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广武长城的“月亮门”,永远矗立在我心中

北国风光 2018-11-08 07:11:27

点上方蓝色字体"北国风光",关注“北国风光”,或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北国风光”。

我们共同分享,友善交流。




本台原创首发,欢迎分享,欢迎赐稿。

投稿邮箱:bgfg2016@163.com(投稿时需寄作者简介和近照,及文章配图)




广武长城的“月亮门”

永 远 矗 立 在 我 心 中

张锦丽








10月4日,山阴广武明长城10号敌台“空心楼”(也叫“月亮门”)坍塌,是由罕见大风所致。据村里目击者说,事发当时,电闪雷鸣,风力罕见,把广武村里的牛棚、马棚棚顶卷起刮走,一些电杆被刮到,造成周边村庄停电。据气象部门报告,当时山下风力达到8级,山头风力更大。

这一天,是我从广武长城上走下来的第四天。





(此图由摄影师高斌杰提供)



2016年的国庆节这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汽车欢欣地奔驰在由南向北的G55国道上。

仲秋时节,树叶开始释放自身绚丽的色彩。高速公路两旁的植被,繁密茂盛,一树树红叶、黄叶分外耀眼,阳光温暖明媚,叶片闪金烁红,似一群群缤纷的蝴蝶,翩翩起舞。

紫红的爬山虎几乎一路相随,它们顺着石壁攀爬,爬成花,爬成树。它们爬上路旁的护拦铁丝网,然后一直向前延伸,连绵不断,宛如一条红色的巨龙在飞奔。

汽车穿过十里长的雁门关隧道后,视线被两边高大的山峰阻挡。山表裸露的土石中夹生着灰绿的杂草,一丛丛,一簇簇,一道道,一坡坡,远远望去,就像蹲着一只只巨大的蟾蜍。山脊上蜿蜒着的明长城依稀可见。







从新广武下高速后左拐前行不多远,广武旧城高高的城墙突然矗立眼前:雄伟壮观,高大威武,而且数百年的风吹雨打没有剥蚀了它的伟岸雄姿。一条条斧凿齐整的基石,一块块长长厚厚的城砖被白灰凝固,均匀地排列,一层一层,由低向高,与天比肩。








我们从西城门爬上城墙,四围的女儿墙尽收眼底。墙上有垛口、望洞和射孔。整座城池雄踞隘口,南望内长城,东靠新广武城,北邻汉阴绾故城,西接辽代雁门关关城遗址,是历史上汉民族与北方少数民族发生战争的重要地带。对峙的敌楼,相望的烽火台等,构成一条坚固完整的战事防卫体系,至今仍不失当年古战场壁垒森严的战斗气势。城墙上旌旗猎猎,我仿佛看到了烽火台上的狼烟,听到了战鼓、号角、厮杀的声音。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俯瞰村庄,红瓦红砖,一排排,屋舍俨然。一辆辆小型三轮车,突突突地在田间在路上在村庄穿行,满载着金黄的玉米,满载着农人黝黑的灿烂笑脸。







广武旧城的东北是汉墓广场。广场一眼可望,依次是广武牌坊、神道、广场、汉代名人雕像、汉武帝君臣巨像、朔州汉墓博物馆等。

汉武帝君臣巨像矗立于广场正中的三层台基之上,为广武广场的主题雕塑。巨像居中为汉武帝,这位千古一帝冠冕仗剑、器宇轩昂、气吞山河;击匈名将卫青、霍去病拥立两侧,他们身着戎装、英气勃发、不可一世;正是他们君臣三人共同谱写了中国历史上最为精彩的华章。整组雕像粗犷豪放、气势磅礴,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史学家剪伯赞赋诗曰:汉武雄图载史篇,长城万里遍烽烟。汉武帝是一位有雄才大略的皇帝,他认识到屈辱的“和亲”政策不能制止匈奴的骚扰,所以下决心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委派卫青、霍去病指挥西汉军队打败匈奴,从此,匈奴大规模的南侵已经不可能。剪伯赞对汉武帝的雄才大略是非常赞赏的。

广场北面是我国最大的汉墓群。数百座封土堆状若丘陵,连绵起伏,面积辽阔,雄伟壮观。相传宋代,辽宋交兵时,杨家将利用墓群的封土堆假作粮草(俗称谎粮堆)退了辽兵。明代也把高大的烽火台建在封土堆之上,由此可见墓群之大,封土之高。而如此之多的汉墓,亦可想象当年的厮杀之烈,场面之惨!

汽车离开墓群,向东南沿着山路盘旋而上,明长城时隐时现。山上矮矮的树木黄绿杂呈,红红的爬山虎缠绕着碧绿的松柏,似喝高的醉汉要倩它们来搀扶,或是遮掩自己的醉容?








