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本土诗文 传原州书香”诵读内容----现代诗歌篇

镇原县图书馆 2018-12-07 10:23:50



草木

石枫恋
走在路上,总想拐弯
拐上一条只有草木的路
害怕大路上那些脱口秀
捻熟里一转身的漠不相干
就像十月的太阳,金黄
裙摆下没有颜色的风

甚至,害怕一束蹑手蹑脚
从窗口斜照进来的天光
就这么黑着多好
看不见你面孔上的慈悲
也就看不见你
捂在口袋里的身份

一条只有草木的路
多么干净
不说“你好”、“再见”
你从它们中间穿过
你可以是一株草木
草木也可以是一个女子

从今天开始我要学得写字
石枫恋
从今天开始
我要学的写字
写有源头的字
有性别,有年龄,有身份属性
有容貌,有身形,有气质学养
有七情,有六欲,有喜怒哀乐
 
他若是个男的
我必要把他写的玉树临风
顶天立地刚正不阿
她若是个女的
我必要把她写的亭亭玉立
闭月羞花母仪天下
 
它若叫北方
我必要把它写的鬼斧神匠
广漠无垠民风淳厚
她若叫南国
我必要把她写的眉若远山
诗词歌赋柔肠百结
 
它若在寒冬
我必要把它写的冰封万里
玉肌雪骨超凡脱俗
它若在盛夏
我必要把它写的草木葳蕤
百花盛开蝶舞云祥
 
它若只是一个字
我必要把它写成传奇
间架得当肥瘦相宜
 
从今天开始
我要学的写字
我不要把字写的像一对
失和的夫妻,背对着背
两个人像两根没有血缘的火柴
你一根,她一根
 
搭在一起的部分咯的生疼
离开的部分冷的虚空
 
当我老了
秦铭
当我老了  就把剑收进鞘里
免得再划伤手指和那些忧伤
 
当我老了  就把半生的诗歌都腾出来
挑拣一句干净温暖的句子
驱赶夜晚常来敲门的孤独
疗抚那些年轻的伤痛和轻狂
然后  把其他的句子都放在春光明媚的午后
让他们像雪一样融化
 
当我老了  腰一定会更弯
驼着的背不再因世俗而弯
就像深秋的果树枝
那么舒展
 
豆豆妈妈
石枫恋
多年前,豆豆妈妈还是个年轻的妈妈
年轻轻的妈妈似乎不会洗衣、不善做饭
不会照顾娃
这个尜妈妈好像只会起名字
豆豆、豆豆娃、豆子、臭豆娃
蛋蛋、蛋蛋娃、蛋子,臭蛋娃
魔怔般的妈妈,一边把鲜美的乳汁喂进你的嘴里
一边把这些豆子般乱蹦的小名捂在怀里
一张口,便满屋子浸着母乳的奶香
你小脸粉白,妈妈乌发堆积
映照的整条老巷子如花明媚
 
多年后。麦子青了又黄,布谷飞去又回
你已脚丫生风,能言会辩 。羞于很多举动
当年的尜妈妈,还是不会针线,不善茶饭
不会教诲娃
这个尜妈妈,仿佛一生的使命
就是起那些写不进家谱的
尜名字
 
亲娃、宝娃,臭娃、狗娃
亲亲、宝宝、臭臭、狗狗
依旧魔怔般的妈妈,一边把笔墨装进你的书包
一边把这些珠叽般圆润的名字,投进日月
一举手,便满季节荡着五谷的清香
你气宇轩昂,妈妈身形佝偻
回首处,岁月苍茫,安暖甘甜
 
原来,时光不老,乳名长在
直到妈妈老了,你老了
乳名依旧缠绕膝下,芬芳四溢


风在故乡吹
刘玲娥
(一)
西北风,东南风,交替吹着
往北吹,往南吹
吹热风,吹冷风
吹蓝天的蓝,蓝天上云朵的白
吹败一村子的杏花,吹绿一洼苜蓿
吹陇东塬上的麦浪,面朝黄土高出的脊梁
吹柳梢的月,摇下半院清凉的月光
吹旺灶堂的柴火,映红一双粗糙的手
吹散红瓦房顶升腾的炊烟,吹瘦父老们的余生
吹来秋后的白霜,落在母亲的黑发上
吹原野上的积雪,凸起的坟丘
吹矮矮的村庄, 吹过一座山,转过一道梁
吹走一年又一年
吹着粮仓和幸福
吹着幸福和贫穷
吹陇上人家
薄凉的日子与热望

