剩下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扔在老蒋脚边。穆晓曼正在借用过程的急救箱为老蒋包扎腰腹间的伤口。

那七具腊肉干尸被肢解成数十块散落在祭坛周围。干尸上的肉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地的骨头、薄薄的人皮和外层厚厚的蜡层。那些原本固定干尸的短剑、匕首等利器,完全变成了一堆铁锈。

“老蒋!穆老师!你们没事太好了!”见到自己的兄弟安全回来,老海很是高兴。他看到老蒋腰腹间的伤口,关切的问道:“你腰上的伤口怎么回事?严重么?”

老蒋没有回答老海的话,反问道:“你还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刚刚?”老海挠了挠头,仔细思索道:“刚刚好像是发现一把绝世宝剑,恍惚记得肖文婷去拔剑了。咦?那把剑呢?”

“你说得是这个?”老蒋踢了踢脚边锈迹斑斑的铁剑。

“不是这个。我记得那把剑锃亮锃亮的,还镶着七颗宝石。”老海答道。眼前的这把生锈铁剑,与之前的七星宝剑相差太远,而且上面也没有宝石。

“那就是它了。它从宝剑变成这模样,只花了十几秒。”老蒋答道。

其他几人也悠悠转醒。他们听到老蒋的话,都不太相信。一把宝气森然的宝剑,怎么会在十几秒内变成锈迹斑斑的破铁剑?

“不信是吧?去看看那个摄像镜头的录像就清楚了。”老蒋指着耳洞洞口外的自储式红外镜头说道。

老海在进入耳洞躲避荧光蝙蝠之前,在洞口外放置了一个自储式红外摄像镜头。老蒋在将七具腊肉干尸分尸后,就退回到洞口附近,让穆晓曼帮他包扎伤口。因此,镜头记录了整个过程。

众人取出镜头中的存储卡,放到手机中播放。果然发现,那把宝剑在十几秒内从光鲜锋利,变成锈迹斑斑。他们同时还看到茫茫多的黑煞尸蟞,从被肢解的腊肉干尸中跑出来,四散逃逸。这下众人不得不信了。

多亏众人之前都喝过一些白酒,体内有酒精存在。否则,此时肯定已经变成一具具白骨。

老蒋甚至怀疑,黑煞尸蟞的最初来源就是这里。过程在检查七具腊肉干尸的时候就发现,有两具腊肉干尸的脚边有破损。另外,在洞穴内还找到一些穿山甲的鳞片和骨架。老蒋猜测,可能是穿山甲无意中破坏了腊肉干尸体表的蜡质保护层,把黑煞尸蟞放了出来,最终沾染到经常从这里路过的猕猴和军犬身上。

 

探险者聚集地是探险者们的家,如果你也喜欢探险就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TXZJJD。。并且记得分享哦!!!有机会我们一起去探险。。

扫一扫: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