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寒唯有东篱菊,万水千山次第香

老泉煮酒 2018-10-06 09:06:06

   耐寒唯有东篱菊,

   万水千山次第香!

       ——东篱菊游记选粹


   

   《邂逅王船山》

   今天我们去参观曾国藩故居。天气很冷,我们的行程也很远:从邵东的佘田桥出发,经五里牌,到邵东的水东江镇,然后进入衡阳县境到金兰镇,经麻竹铺、桐梓坪到曲兰镇,再经高碧堂进入双峰县境,到石牛乡,然后直接去荷叶镇。全程都是坑坑洼洼的泥浆路,很不好走。一路所见景象也并不令人兴奋。虽然远处山上的冰雪素净美丽,但近处路边的村落空寂萧索,少有生气。走过这一路,唯一令我们意外和惊喜的是与王船山先生的不期而遇。

   将到曲兰镇时我们来到一个岔路口,向路旁屋檐下的几个农民问曲兰镇怎么走,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走向我们的车说:“走,我正要回曲兰镇,我给你们带路。”我们自然很高兴。上了车,大林对他说这条路太烂了,怎么也不修一下。他说衡阳县穷啊,没钱啊,有点钱也被当官的贪污了,哪还有钱修路啊。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后来大林说你们曲兰这里有没有什么名胜古迹,他说:“有啊。有王船山的故居。”“啊?真的?”我一下子来了兴趣,“王船山的故居在这里?我以为是在衡阳市呢。”“不是。是在衡阳县。就在我们曲兰!”他流露十分的自豪。这确实是值得自豪的。王船山,即王夫之,字而农,别号一壶道人。是明末清初的思想家、哲学家,与顾炎武、黄宗羲同称明清三大学者。晚年隐居石船山,所以学者称他为“船山先生”。他的故居以“湘西草堂”之名流传于世,因为他有一自题堂联“芷香沅水三闾国;芜绿湘西一草堂”,王船山在此闭门著书直到老死,成书数百卷。我又问:“那他的墓地在哪里。”“也在这里。在那边山上。”他指着窗外远处的山说。我催大林加快速度,先去看故居,再去看墓地。

   故居在一个小山坳下,背对山坳,面向一片较为宽阔的田垄,环境极为清幽。门前苍松劲柏,传为王夫之手植。近处一古枫,树干粗大弯曲,形若骏马昂首跃前,王夫之称为“枫马”。但令我惊奇的倒是故居旁边的一棵大树,从地面往上约一丈长的主干腹部完全敞开了,里面有五六根生机盎然的竹子!竹干刺破树干,蓬勃生长,枝繁叶茂。这叫“胸有成竹”还是“虚怀若谷”?或叫“乘虚而入”?

   故居翻修一新,自然已不是草堂,而是砖瓦房。堂屋正门上是赵朴初书写的“湘西草堂”匾额。门两边的对联是“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其孤高自守,不愿与清廷合作之心溢于言表。前廊有两块石碑,分别刻有清代皇帝和当地政府关于保护故居的诏令和告示。堂屋正面墙上悬挂着王船山的巨副画像,两边是他的自白联:“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对他而言,生命已成为一种累赘,只有把它奉献于华夏文化传承,才是使惨淡的生命获得意义与升华的唯一方法。

   故居很小,陈列的东西也不多,主要是王船山的著作。只有那把雨伞和那双木屐令人惊奇令人感慨。王船山一生清贫,穷愁潦倒,平时出门就是一把雨伞一双木屐,说是头不顶清朝的天脚不踏清朝的地。这是一个孤高耿介的人,是中国知识分子中稀有的人物。1685年,船山先生逝世前夕,他为自己撰写了碑文:“有明遗臣,行人王夫之,字而农,葬于此。其左则继配襄阳郑氏之所祔也。自为铭曰:抱刘越石之孤愤,而命无从致;希张横渠之正学,而力不能企。幸全归于兹丘,固衔恤以永世。”他还对儿子王吾文说,“墓石可不作,徇汝兄弟为之。止此不可增损一字。”

   想到这里,我催大林上车,直奔船山墓地。墓地在一座小山脚下。这里叫高节里,山就叫做大罗山。墓门上的对联是“前朝干净土;高节大罗山”。面对这副对联我陷入沉思,不得要领。作为一个有文化有思想的人,究竟要怎样面对历史的变迁、朝代的更替呢?据我所知,好象还没有人为此开出良方。虽然自古以来那些忠君殉国的孤臣总是受到后人的肯定和赞扬,但我们的传统文化也一直提倡顺应潮流与时俱进。我又想到那棵大树和那些竹子。假如把大树比作明朝把竹子比作清朝的话,那么我们该赞扬谁又谴责谁呢?

