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年史

魔兽世界吧 2018-07-02 08:32:39

永恒之井,及暗夜精灵的崛起

黑门前一万五千至一万年
早在和亚基的大战之前,巨魔便已占据了卡利姆多的大片土地。大多如古拉巴什和阿曼尼一般的部族,都是终日为争夺猎场和领土而彼此摩擦不断,然而却有这么一支部族,对土地抑或权力都没有丝毫的兴趣,即是黑暗巨魔。他们居住在海加尔山下延展的一片错综复杂的地穴中,对日光深恶痛绝,只在夜晚才离开自己居住的地窟。这昼伏夜出的习性渐而使得他们发生了改变,蓝色的皮肤也变成了深浅不一的灰色。

黑暗巨魔十分珍视从其外的巨魔社会中独立出来的现状,对其他部族的事务也大多不去过问。相异于诸如古拉巴什和阿曼尼之流的表亲,黑暗巨魔心中向往的乃是和自然界间的和睦联系,他们的秘术师孜孜不倦地寻求着与大地沟通的方法,并与之和谐地共存着。这些巨魔大多都渐而去往了卡利姆多的中部,探索着这大陆腹地中错综复杂的林地,并在这纵横交叠的路途中邂逅了树妖、奇美拉,再即是神出鬼没的精灵龙。而到了最后,这些巨魔便会发现一汪跃动着粼粼能量的广袤湖泊,并将在日后知晓它的名字:永恒之井。

这一发现让众位黑暗巨魔为之倾心,并继而定居在了永恒之井的滨岸。而后的数个世代之中,巨魔们的骨肉便会被湖泊散逸的能量所拔擢,使得他们的形体得以契合他们华贵的灵魂,并终而变貌为极致聪慧的不朽存在。而往日的传承和传统,也在久长的时日中被这些昔日的巨魔所尽皆摒弃;部族的秘术师转而拜奉起了月之女神艾露恩,笃信她正和永恒之井本身密不可分,并宣称这位神祇会在白昼时分于这丰泉的深处安眠。

藉由与艾露恩的沟通,以及对湖滨周遭散落神器的研究,这些往日的巨魔方才知晓了“卡利姆多”以及其他的泰坦造物词汇。而在这门新近知晓的语言的影响下,他们便转而将自己唤作卡多雷——“群星之子”——亦称暗夜精灵。

树木、花草,加之林地中的生灵,都在悄然无声地守望着暗夜精灵的日趋繁荣,并将他们的种种向海加尔山中的荒野众神一一传达。其中对这些永恒之井滨岸的新住客展现出浓厚兴趣的,便是半神赛纳留斯。而暗夜精灵,将会把他称作是伟大的白鹿玛洛恩与艾露恩所诞下的嫡子。赛纳留斯十分中意这些暗夜精灵,深信他们足以将自然照料得井井有条,并亲自援助着这羽翼未丰的种族,向他们教授自然界中的种种。他所希冀的,便是让暗夜精灵能够倾力与自然和谐共处。

而千百年间,暗夜精灵都确实如此。围绕着永恒之井,美致的社会在他们的手中兴盛,而这一小小国度的首都便建立在了这力量源泉的滨岸,名唤艾伦德利斯——抑或“艾露恩之眼”。而关乎周遭林地中的众多居民,暗夜精灵也同样磨合着彼此之间的联系。每逢必要之时,赛纳留斯便会指引这些暗夜精灵,并为这些种族心中跃动的智慧和仁慈而满心欢喜。

然而,众多的暗夜精灵终会转而向往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生活。这些个体沉湎于解开永恒之井的秘密,细致地研究着这口丰泉中的奥术能量,并进而成为精熟的巫师。他们驾驭着这奥术湖泊的力量,并在湖水四处矗立起了众多的神殿和通路。这指间流淌的力量让暗夜精灵们陶醉不已,而魔法也就此成为了他们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驱策整个文明前进的力量,也由此变为了将暗夜精灵的智识尽皆拓展。

而暗夜精灵最富盛名的领袖,亦是在这一空前繁荣的纪元中大权在握,其为艾萨拉女王。她放纵不羁的雄心壮志,终会将她的人民拔擢至前所未有的高度……而毁灭的种子,也同样会就此播下。

艾露恩姊妹会

苏拉玛这座城市逐渐发展为了暗夜精灵的信仰中心,亦是艾露恩姊妹会的源头。这一仅由女性构成的暗夜精灵组织,所甘愿的便是倾尽一切以期尊崇月之女神。暗夜精灵文明建立的早期,几乎所有的事务中都有姊妹会女祭司的身影,从扮演精神领袖,再到协助抵御这日益扩展的领土所面临的敌袭,种种情势不一而足。