(二)
风从村庄来
吹进一座城市
吹过我的窗口,就减弱了
变得亲切,温暖,带着淳朴的乡音
奶羊初春产下三只羔子
最近天旱,钓沟的泉眼晒干了
杨湾的玉米半人高了
崖背上草杏黄了
金针菜今年降价了
里坳建健身广场了
旧庄瘫痪三年的王二伯夏至那天走了
存锁从河南领回个媳妇
爸发养老金了
妈的肩周炎又犯了
唉!我留守的儿子,学习又退步了
……
啊!故乡,风吹来的消息
就像父亲进城看我
离家两千八百里
吹着我的皮肤和骨头
吹酸我凝望的眼窝
风,还在吹

  高原腹地
 石枫恋
某人居住在本地最高
风力最大的地方
春天伊始,高旋的欲望之风
就不肯大鹏一样,敛羽低栖
初夏的寒流,把男男女女的身子
挟裹成一根根扭起得瘦麻花
瘦麻花葱段样细碎的锁骨
藏不住一颗丰盈地水滴

昨夜,是哪个年老的瞎妈妈
青春私奔的小女儿还家了
雨倾城,喜极而泣。淅淅沥沥
如优雅的琴音,一再低徊
往复,轻拨心灵的锦弦
一寸一缕,浸润枯枝丛生的眼眶
黝黑风尘的面颊,高山流水
漫过

红日迸勃的原野,鱼一般
静谧活鲜。太阳不施脂粉
穿着水色浆染的薄衫,一株株
麦苗,小心地敛着锋芒
偷眼看着彼此脖颈上,一夜
挂满价值连城的水晶
忍俊不禁。又按耐不住忐忑
是不是酒力不胜,被多金的王子
趁着夜色宠幸

大地酥软,天空酥软
高原上鹰的翅膀酥软
男人的手掌酥软,女人的眼波酥软
河岸上花岗岩刀削的眉骨
一齐酥软
笔端酥软的写诗女子
只想剥去满身衣衫
把自己葬在
青葱高原的腹地
 
故乡
刘玲娥
当我写下故乡,窗口的月光愈加明亮了
像黑夜突然睁开的眼睛,温顺地洒在稿纸上
可,那一夜,你是我遗失的半块月饼
我在梦里梦外寻找
我在晨起暮落的奔波中寻找
我在祖国的版图上寻找
找大西北,找甘肃,找陇东塬找小小的马沟村
找千回百转揪心的羊肠小道
找坡头刮过一场风吹散的炊烟,
找六月黄土下的一场透雨
......
麦浪流金,玉米拔节
村口的杏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坟茔上蒿草成荫

在外漂泊,常常把他乡当成故知
把形似衰老都比做父亲
把天空的白云都当成坡头的羊群
把乡音都当成亲人
把出租屋里孩子的哭声都当成儿子的唤娘声
这个让我幸福让我痛了的故乡
我干涸的笔尖怎能描绘与你思念深深

哦!故乡
我翘首的目的光,低眉的愁

一纸之隔千里之外的家书
请给我
八百里加急

痕  迹
石枫恋
如果我不能带着新芽
的蓝梦和雨滴去见你
就让我带一粒红枫
的种子去见你

如果我不能带着海洋
的碧波和红珊瑚去见你
就让我带着白浪花
的密语去见你

如果我不能带着黑丝绸
流水的身段和火焰去见你
就让我带着供奉给蜂王新蜜
里栀子花的芬芳去见你

如果我不能带着阿爸
绵延的羊群和草垛去见你
就让我戴着外婆陪嫁给阿妈
精致的银镯去见你

如果我不能怀揣着
万亩花田的情书去见你
就让我带着青丝葱茏下
低眉回眸的红晕去见你

如果,我来不及在所有
打开的花朵幽闭之前赶到
请你青衫玉立,不要听风
绵密地叹息

春水流经之处,遍地宝藏
请你在每年三月、掘土深挖
把我和桃花青草
深深掩埋一次
 
黄土高原
 杨佩彰
黄土高原  从一次地壳的剧烈运动中诞生
蕴藏于地心的炽热  在此刻爆发了
一个民族的图腾  就从第一次喋血中开始
一本厚厚的史册腐烂了
另一本流金溢彩的史册诞生了
在史册上跃动的黄皮肤的男人和女人
用粗糙的大手  点燃熊熊篝火
在一个太阳高照的季节  丰满了一个部族
一个伟大的群属  连同一整部河流山川的美学
为混沌淤塞和刀耕火种举行最后的葬仪
于是  黄土高原在世界的版图上耸身而立
以蛟龙的姿态开始舞起最深厚最壮观的搏击
 
这是西北方  这是季风肆虐和亲抚的黄土高原
西泊利亚气势逼人的寒流  还有南太平洋的躁热
使这片厚重的土地苍痍满目
曾经的狂热  渲染着瘦骨嶙峋的黄土子民
沟壑梁峁和铁镐划过的裂缝里蓄满了苍凉的故事
背负饥饿和忧郁的黄氏部族
在历史沉重的诵读声中失重
一个时代的耻辱和蒙骗了双眼的蛮荒
难以抑止地让这片土地陷入残忍的沉沦
然而  这诞生乞丐也诞生英雄的土地啊
五千年沉重的咒谒在扼杀的淤血中发亮
一群黄皮肤儿女果敢地操起夸父逐日遗留的断杖
把罪恶的九十九颗太阳一齐射落
 