   因为天气太冷,我们没有久留。告别王船山就赶往曾国藩故居。今天的行程也真有意思,本来是去访曾国藩,却在半路上邂逅王船山。这两个人本是相反相对的,一个是大明危难孤臣,一个是清朝中兴名臣,但他们又成为隔世知音。因为人们说曾国藩和洪秀全的想法在本质上是一样的,目的都是赶走满人,理由是曾国藩以后汉人开始手握兵权,直至武昌起义,满清命革。王船山就说过:“夷狄者,歼之不为不仁,夺之不为不义。”这样说来,他们是在排满反清上殊途同归、志同道合了。我们甚至可以想到孙中山,他一开始也是走的这条道。总之,我认为维护大汉正统,排斥异族夷狄,也不过是一种手段、一条途径罢了。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其实是一种狭隘的观念。你看我们面对元朝的版图不是心潮起伏、不胜神往吗?有谁骂过蒙古人排斥蒙古人呢?

   船山先生,我还是想说说那棵大树和那些竹子。如果说是竹子乘虚而入,那也是因为大树有虚可乘啊。就如明朝,因为他自毁长城、内里虚空,满清才能乘虚而入啊。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2008、1、20

 

 

   《萝溪瀑布群》

   洞口萝溪,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称为“神奇的绿洲”,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称为“神秘萝溪”,现已成为国家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风景区。景区内最重要的景点是高登山和瀑布群。高登山海拔1881米,山顶有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普照寺,全用石料构造,别无其他任何材料。主厅石柱上有联曰:“高建祗园宽眼界;登斯圣地谅心惊。”可是我觉得最令人心惊胆寒的不是高登山,而是瀑布群。

   瀑布群所在的区域是一片原始森林,瀑布在纵贯森林的峡谷里。峡谷就像是一把大刀斜劈地面刀尖直指地心然后撬开地面而成,瀑布依次挂在几乎与地心垂直的刀柄至刀尖的地段,分别是虎啸岩瀑布、一吊瀑布、二吊瀑布和三吊瀑布,共七道瀑布。我们是在下午7点薄暮降临时进入峡谷的,又是按刀柄至刀尖的顺序从地面走到地底去的,所以感觉是从天上掉到地下,从人间下到地狱。峡谷两岸的原始森林里古树参天,古藤缠绕,树上山雀扑腾,怪鸟鸣叫。两边高山绝壁耸立,阴森恐怖。每当听到从地心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就知道又是一处瀑布了。而走近瀑布时,轰鸣声震得地动山摇,令人不寒而栗。有时抬头望望头上的一线天,是那么的高远,而自己身处这黑沉沉的地狱,简直绝望!可是一道道瀑布就像一个个妖精,她们背向我们在前面一路招引,一路怪笑。当我们终于赶到面前,才看到原来是青面獠牙的魔兽在怒吼。最后来到三吊瀑布时,我终于被恐惧击倒了,双腿发软,心脏狂跳,呼吸急促,四肢无力,我瘫坐在游道上。可是这新修的游道是架在空中的栈道,脚下是万丈深渊,面前三道雪亮的瀑布从那高高耸立的黑苍苍的悬崖上跌落下来,跌进脚下的万丈深渊,发出雷鸣般的吼声,震耳欲聋••••••他们拖着我赶紧逃离,来到一个亭子里坐了好一阵,借着手电光看到旁边立了一块木板,有人在征联:“观音岩观山观奇石又见三吊大可观;”玩味着这上联,转移了注意力,惊魂才算安定。

   直到晚上9点,我们才走出瀑布群。再也不敢说什么征服山征服水征服大自然之类的妄语了。面对大自然的伟力你只有敬畏,只有叹服。人类不可能战胜大自然,只能顺应大自然,学习大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

                                         2012、6、20

 

 

   《白仓记游》

   2013年1月27日,星期天,我们和一中几个老师一起到邵阳县白仓镇游玩。

早晨8点从邵阳出发,走邵永高速到白仓下。一路浓雾弥漫,能见度不足百米!下了高速只十来分钟,就到了白仓镇街上。街上一派乱象,人车拥挤,市声嘈杂,垃圾遍地,污水横流。