艾萨拉女王

身负不合年岁的智识与美貌,艾萨拉女王正可谓是她的族人梦寐以求的诸般曼妙的具现。她沉溺于追逐法术,为此在永恒之井的滨岸矗立起了一座引人入胜的宝石宫殿;而位乎其中,那些至为强大的贵族——即是奎尔多雷,抑或“上层精灵”——则鞍前马后地响应着她的一举手一投足。

上层精灵皆是天赋异禀又雄心勃勃的巫师。一些人是崇拜女王的忠诚侍女,就如瓦丝琪女士那般;余下的则如萨维斯大人那般,充当着艾萨拉亲信的顾问,以供她商议政务之用。不过,尽管这些上层精灵在女王身边的职务各不相同,他们却共同把持着暗夜精灵社会的上层,坚信自己远比其他的族人更为优越,而这也招致了其他所谓“低贱”暗夜精灵的愤怒。

不过这般的鄙夷却并未引致艾萨拉的身上。纵然这位女王的血统出身确是高贵至极,众多的暗夜精灵也仍是不分门第地崇拜着她,而他们对这位女王的如斯迷恋,甚至让他们将首都的名字都改为了辛艾萨琳——抑称“艾萨拉的荣耀”——以期荣耀他们的女王。

在艾萨拉的治下,暗夜精灵的文明繁盛地发展成了幅员辽阔的帝国,如若鎏金的尖顶和宏伟的城市铺设而成的幻景,而那众多的奇观即便今日也无法再得复见。那被艾露恩的清辉所勾勒条条道路,更是错综复杂地直延卡利姆多遥远的尽头。

而众多的探险队也在艾萨拉的授意下启程探索这个世界,更进一步地拓展帝国的疆域。他们时常带着异国的动植物样本回到辛艾萨琳,一应讲述着那统治着世界屋脊的神秘龙族。这些探险队还建立了众多的哨站和物资站,像是冰封北境月歌森林中建造的杉达拉、繁茂的中部野地(日后的贫瘠之地)建立的岑莱洛尔,以及南方丛林菲拉斯中建立的埃雷萨拉斯。至于女王本人,则亲自前往卡利姆多极西的边境,监督建造宏伟的艾露恩神殿,以及一处广阔土地中,众多泡沫涌动的湖泊和宝石披覆的桥梁。待到这工程终于完成之时,她便会将这片引人入胜的土地命名为拉沙拉扎,即是“天之座”。

除却往日的黑暗帝国,世上便再未有谁人执掌过如斯广袤的疆土,而艾萨拉手中对整个世界及其住民的影响力之巨,纵是雷神所渴求过至为无稽的权力也仍是望尘莫及。

即便如此,艾萨拉和她的势力也仍有一处不敢涉足:海加尔山。众多的灵魂和半神在峰间碧翠的森林中往来,而这也使得艾萨拉的心神摇曳不定。直觉告诉她,即便强大如她的势力,到底也是无法触及海加尔。那乃是一片遍布上古魔法的所在,一片狂野不羁、亘古不变的土地,其中的一切一切,都尽皆和她所期望的全新卡利姆多背道而驰。于是,艾萨拉公开禁止了对海加尔的探索,冠以尊重暗夜精灵与森林间的古老情谊之名。可实际而言,她却颇为鄙夷这座山峰,一应还有其所彰显而出的和谐。

而这一点也深为赛纳留斯所知晓。他眼看着暗夜精灵的帝国壮大,心中的不适却也渐而更甚,
年复一年地为上层精灵的忘乎所以和轻率举动而愈发失望。然而大多的暗夜精灵仍然延续着往日敬畏自然的传统,与大地和谐地彼此共存。尽管这让赛纳留斯欣慰不已,但他也十分清楚,艾萨拉和她那帮嚣张的追随者并不会为此而有所改变。

时日流转,暗夜精灵开始将外交渐而弃绝,不再过问艾泽拉斯上的其他文明。艾萨拉一味坚持的种族纯洁性就此深入了所有人的观念中,排外的氛围也进而充斥了整个暗夜精灵的族群。

仍然能引致暗夜精灵注意的,便只有与之公开敌对的巨魔了。零星的小规模战斗不时在两者间爆发,而巨魔也每次都屈服在了暗夜精灵毁天灭地的魔法之下。即便如此,艾萨拉也无意将其彻底征服——就她而言,这些巨魔不过是些无足挂齿的小小祸害,而其对战斗的渴求更是象征着他们原始愚昧的头脑。最终,女王和对其他部族有着莫大影响力的赞达拉部族达成了协约,后者将终止对暗夜精灵领土的侵犯,而赞达拉则被允许——在艾萨拉的隆恩下——继续保留他们位于永恒之井以南的赞达拉圣山。

