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贤文苑】苌莉娜//这年这月这些事儿

三贤文苑 2018-10-10 17:42:19

点击题目下方三贤文苑,即可关注我们!




   这年这月这些事儿   

苌利娜

 

                                                     


记得2013年参加进城招聘考试,考卷上写下了一篇《那年那月那些事儿》,由于是在考卷上,写得很拘束,名为“那些事儿”,其实只是有选择性地写了一两件事而已。于是,考完试便打开qq空间,写下了一篇《十年流水账》。不拘于语法句式,不囿于谋篇布局,把最美的年华、最糟的境遇、最纯粹的追求、最轻狂的错误都写进了那笔“流水账”。那年那月我从一所不知名的乡村小学走向了西张小学这所城市小学。

四年后,我毅然决然地踏上了支教之路,这年这月我又从城市走向农村。今天,写下这篇《这年这月的那些事儿》,希望这年这月成为若干年后最值得回忆的那年那月。

————题记

这年的开学季,秋天似乎来得格外早,连绵的秋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早早地送来了秋的凉意。这天早上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这可怎么办?今天可是我们支教报道的日子!我和另外一位支教老师犯了愁,为我们送行的田校长也犯了愁。我们支教的学校在崇宁镇,要去那里得经过十八盘。十八盘可是我们当地出了名的盘山公路,因有十八个急弯而得名。同时,也是交通事故的频发路段。对于这段路况我们只是听说过,谁也没有走过,谁来驾车呢?掰着指头算了一下:我属于无照人士,开车自然免谈。和我一起的田老师虽有驾照,可驾龄还在实习期,实际驾车经验也就从家到学校这几里路。盘算来盘算去,最后田校长决定亲自驾车送我们去。

从西张小学顺着龙尾坡盘旋而上,蒙蒙的雾气让周围的一切扑塑迷离。连霍高速像条巨龙,灰白的肌肤在烟雨蒙蒙中若隐若现。我们的美女校长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坐得直直的,紧张得连话都不敢说。我们俩也是替她捏着一把汗,大气不敢出。一路上开得很慢,人家三四十分钟的车程,我们硬是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崇宁中心校报到之后,雨还是没有停,我们又冒雨下了十八盘。一路上又是一言不敢发的紧张空气。

下了十八盘,再走几分钟就到西张小学了,这时田校长开口说话了,她说:“支教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们一定要注意路途安全。”听着校长暖心的话语,这年这月的支教路我们将暖暖走过。

我和田老师被分到崇宁镇的段村小学。这天,是我们来段村小学上班的第一天,仍然是个下雨天。上次熟悉了路况之后,这次田老师斗胆开车载我一同前去。这一路上我们俩都坐得直直的,丝毫不敢打马虎眼,好不容易走完了十八盘,才松了一口气,谁料到又摊上事了。过了丰原镇往前走了二三里路,出现了好几个路口,一时竟忘了是哪条路。于是我们给段村王校长打了电话,最后在王校长的指引下,我们才绕到段村小学东面的一条路上。老远就看见王校长冒着雨在校门口迎接我们,这时雨下得更大了,我们下了车也没来得及环顾这新的工作环境,便跟着王校长来到了宿办合一的办公室。在这之前,我们无数遍地想象过我们以后两年将要工作和生活的环境。然而,眼前的这房间,确实出乎我们意料。这是位于教学楼一楼西侧的一间房子,从墙面可以看出是新近粉刷过的,窗帘也是新挂上去的。靠西墙有一张双人床,床的对面是一张崭新的办公桌和两把办公椅子。刚进门的一侧放着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图书,我大概瞟了一眼,有儿童绘本、名人传记,还有教育专著。房间会有书架,而且有这么多书,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这立刻让人感到无比踏实。再看床侧靠着窗户的一角立着一台“小太阳”,而且已经打开,发着暖暖的红色光芒,这光芒让这间房子充满了家的感觉。

“我们塬上路不好走,雨又这么大,一路上辛苦了。这就是你们的办公室,赶快休息一下。虽然在九月,由于房子是新粉刷的,遇到下雨天,就有点潮凉,电暖器已经提前为你们打开了,驱驱潮气。”王校长对我们说。

这是一位约莫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装,看起来很精神,眉眼间透着一位乡村教师特有的朴实和善良。我和王校长第一次见面,竟觉得有点面熟。当我和田老师简单地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后,王校长喜出望外地对我说:“苌利娜,我读过你发在长寿塬和三贤文苑的文章。”

“您好像也经常在长寿塬平台上发表文章,我好像也看过您的文章,怪不得有点面熟呢!”我也有点喜出望外。

其实说到文章,我真是无比汗颜,只是偶尔兴起写那么一篇豆腐块儿。谁料竟是这不知名的几篇豆腐块儿,让我在支教的第一天他乡遇“故知”!眼前的这间房,面前的这位校长,让我们支教的第一天心里暖暖的。