   我们找到白仓中学的郑洪老师来做向导。在他的指引下,好不容易在车流人流中穿过镇子,来到镇东头的田野里。这时太阳出来了,浓雾消散了,终于可以透一口气,可以放眼远望。原来白仓是一个好地方!镇子在大山脚下,一边是河伯岭、四尖峰等大山脉连绵不断、层峦叠嶂,一边是宽广的田野平坦开阔、土地肥沃。田野中间有一条地下河,不知有多深,也不知有多长,只见到每隔四五百米远就有一个深潭,水面宽窄不一,但都是地下水冒出而成。水面上漂浮着白色的热气,仿佛柔曼的轻纱。用手试试水温,有温热的感觉。郑老师说这些水潭是冬暖夏凉的,里面的鱼虾很多,有的鱼重达三十多斤!白仓,其实是是鱼米之乡,富裕之乡,难怪它成为邵阳县的粮仓。可惜那已是曾经的辉煌,眼下这景象实在令人叹息神伤。镇子不断增大,高大的房屋已扩散到田野上。剩下的田地一片荒凉,只有水潭边有几块菜地呈现绿色的生机。而深潭里垃圾漂浮,水质混浊。白仓,这个好地方,竟变得如此肮脏混乱!

   离开荒芜的田野,再次穿过镇子,来到镇西头的观音阁。这是一座石山,巨石岩壁颇有气势。山下有一座新修的简陋小庙,敞开的后堂有一条石阶小路蜿蜒而上,直达山顶。途中有两个新修的亭子,建在石阶拐弯的巨石上,临空而立,十分惊险。可惜亭子并不美观,都是四根柱子撑起一个单薄的伞盖,简陋粗糙,颜色俗艳。从石山上下来发现庙里聚集了一二十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有的在向那做工粗糙的菩萨叩头,有的围桌而坐在讨论着什么。这时我发现新庙旁边紧挨着的是一座老祠堂,已经完全破败,只有前面的门墙没倒塌了。门框的砖雕和墙脚的石刻都精致美观,可想而知原来的屋宇是怎样的精巧别致,让人赏心悦目!人心不古,建筑上仿古都仿不来的!

   走出这所谓的观音阁已是中午12点多,我们马不停蹄赶往石盆水库。在水库大坝上合影留念后就开始爬山——攀登久闻其名的四尖峰。沿着陡峭而蜿蜒曲折的山路奋力攀爬,将近三个小时才终于登上峰顶。放眼远望,重重山脉连绵不断;俯瞰近处,群峰起伏层峦叠嶂。可惜离白仓镇最近的一脉山头全是光秃秃的,连灌木都没有,更别说大树了,山上全是高过人头的茅草,在冬天的冷风里怪声呼啸。郑老师说这些山上原来都是茂密的大树,地上是没有柴草的。后来分田分地,分山到户,大家把树砍光卖光。山上没有树,茅草就疯长。每年挂清,烧纸放炮引发山火,山上一片火海。大火过后,茅草更青。就这样年复一年,一年一度;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只有先前茂密的森林,早已是万劫不复!

远眺那山脚下的石盆水库,竟是那么的小!仿佛一瓢就可以舀干。这个景象使我突然想起那句话——“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就是人的眼泪”。那一瓢可以舀干的水库大约就是四尖峰的眼泪吧?可千万别是白仓人的眼泪啊!

   白仓,作为邵阳县的粮仓,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只有这个地方,还依旧叫做白仓。

   夕阳西下,万山苍茫。我们在枯黄萧瑟的茅草中匆匆下山。

   永别了,昔日的粮仓;再见了,今天的白仓。

                            2013年1月28日。

 

 

   《谁的边城?》

   7月20日,我们在花垣县城吃了晚饭之后,在地图上看到大名鼎鼎的边城离花垣并不远,便决定赶到边城去过夜。骑摩托车走夜路不敢太快,所以到达边城时已是晚上10点半了。小镇已基本安静,灯火也并不辉煌。我们打算直接找旅店住下来,明天再去游览景点。

   夜色中我们只能大致看出这座小镇被一条小河隔开,河上有一座桥,就在我们正前方。走近一看才发现桥的两端各有一座牌楼。这一头的牌楼上写着“湖南省”三个字,那一头的牌楼上写着“欢迎你来到重庆边城”。我们觉得奇怪:边城是我们湖南的嘛,怎么说“重庆边城”呢?过了桥继续前行,看到街道两边的店铺大都写着“边城××店”,我们便明白了:河两边都是我们湖南的边城。于是我们找了家叫“古镇宾馆”的旅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我们吃了早饭就准备去游览景点,如拉拉渡、翠翠岛、石刻《边城》等。没想到当我们打听去景点怎么走时,他们竟然说:“噢,那要过桥,去湖南!”我们大吃一惊,赶紧来到昨夜过的桥边,抬头看牌楼,发现这边写的是“欢迎你下次再来重庆”,而那头的牌楼写着“欢迎你来到湖南边城”。我们哑然失笑:原来昨晚我们是住在重庆!现在要看翠翠岛得再过桥去湖南!