巨魔们深知自己无力抵挡敌人的奥术力量,也只好勉为其难地为之首肯。这耻辱的默许也在巨魔心中植下了对暗夜精灵深沉的怨恨,并会在往后的无数个世代中,将这辛酸的仇恨就此延续下去。

除去了巨魔的威胁之后,艾萨拉便继续起了她的开疆辟土。话虽如此,她却将自己愈发长久地封闭在宫殿之内,沉迷于永恒之井和其中蕴藏的奥术秘密。她坚信暗夜精灵迄今为止所发掘的,不过仅是这口丰泉力量的片许,并派出了众多的上层精灵研究永恒之井的奥秘,以期拓宽他们的知识,使得他们的文明和技艺更上一层楼。

他们不顾后果的实验,进而使得整个扭曲虚空都激荡起了魔力的奔流,而其中居住的恶魔也由是如若扑火的飞蛾那般,被引向了这力量源泉的诱人所在。

而距离萨格拉斯及燃烧军团也发觉这点,也不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到最后,萨格拉斯终于就此知晓了艾泽拉斯的所在——这传说中的星魂所在。他全无一丝踌躇地集结起他的怒火,集结起他望而生畏的恶魔大军,将他凶邪的目光投向了那远在彼方的世界。如今他仍且缺少的,便只剩到达艾泽拉斯的方法了。

上古之战

黑门前一万年
当上层精灵尚在继续他们对永恒之井的实验时,一位名唤玛法里奥的年轻暗夜精灵却投身于了自然的怀抱,并接受了睿智的赛纳留斯的教导,成为了艾泽拉斯上的第一位凡人德鲁伊。他学得十分出色,并时常漫步于海加尔的森林之中。

玛法里奥的成果让赛纳留斯十分满意,早在他的这位学生的灵魂初次涉足翡翠梦境之时,他便已觉得对方别具一格。赛纳留斯期望玛法里奥能在暗夜精灵中传播德鲁伊的信仰,帮助他们回到往日和睦协调的根源。

然而艾萨拉及其众多的追随者却丝毫不会为之所动。不为大半的暗夜精灵所知的是,上层精灵已然和萨格拉斯取得了联系。这位堕落泰坦意欲利用这些巫师的魔法,以期让军团更快到达艾泽拉斯——若是没有合适的传送门,萨格拉斯便得花去无数的岁月才能到达。

就如他对阿古斯上的艾瑞达所做的那般,萨格拉斯接触了上层精灵,并利用了他们的自大,而这之中最早听闻萨格拉斯呼唤的,便是萨维斯大人。渴求力量的萨维斯很快便将艾萨拉的注意引向了萨格拉斯,而后者也向艾萨拉及其侍从许诺以了深不可测的力量,她们便可由此将卡利姆多塑造为心目中的人间天堂。萨格拉斯对艾萨拉及其追随者所要求的,仅是将他的代行者召唤至艾泽拉斯的所在,以期把他所许诺的力量赠予上层精灵。



萨格拉斯的力量着实令她们陶醉,而艾萨拉及她的上层精灵便继而利用了永恒之井的能量,将军团的爪牙召唤到了艾泽拉斯。恶魔勇士源源不绝地从女王的宫殿洪涌而出,除却他们的上层精灵盟友之外,目所能及的一切暗夜精灵都被一路杀伐殆尽。

在诸如毁灭者玛诺洛斯、犬王哈卡乃至污染者阿克蒙德这般人物的指挥下,军团便如死亡和破灭的洪流那般席卷了暗夜精灵的帝国。炙热的地狱火将天穹撕裂,使得暗夜精灵的城池土崩瓦解,嗜杀成性的末日守卫和饥肠辘辘的地狱犬成千上万地涌来,将卡利姆多宁静的林地尽皆夷为平地,仅余不可胜数的翠色残烬闷燃不息。

战火——于一切的凡人种族皆属前所未见的战火,就此烧遍了艾泽拉斯。

而在库尔塔洛斯·鸦冠大人这位贵族的领导下,一支暗夜精灵的防御部队也渐而成型,以期抵御军团猛烈的攻势。这众多英勇的防御者中,便有着这么三人的身影:玛法里奥,他的孪生弟弟、擅使巫术的伊利丹,以及两人所爱慕的美丽女祭司,泰兰德·语风。而这三位乍一看去难以成事的英雄,终将会使得整个卡利姆多的命运永远改变。