这是一所干净整洁的乡村小学,由于学生不多,校园里显得很安静。走进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座两层的教学楼,是校园里唯一的一栋楼。教学楼后面有一颗松柏树,枝繁叶茂,看样子岁数不小。教学楼两侧各有一大片空地,很规则地分成一畦一畦,土壤被翻得松松的,一点儿杂草都没有。想来是要在开春的时候种菜的。教学楼对面有三间平房,是厨房和餐厅。几张餐桌并在一起,大家可以围起来吃饭,就像家里一样。

前一阵子的雨虽然让我们在十八盘上行车困难,却洗去了夏末的燥热,带来了秋的凉爽。站在教学楼上,凭栏眺望,远处的秦岭依稀可见,近处的田野瓜果飘香。这几年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吵闹,突然置身于如此恬淡宁静的环境中,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情这景将伴着这两年的支教岁月,让我重拾那片教育初心。

迎着如此美好的校园,带着如此美好的心境,我以英语教师的身份走进了三年级教室。第一节课我和孩子们相互间进行了自我介绍。孩子们显得很拘谨,都不愿离开座位到前面来发言,不管我怎么鼓励都没用。

“看来在座位上发言应该很舒服,那么我也要在座位上发言。”我说。

于是,我在教室后排的空座位坐了下来,他们没有离开座位,我也没有离开座位,就这样进行完了相互间的第一轮自我介绍。

“老师今天终于是体验了一把在座位上发言的感觉,那你们想不想体验一下站在讲台上发言的感觉呢?如果想,那我们就站在讲台上,把刚才自我介绍的内容重新说一遍。”我说。

我看见有的学生已经跃跃欲试了,于是,我点了边上的一位机灵的小男生上台。孩子显然有点紧张,说得很短,只有两句话。孩子说完,我带头鼓起了掌。接着,其余的孩子都陆续上前来完成了第二轮的自我介绍。在之后的几节课里,我每节课都给他们上台的机会,表现积极的还可以得到一颗星。

就这样和孩子们渐渐处熟了,他们在我面前不再拘谨。有一天,一个叫杨谦的同学问我:“老师,我们得到的星星有什么用?”于是,我把西张小学“爱心”超市星级换购的事情说给他们听。孩子们听了之后,紧接着问我:“老师,那我们的星星可以去西张小学的爱心超市换购吗?”

“当然可以”我说。

他们兴奋得跳了起来!又问:“老师,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西张小学换购?”

“周五最后一节课,把你们得星情况进行排名,得星最多的同学可以把你最想要的礼物告诉老师,老师在下周一给你带来。”我说。

孩子们又是一阵兴奋!

周五很快就到了,我们如约进行了星级排名,一位叫王星云的同学荣登榜首。

“你最想要什么礼物?”我问。

“一直红油笔。”孩子小声说。

天呐,我没听错吧?竟然想要一支廉价的红油笔,这算什么礼物!

“真想要一支红油笔?”我惊讶地问他。孩子点点头。

“确定想要一支红油笔?礼物换了之后,所得的星星要清零哟!”我再次问道。孩子还是点点头。

“为什么呢?”我有点好奇地问。

“因为看到你每次画星星的时候,都是杨谦递给你红油笔,我也想递给你红油笔。”孩子怯怯地说。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我每次给他们奖励星星的时候,都是用同学递过来的红油笔画上去的,王星云也想在老师需要红油笔的时候,递一支红油笔给我。这年这月一支红油笔让我心里暖暖的。

这年这月,我们无数次地在十八弯上盘旋上下,每每隔着风霜雨雪眺望,都会有无限的遐想。想那连霍高速的一端是美丽的港口城市,幽静的海岸、神秘的海湾、来往的游轮、茫茫的海面。另一端是雄伟粗犷的边塞,辽阔的大漠、浑圆的落日、肆虐的狂风、漫天的黄沙。想那中国大地由南至北,由东向西,蕴藏着多少神秘的未知,有多少热血儿郎走南闯北,心怀家国天下;有多少柔情儿女游历东西,留下一路情长。想这年这月发生在支教路上的这些事儿!


图片来自网络

作 者 简 介

苌利娜,西张小学教师,爱生活,恣意而为;爱文字,随心而写;爱讲台,为情怀而教。


临渭区文艺创作室三贤文苑编辑部

临渭区作家协会官方电子平台

主编:闵荣波

副主编:邢福和  王晓飞

执行主编:李佳璐

编审:吉芙蓉 孙卫鹏 石海绒

顾问:路树军 徐红林 贠社教 

徐玉虎  王文超  王吉元 赵红娟

篆刻:史建军

本期电子平台编辑:康国光

编辑部:

张 娟    康国光   何雅蓉

编辑个人邮箱524522468@qq.com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