   我们过了桥先沿河边走,看了拉拉渡、翠翠岛、名联坊、石刻《边城》,然后走靠河的老街,看了些老房子、吊角楼,最后又过桥来重庆这边古街道,看了风雨桥,看了“三不管岛”。这时我们才知道,这座古镇原来就叫茶峒,后来因为沈从文的小说——反映茶峒风物人情的《边城》——出了名,茶峒就改名为“边城”。而流过这座小镇的清水江就成了界河,将小镇一分为二。湖南这边叫边城,重庆那边叫洪安镇。但因为原本就是一座镇,又都沾了沈从文的光,因《边城》而出名,故而两边都叫边城。而这里又是湖南、贵州、重庆交界处,所谓“鸡鸣三省”之地,所以贵州也称这里为边城。

   谁的边城?

   看看这座逐渐商业化的旅游小镇,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原始古朴。这里的人大都在做旅游生意,哪怕一根草一朵花,他们也摘了来卖钱。翠翠和她的爷爷早已远去,连背影都见不到了。沈从文笔下的风物人情早已消失殆尽,无影无踪了。

边城,只是沈从文的边城,现在大家争抢到的只是这个名字而已。

                                    2009、7、21

 

 

 

   《武隆之行》

   我觉得重庆的一些地名和我们湖南的一些地名总有点牵连。譬如我们有个黔城,他就有个黔江;我们有个武陵源风景区,他就有个武陵风景区;我们有个武冈县,还有个隆回县,他就有个武隆县。

   这武隆县的名气可就大得很,因为它整个县就是一个地质公园,境内全是风景名胜!如著名的乌江风景名胜区,乌江小溪天生桥,芙蓉江漂流区,还有在全国洞穴综合评比中排名第二被誉为洞穴博物馆的芙蓉洞。而最为奇特的是它境内的天坑和地缝。

   我们于7月23日中午进入武隆境内,也就进入了乌江风景名胜区。乌江两岸地形复杂,地势险峻。山高谷深,岩壁雄奇,巨石奇形怪状,大洞森然恐怖。深谷中的乌江,水流很急,奔腾而下。隧道一个接一个,深长幽暗。其中银盘电站隧道长达三公里!到了江口,山上云雾翻滚,突然大雨倾盆。我们只好进江口加油站躲雨。雨来得突然,来得凶猛,真是排山倒海,天昏地暗。但加油站的人一片欢呼,因为这里干旱很久了。大雨过后已是下午6点,我们冒着小雨继续赶路。十五公里的路程全是在悬崖峭壁下的峡谷中沿乌江行进。高大的岩壁连绵十几里,如一条巨龙飞行在高山顶上。我想“武隆”应该叫“舞龙”吧。

   到达“舞龙”街上已是晚上7点。听人说著名的武隆天坑还在高高的仙女山上,要爬十五公里的盘山公路才能到达。我们毅然顶着乌云冒着小雨上山。越上越高,天色也越暗,气温也越低,而天上的闪电就在眼前,像金龙飞舞,但瞬息即逝,更觉“舞龙”之名恰如其分!到达山顶的依云镇时已是晚上9点多。又饿又冷,只好吃饭、住宿。

   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觉得这仙女山上的依云镇可以说是天上的街市。虽然还没到山顶,但下面已是云海翻滚。偶尔露出几个黑色的山峰,就像是海里的小岛。因为位置高,气温也就低,我们穿了两件衣服,外面还罩了件宽厚的雨衣,身上还是凉凉的。再看看这座被路上的广告一再称为“度假胜地,依云美镇”的小镇确实是美。全镇几乎都是崭新的建筑,宾馆饭店林立,漂亮的洋楼小区一片连一片。小区名字也特别,其中有一个小区名叫“21度 ”,意即山上全年最高气温只有21度。宽阔的公路也是崭新的,路上车来车往,热闹得很。听说山上正在修建飞机场。所有这一切已让我们感觉到这山上的旅游资源可能很丰富,武隆县要用大手笔来开发。

   向当地人一打听,果然,这个仙女山风景区里有一个天坑群!还有地缝、竖井,内容多得很!已经开发的只是三个景点:仙女山牧场、天坑三桥和天龙峡地缝。问他们哪个景点最好看,有的说是天坑三桥,有的说是地缝。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地缝的吸引力更大。

