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活动 之 番外篇3

飞天鱼 2019-08-21 16:42:11

小鱼在此声明:本次粉丝活动番外,纯属互动,

与原文无关!与原文无关!


第一篇:佛帝战女皇 投稿人:小书童

昆仑虚界,权势如日中天的池瑶女皇终于决定将佛国的疆域圈定在了中央帝国的版图上,亲率百万大军浩浩荡荡征讨万佛国,巨大的战舰载着身披红甲的将士,不紧不慢的向着那无数万里的疆域飞驰,整齐的军阵看上去波澜壮阔,遥遥望去经能够感受到那无上君威。

在军阵的中央,一艘五千丈长的超级战舰稳稳的前行,这艘战舰名叫蜃楼,通体精铁浇筑刻满铭文,继承防御攻击于一体,即便是胜者来袭,也很难撼动其分毫,更不用说其他的一些虾兵蟹将,蜃北冥之海上最大的蛮兽,巨力无匹曾经有位人族的圣者先贤想要将其生擒,留作战兽被其愤然击杀,就连圣魂头没有逃脱出来,由此其强悍之处可见一斑。

此战舰以蜃命名,足见其强悍无敌,蜃楼上亭台楼榭,阵驱铭台一应俱全,而在那座坐高的宫殿内,一个身披红色龙鳞圣甲的女子正襟危坐在那高不可攀的圣座之上,女子威严的神态遮不住她迷人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即使鳞甲披身依然能够看出她那窈窕的身姿,此人正是让无数人谈之色变的池瑶女皇。

大殿内金碧辉煌,数百的圣者大将盘膝坐在两侧,一个被插旗帜的前锋骁将正跪在地上,等待着女皇陛下的命令,他是一位半圣,但是面对那位高高在上的女皇,自己连抬头的勇气也没有,因为就在昨天他所带领的前锋已经抵达了万佛国的边界——菩提岭。

但是面对百万身披僧袍,静坐万佛山的佛修,原本战意盎然的帝国士兵,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斗志,更有一些跟着念起了佛号,此情此景让这位身经百战的骁将也不禁心惊胆战,赶紧火急火燎的回了蜃楼报告女皇陛下.......

池瑶女皇黛眉紧促,目光越过蜃楼的防御法阵,穿透千里空域,最后落到那佛光普照的万佛山,更确切的说是落在了那位身披百宝袈裟,身坐莲台的大和尚。

这位大和尚被人用神通眼观察,心有所感沿着目光看了回去,双手合十,低念了一声佛歇:“阿弥陀佛,女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必要造这无尽的杀孽呢!”

大和尚是佛帝,在他的背后盘坐着一百零八位罗汉,个个金身赤膊圣光耀眼,静静念经只是他们每一张口,原本平静的空中变会荡出微微的波纹,这种波纹能够使武者甚至的圣者的武魂昏睡,阻挠女皇百万大军的正是他们念出的《静心咒》。

听到佛帝的话,池瑶女皇红唇微翘,突然觉得这些和尚有些傻,轻启朱唇淡淡的说了一句:“这《静心咒》阻挠不了我,大和尚别人不懂,难道你也不知?徒增杀孽的是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人族需要昌盛才能够好的发展壮大,抵御外敌。可以你却要抱元守缺,其心可诛啊!”

相隔千里,两人却像是面对面谈话一般,两人身边的圣者却什么都听不到,因为他们已经超过了圣者的范畴,到达了更高的层次。

听到池瑶女皇的话语,佛帝微微叹息一声,把目光投向天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读天机:“天地之劫,是天注定,还是人使然;生之剑断裂,死之剑嗜血,十亿生灵化死灵,魔罗万象乱众生;众神慌乱觅神灵,幼神伴随邪魔生,断木犹可接,死人待重生......”

大和尚的话语引起了女皇的不满,她厉声喝道:“大和尚,你降是不降?”

佛帝被她打断,把目光再次看向女皇,面容悲戚宛若佛陀,平静问道:“池瑶,你手上的血洗干净了吗?”

被佛帝一声一问,池瑶下意识的看了下自己的双手,突然她看到自己的手上还带这一枚戒指,静静的套在自己的中指上,戒指上是一颗朱砂红的宝石,看着就像是鲜血,一阵恍惚之后,女皇怒不可遏,收回目光猛然起身,死之剑幻化而出,厉声喝道:“鸣醒魂鼓,三军踏平万佛山!”