我们在停车场稍事小憩,就背着相机沿着石阶、木梯向上。明长城与后来的旅游台阶一路相随,时左时右。黄土夯筑的城墙厚重古朴,剥蚀脱落、断壁残垣的景观随处可见。越往上爬,视界越大。蜿蜒起伏的明长城巍然屹立在千山之上。

资料显示,明长城修建于明代洪武七年(1374年),全长约40华里(从新广武到西安峪),土墙尚存26华里,其余部分为残迹,保存较完整的在新广武境内,这段长城全长1万米,城高6—8米,底宽5米,顶宽3米,沿山脊缓行,随山势的曲折而起伏,宛如首尾不见的巨龙,全部为砖石结构。上面有敌楼16座,其中5座保存尚很完整,并筑有易守利攻的腰门等建筑。它东临雁门关,西瞰宁武旧城,南通五台胜境,北达云冈石窟。据史考,汉逐匈奴,唐御突厥,宋抗契丹,明击瓦剌,历经战斗4700余次。

李白《登广武古战场怀古》中云:战争有古迹,壁垒颓层穹。猛虎啸洞壑,饥鹰鸣秋空。 翔云列晓阵,杀气赫长虹。 拨乱属豪杰,俗儒安可通。








诗歌大意说,现在广武仍然存在众多的战争古迹,高墙深垒在苍穹下寂寞沉思,想当年那真是猛虎下山,饥饿的猎鹰上天,龙争虎斗,血流遍野,尸骨横山。兵阵如云列,杀气贯彩虹。从来拨乱反正需要豪爽之武人,庸俗的儒学之士不起作用。

是啊,抵御外辱,开疆拓土,真正的刀枪较量,非英雄豪杰莫属。七国称雄的赵国名将李牧,汉代李广、卫青、霍去病,唐代薛仁贵、李克用,宋代杨业、杨六郎等等都是令敌人闻风丧胆、威震边关的忠臣良将。

攀上陡峭的“之”字型木梯后,视界更加开阔:群山万壑雁门关,长城蜿蜒如巨龙。长城啊,你居高临下,傲视苍穹。你是千山之骨,万壑之脊。你连缀群峰,主宰山川。天然屏障加之人力高垒,更有良将猛士,真乃铜墙铁壁也!长城,你挺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回首,广武城墙上著名的“月亮门”赫然出现在眼前,因其高踞而背景空旷,月亮门显得突兀高耸。它满身沧桑,神情疲惫,支撑拱门的城砖参差斑驳;它瘦骨嶙峋,风烛残年,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月亮门”建筑在一座峰火台上,台基土夯,外包城砖,但城砖大多已经剥落,一副破败萧条的模样。游人不是很多,几个皮肤发白的澳大利亚男女争先恐后地站在“月亮门”前拍照留影。







我小心翼翼地走近月亮门,从门里向北眺望,前面地势平坦,一望无际,公路纵横,汽车飞驰。不,那是战马,是铁骑,汹涌而来。我伸出颤抖的双手抚摩着冰凉而粗糙的残垣断壁,仿佛触摸到了头盔铠甲,弓箭刀枪,仿佛看到将士们杀红了的双眼。箭矢刀枪中,倒下了多少儿郎!

弘一大师在《满江红》中吟唱:“魂魄化作精卫鸟,血花溅作红心草”。那生长在长城上的萋萋芳草,莫非就是当年守城将士的忠魂在摇曳;那覆盖在长城上的丛丛花簇,莫非就是过去守城兵卒的热血在倾注;看到固守在山颠的烽火台,我仿佛看到了边塞狼烟四起、勇士血染疆土的战斗场面;看着眼前依稀可辨的夯土层,我似乎看到了汗流浃背筑城、悲壮倒在墙跟的累累白骨。呵,从千年历史隧洞中走来的古长城,被风霜雨雪消损得瘦骨嶙峋的古长城,你默守在北国之疆,你静卧在群山之巅,你守望着什么?你期盼着什么?

我久久凝视,然后,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对着“月亮门”虔诚一拜。








就在我顶礼膜拜之后的第四天,屹立数百年的广武明长城标志性建筑——月亮门轰然倒塌了。莫非它久久支撑不倒,是在等我?等一个极其普通而又极其虔诚的女子的痴心一拜?

巍峨的长城啊,你是一部气势宏伟的史诗,你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几千年的风风雨雨,数不清的血与火的洗礼,在你的每一块砖上镌刻了悲壮的墓志铭,在你身上凝聚了中华民族非凡的才智与毅力,在你身上留下了中华民族无数的血汗与艰辛。你那坚固的躯体,是中华民族力量与智慧的结晶,你那望不断的连云雉堞,构成了中华民族不屈的灵魂。








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爱我中华,护我长城,这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与义务。

广武明长城上的“月亮门”,永远矗立在我的心中!





(图片由“北国风光”拍摄制作)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