   于是我们连早饭都没吃,就直奔地缝而去。到售票处,工作人员还没上班,但已经有几个比我们更早的游客坐在那里了。一上班,我们就去买票,每人50圆。走近入口就看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进了入口就在石洞中弯弯曲曲下台阶。下了几十米,接着坐电梯再下七十米,出了电梯就看到一个牌子写着“景点由此下”,不禁惊呼:“天啦,地缝还在下面!”我们沿游道一直往下走,直走到抬头上望时只望见两边高高的崖壁在头顶合拢,只露出大约两寸宽的一线天!而地缝还在被轰隆隆的流水往地心撕开撕开……格林说是下到了十八层地狱,我已惊恐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紧紧抓住他的手默默跟他走。两边的石壁越来越陡峭,身边的水流越来越深沉,地缝里的空间越来越小,也越来越阴暗。我已心惊胆寒到全身冒冷汗,手脚都发软。

   两个多小时我们才终于走出地缝,来到地面上。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管理人员告诉我们,这条地缝最深处离地面350米,最浅处也有240米!我不禁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这时已是上午11点。我们吃了点东西,乘兴有又去游天坑三桥,坐景区的免费车去的。游天坑同样要坐电梯下去,然后再往下走,下到离地面300多米的地方才走上平路。在天坑里仰望三座石桥,只觉得其高大超乎想象不可思议!因为它是天然的,却又那么规整,一个桥洞是方形的,另两个是圆形的,每一个桥洞都比张家界天门山的天门洞还要高大。

   总之,天坑给我们的震撼几乎超过地缝。在天坑里我们也是被惊得哑口无言,目瞪口呆,只是不断地感叹:“天啦,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看了地缝和天坑之后,觉得此前看过的峡谷、岩壁、石洞,也不算什么了。下午从武隆赶往涪陵,又经过乌江风景区,看到乌江两岸的崖壁居然无动于衷了。

   武隆,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它的神奇美丽,实在震撼人心。武隆之行,终生难忘!

 

   《湄江风景区》

   湄江风景区是国家地质公园,在涟源市的湄江镇。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景观神奇美丽,令人赞叹。我们于4月30日下午从邵阳出发,一路高速到涟源,晚上6点到达景区门口。第二天从早晨7点到晚上7点,整整一天都是在景区里游览观光,兴味盎然,大饱眼福。

   景点很多,景观丰富,最令人惊奇的是仙人府、香炉山、观音崖和藏君洞这四处。

   仙人府里有仙人桥、仙人洞和长寿瀑。桥在洞顶,瀑在洞里,神奇壮观,震撼人心。我们先爬上一座高山,在山顶横过一处凹陷的山塘就到了山的另一边,沿游道下山。刚下了几十米,就见面前幽深的峡谷上高高耸立着一座石拱桥,气势颇为惊险。我们沿山崖下到谷底,走过溪流,回头仰望,又见一座双孔桥,两桥扭曲连为一体,组成一座三孔立交桥。桥体扭曲,仿佛立刻就要垮塌。从桥下走过,不由得加快脚步。 脚下的路竟然又在山崖上蜿蜒而下。这时前面传来轰轰水响,走近一看,原来面前是一个天坑。天坑的一边是一幅白色瀑布飞流直下,另一边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这就是长寿瀑和仙人洞。仙人洞是一个水洞,出洞要坐船。坐船出了洞口,豁然开朗,便可爬上旁边的香炉山。 

   香炉山上的峰林是陡峭石柱及圆形石峰彼此分离而形成的连座峰林,似人、似物、似兽,造型奇特,各具情态。特别是一石八景石林,令人叹为观止。那是一座孤立的石柱,远望是一座盆景,近观却是一景多姿,具有移步换形的神奇效果。绕其围观,依次出现“慈母背子、严母教子、夫妻送子、双亲探子、相思母子、二老盼子、归乡游子、朝圣母子”八种不同形态的景观,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能让人领会到“母爱如海,父爱如山”的意味,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令人称绝。

   从香炉山下来,我们就沿湄江而下,直奔观音崖。湄江对岸是高耸的绝壁,绵延4公里。绝壁上竟生长着花草,呈现深浅不一的色斑,形成许多变幻多姿的奇异画面,人称“十里画壁”。 其实观音崖上的壁画更是雄伟壮阔,不过观音崖不是城墙式的,而是圆环状的,实际是一个圆形天坑,直径达500多米。如果从高空俯瞰观音崖,它就是一只圆木桶,只是缺了一块木板。人们就从这个缺口进入桶内,沿“之”字形的游道蜿蜒而上,去游览桶壁上的观音洞、藏佛洞、罗汉洞、盘蛟洞和藏经洞。桶底缺口处是一个大水池,池中五眼涌泉从地底冒出,似朵朵莲花,荡漾池中,故而得名“莲花涌泉”。