接到命令的圣者大将,身形一晃面没了人影,他们到了自己的所带领的军舰上,在每一艘战舰的甲板上都有一面五丈大小的兽皮打鼓,几丈高的巨人族力士,双手抱持巨大鼓棰,使出浑身蛮力,“咚”的一声敲在了醒魂鼓上,巨大的鼓振声如波涛般散播出去。

一声、两声、三声......数百声,组成一个醒魂阵法,将百万大军笼罩在内,渐渐的那些意志昏沉甚至是陷入沉睡的将士都醒了过来,目光锐利杀气腾腾,像是要一雪前耻......

一条巨大的金龙,从万佛山后山谷中飞出,金光变换后幻化成了一位金发金袍的老者,走到佛帝身后,问道:“你决定了吗?”

佛帝看着身旁的老人,站起身来目视远方,说道:“佛祖当年割肉喂鹰,我们后辈虽不及前贤们那种经天纬地之能,但效法先辈还是做得到的!”

金龙不再相劝,一声龙吟变成了一条金色巨龙,巨大的龙首回头看着佛帝道:“那便战吧!”

佛帝双手合十,身形上涨百仗,身上金色佛光缠绕,面容慈悲飞身扎来了巨大的龙首上,最后回首看了看万佛山,对着百万僧众道:“我若战败,你们便降!”

声若天音自天而降,传入每个佛门弟子的耳中,众僧双手合十目送那站在巨大金龙头顶的僧人,颔首道:“谨遵法旨!”

金龙扭动巨大的身躯直冲云霄,向着远方的天际飞驰而去,那里站着一个人,身披红色鳞甲手持血气滔天的红剑,满身的血红杀气看着就像是一位杀神。

云层下方战鼓声滔滔不绝,鸣锣音不断时不时的传来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甚至有一些圣光穿过云层一闪而逝,若是低头一看便会发现,那里已经面成了人间炼狱。

见到佛帝前来,池瑶贝齿紧咬,手中的死之剑血芒更盛,发出铮铮剑鸣,剑指独立龙首的佛帝,怒喝:“大和尚,你找死!”

面对池瑶的怒斥,佛帝面不改色,双手合十低声说道:“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那你就去死吧!”

说完,池瑶圣上红光大放,血气滔天直冲霄汉,渐渐的形成一个百丈高的红色虚影,宛若一尊罗刹,手持巨大血剑,漫天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使人一阵眩晕。

从下方看去,天空变成了红与金色的对立,时不时的产生冲撞,传来混天巨响,震得虚空荡漾,一些修为低的战士沙弥已经无力支撑,只能盘膝而坐,抱元守一,半圣和圣者也已经停手,独立虚空静静等待交战的结果,他们知道这场战斗的决胜局在上面,不在下方。

佛帝伸出金灿灿的大手,带着佛威和无上巨力向着对面的血色修罗改了下去,口中低语:“佛光普照”

宛若天神一掌,从头顶崖下,血色修罗没有慌张和躲避,伸出血色手掌迎了上去,池瑶女皇大喝一声:“翻天印”

两丈相撞,激荡出巨大的能量波动,携着飓风和雷鸣般的巨响,将云层荡的翻滚不已,就连那些堪比半圣的战舰也被吹的乱了方阵,靠近战区的战士已经有的七窍流血惨死当场,半圣们脚步连踏躲向远方,心有余悸地回过身来,面色苍白气息不稳,赶紧盘坐调息。

也只有那些圣者们才能够在三十里外观战!