伟岸了几千年的  由地壳隆起的黄土高原
从负载光荣和耻辱的黄河水声中撼醒  
以黄色人种最擅长最丰满的构思
挥洒新世纪最开放最丰富的大特写
一种欲望轰然倒塌
一种欲望在高原的罡风中拓展成旗帜
骄傲了几千年的秦诏版  青铜剑
在时代的理性和悟性中反思
受命于炎帝、黄帝的儿女啊
没有磅礴的誓言比信念更高远更壮观
所有的遗迹连同历史都蒸腾于云雨
一个自负而伟岸的民族
终于以新潮流的风姿自由地舒展
是时候了  挺拔而雄性的黄土高原
寻找崛起的力量从大彻大悟开始
一种比地壳运动更剧烈更震撼的爆发
凝固成一尊中国西北腾飞的纪念碑
背负全部的自豪  我的黄皮肤的儿女啊
开始在黄河血脉的滋养中抬首拉纤
 
剪   纸
秦铭
走进陇东
就走进了剪纸的天地
纯朴的乡俗
亲切至极
一把剪刀
把生活深刻的
淋漓尽致
 
无论是炕墙 还是窗棂
高兴时就喜鹊登枝
悲伤时就平沙落雁
古稀总有五蝠拜寿
喜庆总会双喜临门
 
真想做一帖剪纸
让殷实的日子
身卧福地 出门见喜

 
蓝布衫
秦铭
昨夜,那块苜蓿地又开出一片紫色的蓝
我看见一只蝴蝶最先抵达还未
搭头镰的花香
那只春天的蝴蝶不停地飞
飞在苜蓿的额头
飞在紫色的布上
飞在相识的左右
可我再也找不见曾经扑住她的那件
缝着补丁的蓝布衫
 
 
 
母 亲 河
杨佩彰
(一)
我睡在土地上
我看见了旁边  在风与石头之间
一条清澈如带的河流蜿蜒而行
天空蔚蓝  河水蔚蓝
纷纷扬扬的泠泠之声
驮着一轮灿然如金的斜阳
缓缓地  缓缓地翔舞在村庄和田地上
 
我此时的姿势非常贴近
一种迫切的声音无法抗拒
我看见很多人游动在水里
很多树和鸟游动在水里
就宛如很多的音符游动在水里
河水的炽热  深沉  厚重
在我的视野里高高飞翔
 
我注视河流
许许多多金属般的簧片
在阳光里发出灿烂的鸣响
河面很宽阔  很明净
仿佛母亲的或爱人的怀抱
河水也很丰沛  很深厚
如同我们一生享用不尽的
母亲的或爱人的泪水和爱
 
我走在河畔  走了很久
阳光很惬意地贴在我的臂弯
河风温柔地沐浴着我的全身
一如女孩子的纤手
抚摸着我的皮肤和灵魂
我依然保持这种姿势
只见蔚蓝宁静的河谷
如一封公开的情书
写满阳光  田野  村庄
还有桃花  爱情  梦乡
 
(二)
面对土地和河流
我和噙着阳光的鸟儿对话
心的独白  青翠成一片叶子
高高挂在季节的枝梢
在绿色的地平线上
我恪守我的誓言  还有我的女人
我看见有人歌唱
我看见噙着阳光的鸟儿歌唱
之后  风景这边独好
河岸上的一切
包括果园、垂柳和茅草
也包括我自己笨重的身体
开始发光  开始燃起赤的绿的火焰
我的眼前倏地亮了
一只摇不响的水壶
随河漂流
 
我走了很久
我觉得我走了很久
我就以这么贴近的姿势
聆听河流的全部心音
河水濡湿了我的眼睛
濡湿了我的双足、手以及心灵
我沿着河水流淌的方向
沿着她的血脉  沿着她的骨骼
探寻记录生命之源的石片  或者贝壳
许多人溯流而上的时候
我从河流泠泠如唤的声音里
听到了绵长悠深的颤音
在她亿万年走过的漫漫长路里
留下了岸边无数、无数的生灵和故事
有唱童谣的牧人  以及新娘
还有麦穗  铧刃  羊群
我看见一伙人以荷叶为舟
划动在河面上
肥鱼  玉米和音乐
就在河面和岸上生长出来
我掬起一捧浪花
低头  在指尖上阅读她的全部含义
 