   崖壁下、石洞里,往往有水,靠近观音崖的藏君洞里更是水量充沛,声威吓人。藏君洞是一个大型溶洞,全长25公里。已探明主洞长400多米,洞顶高达100米,呈“之”字形延伸,分上中下三层。洞内石笋、石柱、石幔、石田比比皆是,千姿百态,惟妙惟肖。而最令人惊奇的是洞里的水。一进洞口就听见哗哗的流水声,越往里走水声越大。脚下不时要踩着石凳跨过小河,身边总有薄薄的水帘挂在石幔上,头上时有流水倾注而下。中途有一个竖洞,大水全往洞里冲,轰隆隆的水声的确是震耳欲聋,令人胆寒不敢走近。

   藏君洞,据说是藏过一代君王朱允炆的。那一桩疑案已成千古之谜,而这洞里大水的声威倒极易令人联想起那血腥恐怖的宫廷斗争。我想,那可怜的建文帝即便真的藏在这洞里,恐怕也是惊魂难定。所以据传他最后还是出了洞走上观音崖,在那里礼佛,直至涅槃。

   自然的风景里,总是有人文的元素,因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湄江的风景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现在把她定为风景区,要让她出名,自然要找位仙人,沾点仙气。

   但我说,这是不必要的。人来山中则成仙。不信,敬请一试。

                                  2013•5•3

 


   《浪石村》

   今天,2013年2月3日,我们到邵阳市美术馆参观“中国古楹联第一村楹联及拓片既迎春书画艺术展览”,我才知道所谓“中国古楹联第一村”就是我们武冈双牌乡的浪石村。

   浪石村原名李家坝。位于武冈市东部,地处武冈、新宁、邵阳、隆回、洞口五县交界处,故有“鸡鸣五县”之说。距离武冈城60公里,距隆回县城30公里。

   公元1409年,朱元璋之子朱梗的副使王政海,看中这块风水宝地,迁居于此。因这里石板层层翻起,其形如浪,也取“浪人至此,如石生根”之意,便将村名改为“浪石”。从此,浪石逐渐走向富裕繁荣、升旺发达,成为周边各县的经济中心、交通枢纽,石板大路四通八达,商贾如云。直到解放初期,这里仍是周边地区的贸易中心,素有“小南京”之称。

   但浪石村最大的特色不在于它的经济繁荣,而在于它的文化气息浓厚。王氏传承儒家文化,注重耕读传家。这种文化气息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它的建筑特色和楹联雕刻。

   浪石村有古建筑88栋。它们坐北朝南,依山而建,排列整齐,布局精巧。所有的房屋都是清一色的砖木结构,两端是青砖砌就的彩绘翘角封火墙,中间是框架结构的木板房。房屋与房屋之间明沟暗涵相通,排水设计非常科学,从未发生过堵塞。每一排房屋之间是青石板铺就的巷子。即使大雨,从院子东头走到西头也不会湿鞋子,堪称一绝。每栋房屋的封火墙上都有各种内容的彩绘,极为精美。房屋的大红柱、朱漆门、堂龛、正梁和窗棂,都有雕刻绘画,或浮雕,或镂空花雕,花鸟人物,栩栩如生。每栋房屋的角门都用石梁、石枋、石槛和石墩组成,都雕刻了精美的图案。每个角门的石楹柱上都刻有对联,这些对联的书法或遒劲,或清秀,或飘逸灵动,皆堪称上品。现在,浪石村被中国楹联协会授予“中国古楹联第一村”的称号。

   然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历经文革,浪石的富裕繁华早已一去不复返,浪石的文化气息早已随风而逝。残存的几间破败房屋只住着几个老人,至于房屋上的彩绘雕刻早已毁坏,只剩几处残片。而最能体现浓厚文化气息的楹联仅存41副。其中字迹保存基本完好的只有20副;字迹在文革中被全部破坏但楹柱犹存的9副;字迹残缺但尚可辨析的9副;还有3副被文物贩子买走了。

   文革,文革,文化遭浩劫。革了文化的命,文化也就荡然无存,文化事业后继无人。

   遭受毁灭的又岂止浪石村?毁灭之后又如何重生?哪怕将那有形的东西全部复原也无法复制那高雅的精气神!