池瑶女皇催动死剑,带着一片血光向着佛帝砍去,撕裂空间的血色剑芒立刻到了佛帝身前,之间佛帝双手结印,一朵盛大的炼化凭空长出,吞噬了剑气之后消失不见。

佛帝伸展双臂,向上一捧,之间一朵金莲出现在池瑶的下方,盛开的金莲带着佛光,将池瑶女皇罩在其中。

池瑶双手倒持死剑,对准金色莲心奋力插下,但是那虚化出来的金莲宛若金铁,锋利无比的死之剑,竟然只插进了三寸,这让骄傲的池瑶女皇不禁皱紧了眉头。

佛帝的眉心出现一个金莲的印记,背后的九叶圣莲武魂冲天而起,和出现在池瑶身下的金莲一模一样,佛帝盘坐在金龙巨首之上,口中底念佛语:“我以业火焚肉身,坐化舍利筑莲台,渡你三分煞气,三分戾气,三分悔意,你好自为之。”

听到佛帝低语的池瑶,双眼泛红手持死之剑疯狂的砍着那莲台散发出的佛光,声嘶力竭叫骂:“大和尚你胆敢如此,我必将你销魂碎骨,涂尽万佛山众僧,看你这个菩萨是否能无动于衷。”

佛帝缓缓升起,手捏法诀,身后的九叶圣莲圣魂圣光大放,渐渐的佛帝身上开始出现红色的业火,随着那业火的燃烧被困在莲花内的池瑶身上也出现了红色的业火,随即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周围的圣者大将见到这一幕纷纷飞身前往营救。

但是他们刚一动身,身前便出现了一百零八位佛门圣僧,他们身披袈裟半露着金色的佛身,盘坐在虚空之中,慈眉善目口念佛经,随即身上金色佛光万丈,将那片无尽的虚空困了起来,其中一个年迈的老僧念了声佛号,道:“佛帝正在以己渡人,还望施主不要打扰。”

一位手持巨斧的红甲圣者大将,口中厉喝:“死秃驴,你找死!”

说着手中滔天巨斧砍向那结成的遮天光幕之上,但是巨大的斧锋根本就没能撼动光幕分毫,反而自己被震飞了出去,手臂颤抖虎口撕裂,胸中闷闷喘不上气来,突然喷出一口圣血站立不稳。

其他的圣者大将见此,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是谁吼了一句:“将蜃楼战舰开来,借助蜃楼开天阵轰击!务必救出女皇大人!”

   此言一出,一众大将身化流光飞奔蜃楼而去,面对离去请杀器的大将,佛门圣僧不曾阻拦反而口中念起了经文,微闭双眼像是在做早课,只是这次他们念的是往生咒。

盘坐在虚空的佛帝已经山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的业火,身处野火中他似乎没有丝毫的痛楚,始终面容慈悲眉头微蹙,看着被困在金莲的中池瑶,他以己身为引,借助圣莲同化之法燃烧池瑶身上的七情六欲,希望能够渡化这孩子。

佛帝也不知道有没有劫难,若是有劫难又会是什么样的,若是有劫难,能够引领昆仑墟众生灵人又是谁,是这个修成了不死不老的孩子嘛?

熊熊的业火中,佛帝的生机不断的消散,而池瑶身上的煞气却越来越淡,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疯狂,只有手中的死之剑散发着摄人的光芒,和那枚朱砂红的宝石一般。

金龙巨大的眼睛映照着眼前的这一切,两根巨大的龙须飘舞,嘴里时不时的吐着龙息,不是是在哀叹还是在道别.......

巨大的蜃楼战舰开来,宛若一座小山,百余位圣者盘坐在巨大甲板上那个圣台铭文阵法旁边,不断的输入圣气激活阵法,巨大的圣力光柱轰响那遮天的佛光,原本端坐念经的圣僧都被一下子震飞出去,嘴角流血。

但是他们没有在意伤势,而是把目光投向虚空,那里身燃业火的佛帝突然身形骤减,变回了原来大小,业火熄灭而他的肉身渐渐消散成一个个精力,汇聚成一个舍利散着七彩的圣光,一具骨架缓缓落下,一位老僧手指一点,将那金色的骨架收回,口中低喝:“恭送我佛!”。

所有看着这一幕的僧人纷纷放下手中的刀枪棍棒,向着虚空行礼,口中低喝:“恭送我佛!”

有些年纪小的沙弥,忍不住哭出声来,将头埋在了自己师傅的一宿下,年长的僧人摸着他光溜溜的脑袋,叹息一声以示安慰。

原本佛光万丈的万佛山,此刻便的有些寂寥,只剩下没有温度的怒目金刚雕像和悲戚蹙眉的菩萨,还有那眼眉低垂的佛祖......