(三)
我终于坐下来
在河流亲切深情的温暖中坐下来
我倚着她  她握住我的手
我听到了鱼的歌声  水草的歌声
也听到了阳光的歌声  我的歌声
我用河水灌溉我的喉咙
灌溉我的灵魂
再一次沉醉如痴地阅读她
只见她依然坚韧地蜿蜒而行
一个声音告诉我
那就是给予我生命和爱和活力的亲人
——呵  母亲河
 
纳木措湖
秦铭
水天融出一色的蓝
只有这里的蓝才能称为蓝
蓝的一望无际
蓝的让人心律加快  让人窒息
蓝的只有阳光擦过水面的声音
 
原以为是雪山的儿子
现在才知道清澈已经丢失
我只是浑浊尘世的俗子
真想作一朵纳木措湖畔
没有一丝忧伤的白云
 
 
南山牧鸟
石枫恋
在清风微醉中醒来
在大雨滂沱中醒来
在星光疏离中醒来
在彩霞满天中醒来

不住在南山,南山
不在南山。也不植菊东篱
在皇后湾。在生养、哺育
于清晨和正午、在月亮照上半个脸

筋骨层叠的云杉是我的孩子
脸颊圆润的黄杨是我的孩子
身姿婀娜的雪松是我的孩子
粗枝长身的国槐是我的孩子

扎红头绳的红叶小碧是我的孩子
锋芒毕露的桧柏是我的孩子
绿油油地碧桃是我的孩子
亮灿灿地女贞是我的孩子

每一株来自东西南北的草木
凡我亲手加额,深深看过一眼
就都变成我今世里的孩子
血脉里奔突和我一样火红地A型血

哎呀皇后湾的太后太后,趁您小憩
我已偷走《杨白花词》的韵脚
快放下梦里飘荡千年的杨花
随我去南山汲水、牧鸟
 
哦!宝贝
刘玲娥
“宝贝”!
我轻声唤你,吻你粉扑扑的脸蛋
你稚嫩的小嘴巴咿咿呀呀叫出第一声“妈妈”
某一个冬天的雪地里,你喜欢我将你高高举起
爽朗的笑声滴落,凝聚成福和甜蜜
你的小眼珠,装满世界,快乐不请自来
池塘里的荷花一绽,再绽
鱼儿嬉戏
那一天,我牵你
你的小手攥紧我的手指
我携你走过车马水龙
世界啊!
多么美丽,多么新奇,爱恨拥挤
季节偶尔不失时机
你的眼神,放弃你离开我的恐惧
固执的叛逆
我陪你做梦,你伸开翅膀滑行
擦过地平线,飞过矮墙
独自穿越茂密的森林
湖面波光粼粼,风有时逆行
大海撑起梦想的翅膀,天空蔚蓝
你消失在我的视线
那一天,你追逐爱的火苗
点燃一小撮阳光,照亮心中的渴望
有时你的肩膀也会托起重担
和我一样有过迷茫,彷徨
哦!亲爱的大宝贝
那一天,我看见你亲吻你孩子的脸颊
你微笑的眼角刻下了岁月
那一天,你有些想家
想我曾经对你的牵挂
哦!我的大宝贝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想起我,你见不到我
你走到很久没有依靠的老树下
田间,小路上,橱窗前,一遍遍捡拾回忆
哦!宝贝!
我的至亲,那时
你不要伤感

亲   人
石枫恋
故乡的人,叫亲人
走过同一条路,吃过同一河水
种一样的五谷,说一样的乡音
故乡之亲,只有天涯离别
才深入骨血

穷山恶水的故乡
早该相忘于江湖的半壁山崖
血浓于水的故乡
身体里日渐壮大的万顷江河
永远驮在雁背上的、我们再也
无法抵达重返的精神家园

亲人居住的地方,叫故乡
那个颠着莲花小脚的干瘪老太太
而今坟头,草木戚戚。不知投生为谁
家炕头顶着红盖头的朱颜新妻
哪个毛头女儿又将承欢膝下
撒野耍赖,百般地骄纵

披着星辉归来的父亲,天堂里
仍有许多党的工作和农活吗
您已多年不入亲人的梦了
掩埋在桃花深处、面若桃花的姐姐
你的小女儿已为人妻,延续起你
曾经的百味人生

养育过我的故乡啊,令我
日夜仓皇逃离,而又不得不
在精神里无限贴近的故乡
你的老井填了、老窑洞坍塌了
老围墙的豁口把墙根的,蛐蛐儿
和细长的瓜秧一起吞没

大雨倾盆,雪飞九天
在日渐丰腴的心事里,那轮
用乡愁喂养大的、他乡的月亮
我把你当成我今世唯一的新娘
叶落归根,能完成游子对自己
最后的救赎吗

丢失了故乡的人
终于错把世上所有带着乡音
的人,叫故乡
叫奶奶
叫爸爸妈妈
叫亲人
 
情    人
石枫恋
你身上没有嗜烟的痕迹
这表明了你的严苛与精致
你像一个骑士,完美的理想主义
与极度现实的矛盾体。在任何时候
你都像蜗牛一样,包裹着自己
你看得见别人,别人看不见你