   浪石村,“第一村”,徒有其名。

                               2013年2月3日。


 

   《寻梦洋溪桥》

   我早已过了多梦的年龄,但依然时有梦想,只是梦想比较卑微。

   有一天晚饭后跟同事申伟红在邵水河边散步,忽然就有了一个梦想:来邵阳工作将近二十年了,活动范围一直就在邵水桥附近,对邵阳市一点都不了解。以后乘坐公交车走遍邵阳市,先了解道路、范围和环境。

   今天我们都只有第一、二节课。下了课我就去找她:“走!公交出行,走遍邵阳!”我们来到校门口的公交站牌下一看:原来唯一一路经过我们校门口的公交10路车,起点是一中,终点是原火车站,这条线路我们比较了解。现在新增加的一路公交车11路车,起点是一中,终点是渔溪桥。渔溪桥在哪里呢?是个什么地方?再一看,接近终点有一站叫洋溪桥。我马上想到陈卫东写的散文《梦回洋溪桥》。他说邵阳市郊有一个洋溪桥水厂,向市内供应自来水。上世纪九十年代他的妻子就在那水厂工作,所以他对洋溪桥的印象非常深刻。说那里山水环绕,风景秀丽。特别是水厂内花草繁多,树木成林,各种娱乐体育设施齐全,在那里生活十分愉快。我们俩一致决定:坐11路,去找洋溪桥!去看看水厂,去实现梦想!

   车子一路向东,过邵水桥,走五一南路,横过人民广场。经过繁华,走过热闹,来到市郊。然后是一连串的厂:农药厂、磷化厂、热电厂、制药厂••••••就是没有水厂,但有洋溪桥这一站。我们坐到终点站渔溪桥下,然后一路步行返回洋溪桥。先吃中饭,再问水厂。

   原来,洋溪桥这个地方的确不错,洋溪与相隔不远的渔溪平行流入资江。两溪之间是小山,山上树木葱茏,山下房屋相连,屋前公路宽阔,与两溪交叉而过。而水厂的位置非常特别,在洋溪进资江的入口处,夹在资江和洋溪之间,前门对资江,后背是洋溪;前门有条公路与资江平行,后面一条公路与洋溪交叉。

可惜洋溪的水污浊不堪,水上漂浮着成片成堆的垃圾。我们站在洋溪桥上只能隔溪看到水厂高高的围墙以及高过围墙的苍翠的树冠。围墙用石头砌成,很长很远,上面一层显然是新加高的。我们在村民的指点下沿围墙往它的前门走。所到之处,垃圾遍地,污水横流。我心里犯疑:水厂周围如此肮脏,水都乌黑发臭,那水厂的水又将怎样呢?走了将近一里路才终于来到大门口。没想到,面前横着的黑石板上刻的金色大字是“污水处理厂”而不是“洋溪桥水厂”。

   原来如此!原来它是被污水处理了的厂!怪不得它的周围到处是污水!

   怅然若失,兴致大减。但我们还是想进厂里去看看,毕竟这地方就是原来的水厂。我们最初的梦想不就是来参观一下陈卫东笔下这个园林式单位么?不就是想来欣赏它繁多的花草、成片的树林么?可是,那守门人不但坚决不许我们进去,而且一再强调没什么好看的,“没有什么了,就是你们能看到这点树了”。

   我们想到这样的单位门卫制度很严,确实是出于安全考虑,去年不就听说自来水厂有人引爆燃气单烧死几个领导吗?所以我们也一再向他解释、请求:“我们是二中的老师,远道而来的。没有别的目的,慕名而来。我们有个同事原来在这里住过,他说这里面很好看,很好玩,我们只是来看看的。让我们进去吧!”他丝毫不肯让步,我们悻悻而返。

   梦想彻底破灭!

   我立刻想起西藏之行,想起那一路的经历和情景:到处是军管!稍大一点的单位、稍高点的建筑物,都有军人站岗,闲人不得走近!

   突然很羡慕古人,虽然交通不便利,通讯谈不上,但他们靠徒步或者骑驴骑马就可以走遍天下!除了皇宫大概没什么地方会挡驾。当然,现代社会有很多地方也不是我们这样的。听说台湾的政府机关完全可以随便进出,美国白宫的草地上常有市民在休闲、放松。

   只有我们,在自己的国土,在自己的家乡,连一个如此卑微的梦想都不能实现!难怪陈卫东也只能“梦回洋溪桥”了。

                           2014•6•27   星期五

 