第二篇:昆仑山上,瑶池水边 投稿人:鱼的刀


竹马弄青梅,佳人瑶池水;

千年恍若尘,如隔昨日辉。

   张若尘心里一直很喜欢一个人,那是他的“青梅竹马”,青帝之女池瑶。

 池瑶是个美丽的女子,每个月会来明宫和张若尘一起练剑,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对金童玉女,早晚变成真正的一对。

 然后只有张若尘知道,池瑶每次找他练剑,只是为了打败他,因为她甚至一整天都不会和张若尘说话,只是不停地挥剑、挥剑,就好像一个冷冰冰的木头人一样。

 练累的时候,张若尘鼓起勇气为她擦汗,池瑶只是漠然的看他一眼,并不拒绝,然而张若尘却会因此高兴一整天。

 张若尘的天赋很好,修炼快,领悟高,所以真正打赢池瑶,可能只需十招,也可能只要八招。但是张若尘每次比试的时候,都会和池瑶过上一百多招才打败她。

  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故意输给她,但是池瑶很聪明,他不敢冒险。

 送池瑶回去的时候,张若尘想要去牵她的手,然而看到池瑶紧皱眉头,便又悻悻的缩了回来,心里直呼莽撞。

  虽然张若尘只是池瑶的陪练,但他却乐此不疲。

  作为天下最厉害的人的儿子,天赋如何,他的一生都应该锦衣玉食毫无挫折。

 而正是因为陪池瑶练剑,张若尘的修为越来越高,在十六岁的时候,竟然达到天极境大圆满,再进一步,便踏上圣道。这样的天赋,就算当年的青帝明帝,也有所不及。

 这一天,明帝高兴的在明宫大摆筵席,请他的老友们喝酒。青帝当然也来了,和青帝一起来的,还有池瑶。酒宴上,明帝很高兴的给几个老友倒他珍藏了一百多年的好酒,看向儿子的眼睛里满是骄傲。老友们也纷纷祝贺明帝,将手中的奇珍异宝送给张若尘,整个明宫上下,一片欢天喜地。

 张若尘一边应付着父亲的老友们,一边不停地望向坐在青帝旁边的池瑶。在他的心中,这些每一件放在昆仑界都会引起腥风血雨的宝物,也不及池瑶的一声祝贺。

 然而直到酒宴结束,池瑶也没有跑过来和他说一句话,甚至看也没有看他一眼。他看着池瑶和青帝离开,很想跑上去问问池瑶,可是直到最后,也没有挪动脚步。这时候表妹兰攸从角落里歪歪斜斜的端着两杯酒跑过来,笑嘻嘻的将一杯递到张若尘的面前:

  “表哥我终于挤到你的身边来了。”

   张若尘接过来仰头喝下,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惆怅。

 “小丫头你喝这么多干嘛?”张若尘看着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孙兰攸,忍不住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表哥我为你高兴不行啊?”她不满的瞪着张若尘,似乎觉得吃亏了,想要用手在张若尘头上敲回来,不过被张若尘一把抓住了。

 “小丫头你胆子挺大嘛,敢打你表哥?小心打你屁股。”张若尘假装恶狠狠的回瞪了她一眼。这个表妹从小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的后面,又古灵精怪,喜欢捣鼓一些坏事,让张若尘烦不胜烦,还特别喜欢在他和池瑶练剑的时候去捣蛋,吓唬她一下,又喜欢去父亲那里告状,打又不能打,平时张若尘见了都唯恐避之不及。

 “哈哈......”孙兰攸发神经一般的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突然一动不动的盯着张若尘,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张若尘见此以为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便立马身影一闪就逃开了。

   这一晚张若尘失眠了。

  一个月后,青帝送来一把剑和一本剑谱,张若尘和池瑶订婚,剑作为订婚信物,订婚的日子定在三个月后。

   那一天是张若尘觉得他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

 这三个月,池瑶再没有来明宫,张若尘每天拿着那把作为订婚信物的剑,幻想着订婚那天的场景,日子过得真慢......