当你一支接一支把烟卷
云淡风轻煨进鲜活的肺里,天上的月亮
都窥见了你隐匿在体内黑的孤独
不是它压过你,就是你战胜它
只有内里的空,才需要借助外物的填补
如今你不断把手指探进烟盒,已成一种习惯

心理学家由此推断,十个,一百个女人
在你心底不抵一支淡淡地烟卷
它长年累月,经由你的手,你的
唇,安住你心。给你宁静,淡然如水
它是你血缘之外,最宠溺的情人
并且胜似你血缘之内,任何一个亲人
 
桃   花
石枫恋
是前世红杏出墙的少妇
眼波里养出的一汪水色
是姐姐脚踝上一枚朱砂痣
剪裁而成的一羽霞衣
借四月春风的荡漾
遗落民间,化为一株
妖妖之桃

青山隐隐,渐行渐远
心事悠悠,辗转轻叹
小轩窗前,一卷残词搁浅
兰花无心抽穗,新枝倒垂
几杯薄酒,锡壶一温再温
月下黄昏,位虚以待
千万朵深埋窖藏的心事
守在枝丫,脉脉敬候

山间一天,人世几回泅渡
前朝的斑驳古刹
今世的碧水湖畔
年年人间四月天
泪落寸心,荒芜成冢
年年四月天,春风暗度
坟头再筑新坟

梦里背负长剑,策马
扬鞭的少年啊,你若经过
请你回头,侧耳倾听
我正把三千里飞瀑
盘进我云朵般的乌发
我正在嗔缠女儿国的水魂
住进我柔软的身段

请你轻轻顿一顿,手里
的马缰。慢下来
我穿一身桃红的衣衫
长一对桃红的眉眼
抿着桃红的唇
低着一张,端端正正
桃红的脸

你不必宝剑相赠
更不必取下腰间那枚
祖传的羊脂白玉佩件
你只要给我春风十里
我便一诺盛开
开满你浩浩十万里
封疆之土

 
土   话
秦铭
是娘烙在身上的胎记
土话和小米汤一起喂养童年
喂养山沟梁峁
离开土话的日子
就象缺奶的孩子
思念常常面黄肌瘦
缺乏营养的病句
生硬绕口
难以成章
走南创北
总是走不出土话
犹如黄皮肤一样牢牢地刻骨铭心
流淌在血脉里
毕竟不能象抖落满身的风尘那样
抖落乡音
 
 
我的父亲是蓝的
石枫恋
 
我想念我的父亲了
我想念父亲的时候
我的父亲是蓝的

也许是种着棉花
的天空是蓝的
蒸着盐巴的海洋是蓝的
远航的帆也是蓝的

我梦见我的父亲了
我梦见父亲的时候
我觉得我的父亲是蓝的

也许因为父亲对生活
的愿望是蓝的
我写着诗句的墨水是蓝的
诗行里的春风也是蓝的

也许我确实想念父亲了
事实不过是:父亲生前常穿
的中山装是蓝的
 
 
我以孤独加深小城的苍凉
秦铭
这个冬天我在小城散步  忧郁  伤感
繁华落尽的日子
世间陷入寂静
时常有一群白色的蝴蝶陪着我
飞舞在我的左右  描眉画胡
这些神秘的小精灵她们与风为舞
 
接下来日子就坐在家里
在记忆的扉页里翻出朋友发黄的书信
从字里行间取暖
 
这个冬天我把寒冷的脚印留在小城
以孤寂加深小城的冷清  苍凉
 
 
乡村意象
姚康康

其一
风在塬上,发出咔嚓咔嚓的收割声
起先是油菜,麦子
接着是胡麻,糜子,荞麦
还有豆子和玉米
从五月一直忙到十月
人都说,草木一秋,人生一世
在庄稼地里忙活了一辈子的祖父,还有大舅
去年也被风一并收割了去
母亲一不小心,被风狠狠地撞了一个趔趄
落下了腰痛腿疼的毛病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刚刚过去的一年
春节,从远方回来
我们满眼泪花,望着母亲笑
母亲也望着我们笑
 
其二
洋芋,叫土豆
也叫马铃薯
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叫它洋芋
 
小时候,整个冬天
能称呼上蔬菜的只有大白菜和它
当时我不知道它还有这么多的名字
它常常披着一身暮色
走进山村的农家小院
亲人们坐在桌前
手里端着饭碗
默默地吃着饭
谁也不说多余的话

