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兰尼斯特:白袍剑客,终不似少年游

风向晚碎语 2018-09-28 07:19:11


点击“风向晚碎语”关注我们哟!在


詹姆从来不是那些讲究是非正义之人眼中的英雄,也不是一个为了简单的生存或者复杂权谋而甘愿为恶的彻骨坏人。



但他,却招人喜欢。这大概是,一个由坏变好的痞帅之人,比一个由好变坏的丑陋之人,总能更容易引起旁观者的情感认同。尽管他的变好并未能洗白他过往的罪恶。


我们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好让我们有睥睨于世的底气和价值认同感。而我们又总是会被暗地里的规则和他人的口舌之论而陷入迷茫、困惑,在失去本心的蹉跎岁月里忘却了少年来时路。



其实,谁又能一开始就能看清人生于世的终极意义,除非他是先知。


杀死心目中曾经的幼稚鬼。从懵懂意气的少年到目光坚定、英勇沉稳的将帅之才,狮家骄子詹姆.兰尼斯特和狼家私生子琼恩.雪琼都经历了一个所谓的男子汉该有的成长史。


或许对于讲究荣誉和正义的狼家粉而言,傲娇轻狂的敌人永远不配与之相提并论。但是打动人心,从来不只是品质,还有复杂人性在世事挣扎中的认同感。



你我都是普通人,会认可琼恩.雪诺因为出身而处处委屈、困惑、懊恼甚至冲动赌气加入守夜部队的心理;会体会他在一帮恶行眧昭的队伍里倍感鹤立鸡群的落差感。


可是,你会看不惯那出身高贵的兰尼斯特雄狮对琼恩的不屑,你不会原谅在塔楼上私情被撞破时他一把推下狼家小少年布兰.史塔克的玩世不恭。


是的,出身于七国最富有家族的詹姆.兰尼斯特,金发碧眼、身材高大、帅气威武,是七国上下许多贵族少女理想中的联姻对象;是七国中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白袍骑士。他足够骄傲,足够不可一世,足够以盖世剑术和权贵出身笑傲一生。


可惜,乱世之中,理想主义的骑士梦想注定是悲剧;世人薄情,可他却执拗地对一个不该爱的女人用情专一。



所以,惟有当他落魄不堪地一头栽在黑色污泥中任血戏班那帮心狠走辣之人剁掉他握剑的右手时,当他无比脆弱在澡堂里向布蕾妮敞开心扉回顾做“弑君者”的前因后果时,他才从光芒万丈的神坛变成普通人可以移情共情的落寞者。


原著卷三《冰雨的风暴》描述到,“他经常受伤,但从未体验过如此的屈辱,从未品尝过这般的疼痛。”



有时候人越是陷入低谷的时候越容易展示出自己的真实面目。


被俘的詹姆向表弟说起自己的偶像-亚瑟.戴恩,表弟说起对15岁时詹姆风采的仰慕。想当年,15岁时他追随“拂晓神剑”亚瑟.戴恩平定土匪组织御林兄弟会,而被封为骑士。一个月后,他又被“疯王”伊里斯任命为御林铁卫。


那时候,宝剑的锋利,战斗的光荣,骑士的荣誉,让15岁的他以为披上战甲白袍就可以靠近爱情就可以拥有明亮的人生。


谁知这不过是疯狂伊里斯打击自己父亲的政治手段而已。宣誓做了御林铁卫,就等于放弃凯岩城继承人的身份、不娶妻不生子,把一辈子的荣誉都放在守护国王周全上。尽管他不在乎这些。


疯王无道,动辄火烧臣民。心怀正义的他不止一次地怀疑过自己保护国王的意义。队长教导他,我们是保护国王的,而不是来审判国王的。怜悯和正义在无道的现实面前,不得不化作视而不见。他以为无视邪恶就可以守住荣誉、节义,却不想退无可退时,是骑士,总该做一回真英雄!