 一开始张若尘每天呆坐着幻想,后来他开始练那本叫着阳仪九剑的武功秘籍,慢慢的沉迷在了剑道之中。一开始表妹孙兰攸每天都过来,但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一句话也不说,就坐在旁边,呆呆的看着张若尘。后来张若尘忽然从剑道之中惊醒,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表妹孙兰攸也不再过来了。

 订婚的日子越来越近,终于在订婚的前一天,张若尘收到了一封信。

 他拿着这封信,一句话也没有说,从明宫直奔昆仑山。那个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池瑶,一袭白裙,正坐在瑶池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赤着双脚在水里摇荡,她的嘴里哼着一首张若尘再熟悉不过的曲子《兰悠曲》,犹如画中的仙女。

 她怎么会这首曲子...

 张若尘压住心中的喜悦和困惑,慢慢的走过去,池瑶就好像不知道他来了一样,没有转头看他一眼,她就那么悠闲的小声唱着那首曲子。

 张若尘就站在她旁边,看着这个即将和自己订婚的仙女。很久之后,池瑶似乎终于玩累了,她从石头上站起来,湿着脚穿上了鞋子,又从旁边的地上捡起配剑,张若尘注意到那把配剑,跟青帝送来的自己那把同出一源,是一对剑。

 “阳仪九剑你学会了吗?”池瑶静静的看着张若尘问,问完又轻轻摇头。“可惜你没带剑...”

 “池瑶....”张若尘刚想开口,但被池瑶打断。

 “你会很喜欢我吗?”

 “是的。”张若尘愣了下,不知何意,但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因为我很漂亮吗?”她面无表情的再次问。

 “不...”张若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走吧,我要回去了。”池瑶再次打断他。

 张若尘还想说什么,但最后却没有说出来,他有些失望的转身,就在转身的瞬间,一把剑刺透了他的心窝。张若尘的心中剧痛了起来,他极力转过去,心窝又一痛,他跪倒在地,耳边传来那首《兰悠曲》,好似凄迷的低泣,他的心中不知道是何感觉...

 他努力转过去想最后看一眼那个人,终于在视线逐渐模糊中,他看见两行清泪....

 八百年后,张若尘重生在另一个人身上。

 物是人非,一切就好像尘烟一样全都消散了,但又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这一世,他努力修炼,心如寒铁一样坚硬。

 九百年后,他已经比当年的明帝还要强大。

 这时候的中央第一帝国不断扩张,完全统一了周边的虚界,但也在这时候,昆仑界之外的修罗界从玄武虚界侵入,修罗界的生物,不但实力强大,而且嗜血嗜战,很快整个昆仑界就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然而女皇池瑶却好像消失了一样。

 一千年后,实力强大的张若尘还有归隐的佛帝带领整个昆仑界战士,终于将修罗赶出了昆仑界。 

 此时的张若尘俨然成了整个昆仑界的守护神,被万民封为“神帝”,这一百年来,张若尘时时刻刻没有忘记寻找池瑶女皇,甚至进行了几次时空穿梭,但就好像这个人从没有存在过一样,他怎么也找不到她。

 “表哥。”满头白发的孙兰攸躺在张若尘的怀里,她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光辉。“你能再为我吹那首曲子吗?”

 张若尘心中生出无法言明的悲伤。轻轻哼起了《兰悠曲》,一曲终了,两行清泪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

 “两百年,却比八百年更加漫长...”她喃喃自语。

 “别为我改变历史,那样会破坏因果...”

 “其实,当年这首曲子是我吹给池瑶听的,真幼...”

 “表哥,我不想...”

 自语中,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张若尘枯坐三年,终于再次穿梭时光,回到他从没回过的一千年前。

 瑶池湖边,那个穿白裙子的女孩终于出现了,八百年前的一切都重现,她在笑,笑的那么开心,嘴里不停哼着那首《兰悠曲》。

 张若尘走过去,很快就发现,她看不见他,他也摸不着她,他就好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改变不了此时这世界的任何东西任何事物。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若尘的眼前。

 “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张若尘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光头和尚。

 “贫僧法号须弥。”

 “师父...”张若尘一声惊呼,就想拜下去行礼。然而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了。

 “无须行礼,贫僧一生只有一个徒弟,你却不是贫僧的徒弟。”

 “我得到了您的传承,您当是我的师父。”

 “不,你得到的不是我的传承,而是她的传承。”须弥圣僧一指池瑶。

 “她?”