其三
在炊烟渐起的黄昏
秋天,守在一丛野菊花做梦的一刹那
放牧着一群落叶和一轮清凉的月
暮鸦淡后的天空
是谁呵,撩起了沉重的目光
——是一个人守着钟表伤痕累累
抑或在航船逝去的视线中
无力地垂下落满尘埃的手臂
最古典的音乐也消失了
十万年前的壁画上
一个美丽的少女,常常会使
所有的行人忧伤地丢失了自己
 
其四
一只熟透的杏子在月光中静静地等待
一只熟透的杏子在月光下悄悄张望
一只熟透的杏子在月光中晶莹透明
一只熟透的杏子终于用尽一生的力量
从高处纵身一跃
在故乡我听见一只杏子落地的声音
是孤注一掷的声音
是破裂和结束的声音
从枝头到地面,准备了一生
却在刹那间完成

其五
我看见它时
它正静静地蹲在那里
占踞着一座山的好位置
也占踞着时间的沧桑和过往的风霜
我轻轻地止住咳嗽,没敢向它打声招呼
我怕惊醒,那些躲在堡子里的少爷小姐们的青春时光
 
有时候堡子守不住了
有时候消息知道的太迟,还没赶到堡子土匪已经悄悄潜进了村子
堡子蹲在那里干着急
沉重地叹息一声,然后又是一声
 
黄土筑成的堡子,蹲在那里已经很久了
身子渐渐矮下去,庄稼地和它渐渐没了边界
一个背着苜蓿的汉子从堡子上走下来
沉默中他吼起了秦腔
声音在堡子里转了一圈
落到山脚下的小路上
一阵风吹起的黄沙,搅和在里面声音沙哑了许多。
 
野菊花开了的时候
杨佩彰
 
野菊花开了的时候
山里人的眼睛映满了点点金黄
悄悄地  九月的风黄了糜谷  黄了葡萄
将果园里的馨香铺开在宽阔的塬面  深深的山坳
细雨朦朦  高远的天空此时凝视着山野
黄牛在豪爽的吆喝声中踏肥了犁行
一把把麦籽裹着金菊花香飞进犁沟
一个厚重的希望  就在岁月的喝彩声中酝酿
 
野菊花啊  你是丰收时节飘香的使者吗
苍黛的山峰田野因你而流金溢彩
不知不觉  你缀满了农家人手中的锄头
染黄了红枣飘香的窑院
染黄了曲曲弯弯的山道
树叶还没有飘落  你和日子一样静静悄悄
 
荞麦黑了  豆子白了  谷子黄了
野菊花开了的时候
五谷成熟的浓香在山梁上悠悠地飘
九月的风  总是在高粱脸红的时候上路
一个丰稔的信念在野菊的音乐中经典地蹦跳
 
就这样不知不觉  野菊花开了的时候
丰满了山村  丰满了天上圆圆的月亮
一个个富足的日子
自豪地倚在农人惬意的胸膛
 
用异乡免费的月光煮酒
刘玲娥
把天空放进来
把青山放进来
把大地放进来
把燃烧的晚夕放进来
把流浪的闲云放进来
把六月浩瀚的麦田放进来
把腊月平原的积雪放进来
把归巢的鸟鸣放进来
把飞舞的萤火放进来
把干涸的小河放进来
把流失的泥沙放进来
把炊烟放进来
把老坟上枯萎的蒿草放进来
把父亲昨夜劈的干柴放进来
把母亲清晨脱落的白发放进来
把三个留守孩子的落寞放进来
把浪费的光阴放进来
把心海里的水放进来

今夜,熟透的相思
给久未痊愈的怀乡病人
用异乡的月光煮酒
一醉
方解千愁
 
这些年
秦铭
这些年
我远离了蝴蝶放飞的梦想
远离了苦苦菜花清淡的芳香
还有那枯蒿草偎热的日子
春天那暖暖的小溪
 
这些年
我一直在一个小城作诗饮酒
许多朋友走了
他们去了南方  去了兰州  西峰
朋友就这么走了  却留下了那么多的酒
偶尔与仅剩的一两个朋友对饮
更多的时候是自斟自饮  有时明月也不请自到
我不明白  那么多的酒却灌不醉孤独
常常把与我痛饮的人都当做朋友
 
走过谠金山
秦铭
走过谠金山
我看见一滴雨最先抵达车窗
然后  落在祖母绿的草地上
落在天空一样的青海湖上
落在塔尔寺的金瓦上
那些风雨中的牦牛
那些超脱的羊不知蔑视还是无谓麻木
竟然专心地低着头
缓慢地阅读着每一棵相识的草
 