   《苏仙岭访古》

   这次去郴州三中参观学习,说实话,我们是冲苏仙岭去的。而去苏仙岭,又主要是冲三绝碑去的。一到苏仙岭脚下,我就大为惊讶:一个地级市的市内公园居然人潮拥挤,而且基本是外地人!一个一个的旅游团,争先恐后的购了团体票,然后涌进公园大门。这种现象在其他城市恐怕是不多见的。我悄悄打听了一下,居然有来自深圳的、香港的,还有河南的、山东的。稍微问了几个人,都说来看看三绝碑。

   苏仙岭因苏仙神奇、美丽的传说而驰名海内外,岭上有白鹿洞、升仙石、望母松等“仙”迹,也有苏仙观、苏仙像等人工建筑。苏仙观的一角曾幽禁过张学良将军,所以叫“屈将室”。苏仙岭下有郴江流过,自然山水风光久负盛名,而最负盛名的当然是三绝碑。三绝碑 位于白鹿洞附近的石壁上,为摩崖石碑,高52厘米,宽46厘米,刻有秦观《踏莎行•郴州旅社》词和苏轼跋,行书,计11行,每行8字,乃米芾手迹。时人称“秦词”、“苏跋”和“芾书”为“三绝”。南宋咸淳二年(1266年),邹恭将“三绝”翻刻在崖壁上,称“三绝碑”。离三绝碑不远就是郴州旅舍,秦观的《踏莎行》就是在这里写的。

   秦观于绍圣三年流放到当时被称作蛮夷之地的郴州。绍圣四年(公元1079年),在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里,秦观在郴州简陋的旅舍,想到自己屡遭排斥、打击,心中愤愤不平,便借景抒情,发泄幽怨,写下了千古名作《踏莎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 杜鹃声里残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本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游客来到三绝碑下,面对秦观塑像,跟着优美的广播吟诵着这首《踏莎行》,享受着他留给后人的珍贵的精神财富。此情此景,实在令人感慨系之。

   “诗穷而后工”,秦观也正是这样。而他生前受贬遭弃,被流放到这“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的蛮荒之地,穷愁潦倒,死后却留下如此珍贵的精神财富,从而也为郴州人民创造了无穷的物质财富,昔日的蛮荒之地如今已是人烟阜盛的富庶繁华之地。难怪徐霞客要把这里定为“第十八福地”,高明的预见!郴州人民有福了,同享文人墨客的福。

   古人虽以“立功”为上,“立言”为下,但穿过历史的云烟,我们却要说:立言绝不逊于立功!古代大量的文人墨客虽没有以贤相名将的文治武功而流传于世,但是,他们以自己的作品光耀千秋、名垂千古,造福后代。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谁说最为无用是文人?说什么“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说什么“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就是在战争年代,文人以文取胜,建立的功业也毫不逊色!他们以文化人,以情感人,以理服人,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作用,正所谓“纤笔一支胜似毛瑟三千”。历史上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生活在唐代的邵阳人胡曾就是典型代表。唐咸通12年,胡曾在剑南节度使路岩门下任幕僚,当时西南一些小国经常侵扰属地边境,闹得西南地区不安。胡曾写了一篇大气磅礴的安边檄文,张扬唐皇朝的声威,指出侵扰有害无益,劝喻和谐相处,终于使得西山八国来朝。路岩死后,南诏王兴兵侵犯,派人以木夹书送给高骈,称“欲借锦江饮马”,气焰嚣张,兵锋之事如山雨欲来。胡曾写了一篇《答南诏牒》,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气势高昂,大义凛然。南诏王读后,心悦诚服,从而罢兵请和,并送其儿子入唐为人质,以求长期和好。一纸牒文消弭了一场战争,使生灵免于涂炭,西南人民享了胡曾的福。

   现在,郴州人们就享受着三位文人的福,尤其是享秦少游的福。想到这里,不禁肃然,和其他游客一样,我也毕恭毕敬地面对他的塑像弯腰作揖。

                             2014•10•27


作者简介:

东篱菊,原名邓华,在邓家七姊妹中排行第四,1986年毕业于邵阳师专,1991年毕业于原湖南省教育学院中文系。30年来一直从事高中语文教学,曾在广东发表散文二十余篇、词数首,后在湖南发表多篇文学评论和教学论文,如《红楼一梦析——谈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中的人物和梦境》、《论郝思嘉》、《做一个人道主义教师》等文获各级好评。

 

 

 

 

 

       各位师友,2016初秋已至,老泉愿意为您煮一壶浓浓的时光之酒,或文学,或养生。看时光煮酒,唯深巷可依。肝胆过滤并窑藏,共君细品润入喉。您想文字疗伤么,您想禅意解惑么?请点击右上方的“老泉煮酒”四个蓝色小字,并关注。谢谢!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