 “是的,贫僧唯一的徒儿却也是她。”须弥忽的叹息一声:“只可惜她一生过不了一个情字,终究改变过去,吃了因果,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张若尘脑中一片空白,一瞬间仿佛明白了所有的事。他看着犹如在画中,开心的池瑶,心中升起一股心疼,还有幸福,片刻之后,他毅然走向池瑶...

 纵然是吃因果,又如何???


第三篇:八百年前 投稿人:流星火雨

 八百年前发生了太多事情,也有这太多的秘密没有被发现,仿佛那一个时间段一切都是陪葬。
  “ 表哥你怎么每天只知道练剑,陪我一起玩好不好”
  “兰攸你这么贪玩,又不努力修炼”
  过往的一切都变成了云烟,八百年前,为什么我没救下表哥,为什么我连拦下池瑶的力量都没有。孔兰攸心中自道。
 他真的不是表哥吗?孔兰攸仔细的观察眼前的张若尘,他不是吗?可是沉渊剑灵如何认可他。“哎既然是我放不下执念,我为何还要难为一个我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
  孔兰攸回到明堂后便闭关修炼,了去心中杂念。 刹那间,人界地狱两重天,从此故人是鬼魂。
  当年她亲眼看见池瑶一剑斩杀张若尘后,便一念愁情变白发。八百年,她和明帝门下势力建立和中央帝国抗衡的明堂,八百年,她受了数不尽的伤和痛,一位又一位的故人老去化作尘土,一位又一位明堂战士战死,可强大的中央帝国依旧没有垮掉,张若尘的血仇依旧没有得报。
  孔兰攸心中喃喃自语:“如今我修为强以是圣者,可那又能怎样啊”
  “表哥你的仇我一定会报,我要用她池瑶的头来祭奠你”孔兰攸暗自像心魔立誓。
  孔兰攸来到明堂总堂,对自己的心腹和前朝老臣说明如今八百年后的张若尘的情况。
  “好好好,如今沉渊剑出,更有能使用此剑之人,下次我等在对上池瑶这丫头我等也能多几分胜算。”一位前朝圣者说道
  一位明堂半圣说到“可是他目前只有天极境的实力”
 “ 孔丫头 你刚刚说那个能使用沉渊的小子叫什么名字”一位孔雀半人族前辈问到。
  孔兰攸道“张若尘”“什么,是明太子吗?”很多人都在问孔兰攸,很多人很看重这件事情。都在等着孔兰攸的答案,很多大能老怪物都坐不住了。
  可是孔兰攸的回答让他们大失所望,那就是不确定,因为不敢贸然搜魂,所以孔兰攸也不敢确定张若尘是不是她要等到表哥。
  “但是他的天赋不比八百年前的表哥差多少,而且他同样修炼的九天明帝经,开辟看三十六条灵脉,比起表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孔兰攸说道
  “什么”众人接惊“三十六条灵脉,这不可能,千百年来也没有这等天才”一位实力惊人的老臣说到“难怕他不是明黄子我等也要极力拉拢,不仅仅是因为他能使用沉渊极其所带传承,这等天才也值得我等付出资源来极力拉拢了。”
  “若是不能拉拢也绝对不能便宜了那池瑶,她可是早晚会知道此事的,若是不能为我等所用,我等也只能出手灭杀了,毕竟现在池瑶还不知此事。”
  “各位堂主前辈多做准备,近期中央帝国对我明堂压制太过凶狠,我明堂也是时候亮亮真章了”孔兰攸一副杀伐果断的样子说道。
  “备战之事我座下已经准备妥当,在和那中央帝国对上本座可要头筹,哎!当年如若不是那几位势力极强的帝王去了也不会发生现在此等事情了”一位明帝座下的老护卫说到。
  一提此事下面议事之人议论纷纷“是啊,如若当年没人那档子事”
  “也不会是这班模样啊,可惜了啊他们带走最强的一批人啊,如今已经八百多年了也不知他们现在如何了”
  昆仑界世人只知道中央帝国的池瑶女皇,却不知道当年消失的帝王,出来留下的后手化身其余都是消失了,要的其余几位帝王还在,难怕池瑶在厉害也不可能一统昆仑界,其实真正的之情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八百年前,九位帝王议事,所议之事便是事关昆仑界的大事,那就是昆仑界与其他界面的大战,一次偶然当中,九位帝王得知一个比昆仑界还要大的界面,昆仑界也只是那神秘大界面的小半大小而已,那片界面拥有太多其从未见过的诡异秘术,更有可以吞并其他界面,墟界的强大秘法,很快就会与昆仑界接壤了。
  九帝当即便暗中号召能人之士,还有坐下强军战将,大批资源,并用逆天神通斩断一小快界面,自成一片小世界,准备阻挡在那强大界面与昆仑界中间,以免昆仑界生灵涂炭,在他们与昆仑界切断联系之前便留下手段与对外界称或驾崩或消失。