有人也曾戏谑地问他救过几个人,谁料他一本正经地说50万人!因为没有人关心疯王的秘密,恰如同没有人在乎他拯救下整个君临城臣民的壮举!当疯王逼他在杀死自己父亲和保护国王之间做选择时,当疯王执意要让火术士点燃野火炸毁君临城与叛军同归于尽时,他选择做个老好人奈德.史塔克眼中的“弑君者”,做个接下来十几年里不被新王朝信任不被世人理解的“弑君者”。


他不在乎,只要心中认为是正义的就好,何况“狼怎么配评判狮子”?他不再在乎荣誉、眼光、闲言碎语。他不在乎世人对他不够忠诚于君王的唾弃,他不在乎为了和胞姐的爱情而推下一个小孩子的罪恶;他不在乎为了从史塔克夫人那儿拯救出弟弟提利昂.兰尼斯特而刺伤奈德.史塔克。


他也曾看到荣誉,却因选择正义而遭人唾骂;他执着追求爱情,甘愿为之盲目为之付出生命,却不曾想他爱的只是一个追求权力而愚蠢疯狂的女人,甚至因为不伦之恋而引发世人鄙薄、王权纷争。算到底,谁让他和她,不是生在提倡兄妹通婚保持血统纯正的龙家坦格利安家族呢?就让世人说去吧。



悲哀的是,人生处处充满着矛盾。爱情与世俗道德相悖与兄弟之情相悖与心中理想正义相悖;荣誉与家族利益相悖,与是非正义相悖。尽管他也曾玩世不恭,杀人无所顾忌,但直到他也曾失去最宝贵的右手,直到他不能再做剑术超群的骑士,他心中的自我认识意识才又苏醒回来。


这要感谢那个想要做女骑士的丑陋高个儿女人-布蕾妮.塔斯。一个忠于誓言、信守承诺、勇敢无畏的女骑士,尽管男人的世界丝毫不认可她。布蕾妮遵守对史塔克夫人的承诺,一路护送他至君临。途中遇险,生死与共,患难相依。


尽管总是说着嘲讽她的话,但是放浪形骸的外表下他会为救她而骗敌人说她家有许多蓝宝石可以作交换;他会为救她而义无反顾地折回敌营带着残废之墟跳进熊坑。他的聪明、他的勇谋、他的善意在断臂之后回来了,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此后的自己更会看重什么。



兄弟亲情、铁卫荣誉。他比少年时期还要看重这些。父亲、姐姐始终视侏儒弟弟提利昂为家族耻辱,但他从未放下这手兄之情。就像提利昂对波隆说的,只要我比武审判选择由他替代,纵使千里万里他也会为我而来。当姐姐一口咬定是提利昂毒害了他们的儿子乔弗里时,他仍是坚信真凶不是弟弟,还想尽办法放提利昂逃走,向弟弟忏悔当年听从父亲意见羞辱弟弟及其爱人泰莎的往事。


纵然世事已非,他依然选择做他的御林铁卫,去守护君临,去为君王扫清障碍。除却政治的残酷立场,他以难得的善意去对待对手。收复奔流城,他未费一兵一卒,逼得史塔克家的黑鱼丢权失城。攻占高庭,结果了荆棘女王的性命之际,在对方说出她就是给自己儿子下恶性毒药的凶手时,他也并未后悔让她死得体面些。


已是中年大叔的他,心中还忘不了那个15岁时所向披靡的少年骑士,目光坚定、战斗英勇。所以,面对会喷火的巨龙,他义务反顾地手持长矛、策马赴死,那场面既悲壮又足够燃情。



兜兜转转的人生理想,在权力的游戏里注定会幻灭。从不贪慕权势的他,也注定会在阴谋与正义的较量中再次放弃世俗中的道德荣誉。他从来称不上是正派守誉的伟大骑士,但是偶像逝去、乱世纷争,可以认得清自我人性的归属亦是件好事。


命运常常爱与人开玩笑,你出身高贵也好、卑微也好,它总要给你出些难题让你挣扎一番。所以,那些在迷途中挣扎过后在头脑中渐渐清醒的自我肯定,那些在历经苦难教训打磨过后的自我成长,才有机会告诉我们自己该捍卫的是什么,一生渴求所望的是什么。


琼恩的守护长城内百姓,丹妮莉丝的给予奴隶自由,认真的角色总有虽千难万险吾独往矣的担当与伟大。其实,认真起来,哪个有自我认知意识的角色又肯浑浑噩噩地等待无辜“就义”呢。


只是还好,命运不止让你沧桑,更让你成熟,让你找回生命的意义。虽然,白袍骑士,已非往日少年。



关注泰国牛奶美白水洗面膜,点击“阅读原文”哟!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