 
那个怀抱羊群的少女
把七彩裙搭在祁连山上
那匹藏獒追赶的马
风一样绵绵地掀动无际的油菜
草原整个心事悄然开放
  
 
山村空了
申万仓
山村最后一盏油灯
忽然点亮了
孩子的呓语声
老人的咳嗽声
次第传来
启明星迟疑片刻
一步三回头
默默地走了
野兔呼朋唤友
纷纷窜上场院
探头探脑
似乎怀揣的梦想
看到曙光
山鸡大摇大摆
攀上长满蘑菇的草垛
盲目地张望着
初来乍到的幸福
黄鼠狼失望地
走出鸡窝
它想不明白
大红公鸡率领的队伍
怎么能以绿色环保的名义
集体向城市妥协
黄蒿狂长着心思
几辈子走的路
迷失在春天的故事里
山村空了
匆忙的脚步赶往城市
要走出新天地
留守的孩子老人
也要赶在开学的前头
到城里念书
要靠自己的竞争
点燃希望的明灯
山村真的空了
空的只剩一盏古老的油灯

                  
春天的村庄
申万仓
 
春天来了
杏花翠亮的笑
给一座快要掏空的村庄
带来一些响动
寒风的心渐渐热了
柳树在练习飞翔
舞起鹅黄的云朵
飞奔道路两旁
桃花的心事一经泄露
越过漏风的栅栏
把羞涩与美好
全部展示给春天
梨花默默打开衣柜
白雪裁剪的衣裳
点亮了天空
也照亮了眼睛
蒲公英开花
像草地上的星星
相互推推搡搡
蹦跳路边
睁大新奇的眼睛
蜂涌而至的城里人
不知道有那么多的花
看到了隐藏的秘密
老槐树高高举起的喜鹊窝
把老庄院一把推在前面
与远道而来的客人
说起前朝的古今
春风得意眼前的幸福
阳光喧嚣起来
去年撒下的一把种子
庄前屋后的油菜花
像遍地闪亮的黄金


北石窟寺
申万仓
如果有一天
一座山满是眼睛
你注意了
要安静不要惶惑
你有清澈的眼神
敬畏自然的虔诚
有白雪清扫的心灵
千年笑谈不是梦
朝夕诵念古贤经
山的眼睛嵌入
大德高贤的身影
你的心上树起
善与信的雄姿
一双眼睛有一天
走进另一双眼睛
刻在砂石上的汉字
忘了它应有的高龄
惊得站出来指认自己
秋草越过寒风
登高攀岩
举起的花朵繁星般灿烂
一些身形在时间面前
慢慢矮下来
一些居于高处的墨迹
渐渐被风吹落
栅栏上锁
没有锁住华年
该走的
都在往前走
人走到山跟前
山走到人面前
人说山高
山说人高
时间急了

你们都高
 
眺望高处
申万仓
高过大地的禾苗
高过禾苗的庄园
高过庄园的雏燕
看见了
高过屋脊的炊烟
在高处徘徊
迟迟不肯离开
高处的恩泽
高处的胸怀
高处流淌
生命的源泉
草木知道
太阳在高处
雨水在高处
婴儿知道
母亲在高处
乳汁在高处
注目田园
舞龙人的祖先
灵魂在高处
高外的山峰
高处的山包
多像母亲的乳房
住着生命的阳光


风吹诗说
申万仓
说说
说说我的意思
是一片风吹庄稼的土地
突然忆起往昔的自己
是彭阳故城的遗址
多少年前
一些头脑简单的人
一把火
烧为平地
袓传的故事
有人记在心里
今天重建的魅力
有一些根基
风说的话
谁能明白
欢迎您
永恒的主题
高天在上
人是万物的宰体
说的
不一定是看到的
历史
握在谁的手里
考古先生
踏破铁鞋
站在门的背后
曹操急了

读一读诗


梳眼底的清波
申万仓
木梳子枣木梳子
小梳子牛角梳子
大梳子塑化梳子
形色各异的梳子
一柄柄划过肌肤
梳乱了的头发
梳蒙尘的心境
梳居室的小
梳江湖的远
梳无序的车流
梳横陈的雾霾
梳童年的神话
梳中年的现实
梳少年的弹弓
梳流年的青苔
梳昨是今非
梳心屋冷暖
梳妈妈的喂食
梳喂食的妈妈
梳眼底的清波
梳眼泪的盘旋
梳过往梳未来
梳纠结的今天


迎面走来
申万仓
牛车还在路上
老黄牛不见了
桥还在渡口
迎来送往
修桥的匠人呢
高居七层的白塔
无法自净脚下
沉寂千年的古道
有人说话
一匹白马
打开古堡的土门
横跨世纪的酸枣树
怀抱祖辈打磨的枣刺
刺疼返乡的心情
路边高筑的小庙
是识过几个字的先生
为孔子修建的房子
朝着孔子的灵位
祭拜美好的诗意
远处大原上
一些炼油人
举起高大的烟囱
吞云吐烟
太阳揉揉眼睛
山上一抹绿色
高兴地问候
迎面过来的行人