  从此昆仑界便再无大能,直到池瑶统一昆仑。
  “那片世界如今也不知怎么样了,现在我们也只能等下次那封印松动才能知道了我们也要准备像那片世界注入新的战力了。”一位明帝当年的侍卫说到。
  “也不知日后池瑶如何打算。”孔兰攸道。
  一批又一批黑压压的生物涌入一片未知小世界,一位又一位战士身染鲜血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流尽。
  那群生物仿佛杀不净似得,终于在一次猛攻后他们撤退了。
  斜阳日落,天上的太阳仿佛被地上如河的血给染红了,防御法阵中留下的有的只是抚平伤痛的战士,和满地流着血的尸体。
  一座悬在空中的巨大青石城堡,上面铭刻了密密麻麻的符文,还有很多的裂缝,武器在上面流下的痕迹,看来也是被很多强敌攻击过的,如今也没彻底破碎,看起法力波动也是一件品阶远超圣器的强大法器。
  在这空中城堡中许多身上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强者都是远超圣人的圣人王,大圣。
九帝如今也在说原来的九帝,已近有陨落的了,只是后来把帝位穿给了其他的强者。
  “这次会议召集大家就是想问问大家我等现在要如何应对这次他们异族的新军队和他们的新战术。”曾经的至强者,张若尘之父明帝。
  “我们在这里守了八百年了,如今我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我等当初的战友兄弟也有许多的战死沙场了,我认为我等要快些联络昆仑界让现如今的强者来支援我等。”一位帝王道
  众人都一声声叹气。
  一位圣王说到“那也要等到封印松动的时期在与外界联络啊,说起来也快了啊。我等当年在昆仑界所留后手也不知现如今怎么样了,我可是还在外界留了以为嫡传血脉那。”
  “老三你很不地道啊,在昆仑界还要血脉啊,我可是把家族都带来了誓与此界共存亡的。”有一位圣王说到,此人便在众人之中除九帝外实力排老二的以为王。
  老二老三随后便像地痞流氓一样掐起架了,还斗起嘴了。
  “你二人别炒了,现在可谈论大事那”一位地位颇高的圣王说到。
  此界中无论何族都如兄弟一般,八百多年的并肩作战他们的友谊无可替代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
  俩人一听便严肃起来了。
  随后便开始套路此界日后的规划。
  小世界的战斗依旧继续,圣人,圣王这里已经不知陨落多少了,就连帝王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一日昆仑界各大实力全部收到消息,这片世界外有人在用生命守护他们……

 但是都被他们把消息压下随后很多昆仑界告诉不明的消失了。

 昆仑界在中央帝国的统治下依旧繁荣,明堂也依旧在抗争着,武市依旧和黑市对抗。人杰背出,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知道昆仑界日后的未来。


本次活动九篇番外已经选完。今天小鱼就不再点评,看了的同学可以多多发言,小鱼会选择一些好的点评发到留言区。

-(我是分界点)

-(我是分界点)

-(我是分界点)


每篇番外3天时间投票,上榜的同学快去转发拉票吧。再次说明,粉丝活动番外与《万古神帝》原文无关!与原文无关!与原文无关!


微博关注:飞天鱼的微博

才关注的同学可以查看历史记录

就能看到往期的内容了!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订阅微信

每日接收最新咨询 么么哒~

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人知道。



《了解QQ群》回复“1” 书迷一起多多交流。

《了解每天更新时间》回复“时间”

《第一波剧透》回复"九帝"

《关于小黑来历》回复“小黑”

《关于第一期粉丝番外》回复“番外1”

《关于第二期粉丝番外》回复“番外2”

《关于第三期粉丝番外》回复“番外3”

更多内容查看历史消息!!!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