小河湾
申万仓
小河湾  小河湾
一湾流水一轮碾盘
时光哗哗哗流转
静对明月多少年
 
上千年的玉帛路
蜿蜒缠绕山腰间
顶天立地的高山
车辙履痕尚可辨
春秋呵灿若花开
 
川道吐翠左公柳
欲与群峰来比肩
数片柳叶抚水面
几股枝梢伸云端
 
窑洞 瓦房 炊烟
纷纷讲述着
河湾的今天明天
油菜花淘洗的黄金
点亮了南山北山
 
飞来飞去的喜鹊
选最高的大树筑巢
河湾古老的碾盘
笑看花朵满山川


过子午岭
申万仓
这不是一条路也不是一道岭
是大秦帝国的左膀右臂
伸展可以拒强敌于千里之外
弯曲能让商贾云集百姓乐居
 
能以子午命名
不是天启就是神谕
做过轩辕黄帝的拐棍
曾助华夏一统敬祝黄帝成神
 
是纵横千里的黄土大塬上
腾云驾雾的一条巨龙
闪着春夏秋冬炫目的光彩
布施人世间细雨和风
 
有金钱豹率领子孙超越鹿群
在梢林深处独享阳光美好
一簇簇黑牡丹在野猪林静静绽放
慌张的羊群在薄暮寻找主人
 
秦王朝一号兵站在调令关高处
俯视群峰静默的心机
秦直道像一条硬木扁担咔嚓一声折了
把秦始皇盘算万世的江山放在路上
 
黄帝冢上训练飞翔的老雕
有意或无意扔在大秦兵营的雕翎
像一把顽童游戏的纸匕首
忽视舆情的秦王朝大厦轰然倒塌
 
秦直道把修路人送上不归路
隆起的孤坟像朵朵漂泊的云
与野草游禽抹泪哭天说伤痛
风把寒冷吹进人心
 
这里是雄鹰的沟壑也是狡兔的高地
莽莽丛林存亡兴衰四季分明
昼夜兼行穿过黑处感叹光芒的美
俯仰朝阳夕照便知一段时光的好
 
远山的松林似乎一直呜呜地哭
乌鸦叫声忧伤凄厉
没有听闻一个王朝能有光鲜的转身
抬脚研碎一枚锈腐的箭矢
 
岁月深处的窑洞睁着不眠的眼睛
看红尘远去不能返回自然之境
颓废败落的样子恓惶至极
荒草青苔试图淹没过去
 
岭上来来往往的白云
像金雕叼着新棉擦拭蓝天
二顷塬五顷塬是天然的碾盘
酒谷飘雪岁月旋转吱吱响
 
这不是一条路也不是一道岭
是风雨的鬼斧神工雕刻的文明与精神
要以中医把脉的风度去感知的一卷圣贤书写的盲文
是一匹徐徐展开的绣织华美的丝绸


雪浪花
 畅恒
浩渺的世界,我寻找一种生命的诠释。
你的每一片水成岩里不是积淀着浪花的追求和呐喊吗?
回归自然,我走进奔腾野性的山涧。
涧水跃起的一瞬,我捕捉了圣洁的浪花。创世纪庄严的宇宙中,我虔诚地捧起,惊喜地透视一个个晶亮的世界。
——追求,凝为生命的永恒,
 
    走出狭长的甬道,眼前,豁然闪亮。
啊,崩塌的不正是心岸的道道堤坝吗?
掸去尘埃,我走进泻满阳光的空间。
一叶白云徜徉碧海,我放牧春潮般浪漫的梦。
激动,惊喜于发现的激动,眼泪洒成了三月雨,三月雨溅起的事心上的一簇浪花。
——浪花,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几经酷夏,严冬,依然燃烧春心的绚烂;
    倍受风折,雨摧,依然摇成海风的热吻。
    ——在自然的清纯中洗涤吧!
    采一束山花,捧给你的,是我一颗透明的心,我们共同享有青春的呼吸。
    风景,飘逸友情的馨香和风彩,立成人间瑰丽的史诗。
  
    瞳孔叠映地平线上的梦云,
    心房澎湃黑海潮的呼唤,
    ——同明天的太阳携手吧!
    我们手臂挽着手臂,心跳协奏心跳,铿锵的足音叩亮明天的前奏。
    背影,散射季节的热情和奔放,塑下世界红色的希望。
  
    头枕浪花
    梦见童稚的黎明
    怀抱晴空
    享受静女的永恒
 
    让白浪如山,崛起山的雄浑吧!
    让青山如浪,腾起浪的豪迈吧!
    让热血奔涌,友爱逸彩,凝为环簇共和国大厦的无阻隔的永恒的雪浪花……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