纵然鸦冠的部队初时在军团面前连连溃败,但暗夜精灵仍然取得了些许的成果,而军团及其上层精灵盟友所跌的第一个跟头,便是出自玛法里奥的手笔。他施展自己的德鲁伊魔法,唤来翡翠梦境最深处的力量,将备受艾萨拉信赖的萨维斯一举诛杀。这非但剿除了上层精灵至为强大的一位巫师,更向玛法里奥的盟友展现了德鲁伊魔法的惊人潜质。

而在他们的反抗中,伊利丹也同样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一场激战中,正是他的勇气、以及对奥术魔法的精通,才救得了鸦冠的性命,并为这无私的义举而被任命为司令官的私人巫师。而在其后,为暗夜精灵而战的众多巫师都会归于他的麾下。

至于女祭司泰兰德,则是艾露恩姊妹会至为重要的成员之一。她从肆虐的军团手中拯救了数之不尽的无辜性命,而贯彻始终的正是她对仁慈的艾露恩坚定不移的信念。到了最后,泰兰德终会接手神圣的姊妹会领袖一职,成为艾露恩的高阶女祭司。

然而,不论反抗军如何地英勇奋战,恶魔仍是源源不绝地从上层精灵的传送门中涌入艾泽拉斯。而军团,甚至使得新的恶魔从艾泽拉斯的住民身上脱胎而出,以此继续巩固大军的数量。

而最初化作这可憎之物的,便是萨维斯。萨格拉斯扭曲了这位身死的上层精灵,将他的躯体转化为生着崎岖双角和偶蹄的恶魔模样。这新的形貌便是萨特,而萨维斯也由是成为了军团永远的奴隶,并在萨格拉斯的命令之下前去诅咒上层精灵,将他们也就此转化为萨特。

军团的阵势日盛、战事顺畅,而玛法里奥也旋即意识到,暗夜精灵不可能独力胜过军团。他说服了泰兰德和伊利丹,使两者陪同他前往临近海加尔山的月光林地,在这宁静的所在向赛纳留斯寻求援助。这位伟大的半神继而同意将刚猛无匹的荒野众神集结起来,共同对抗军团。然而,这些难以捉摸的荒野众神,却并不习惯彼此并肩战斗。

激励他们采取行动所需的仅是时间……可如今的暗夜精灵,却正可谓是千金难买寸光阴。

死亡之翼及巨龙之魂

而当赛纳留斯前去召集荒野众神之时,玛法里奥转而拜访了强大的守护巨龙,请求他们保卫艾泽拉斯。在创生者阿莱克兹塔萨的率领下,巨龙们便尽皆集聚在了古老的龙眠神殿,以期商讨遏止军团入侵的最佳战术。

正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集会中,大地守卫者耐萨里奥提出了一个方案:诸位龙王各自献出一部分的力量,并将之灌注给他所缔造的神器,巨龙之魂。按他所言,这件武器能将他们的力量尽数集聚,就此从艾泽拉斯上荡平恶魔的痕迹。

然而其他几位龙王所不知的是,耐萨里奥早已屈从于了上古之神的低语。长久以来,这些恶性的存在已然将其地下囚牢周遭的地层都尽皆污染,而耐萨里奥和大地之间固有的联系,也进而使得他尤其易于被这邪恶所感染。龙王往日伟大的心灵渐而被黑暗占据,他所深陷的痛苦与疯狂也继而令他一手打造出了巨龙之魂——而在日后,这件神器将会得到一个更为相称的名字:恶魔之魂。

在一场军团和暗夜精灵的恶战中,五位龙王径向军团发起了总攻。耐萨里奥和他的众位同志无间地合作着,并进而将巨龙之魂强大的力量倾泻而出,一举毁灭了军团的阵势。然而,就在防御者的终于看到希望之时,耐萨里奥却将矛头指向了他的盟友——暗夜精灵,以及巨龙。

耐萨里奥野蛮的攻势几乎将整个蓝龙军团都彻底消灭,而尽管其他的巨龙试图阻止他的行径,却都不得不落荒而逃。这突如其来的背叛更是使得暗夜精灵惊慌不已,并终而径自逃离了战场,以期躲避耐萨里奥的怒火。

而当巨龙之魂的能量横贯耐萨里奥之时,他的身躯也应时开始崩裂。原初的能量如若涌动的火山正中,将他的灵魂尽数吞没,覆着鳞片的外皮应时绽出了闷燃的龟裂,而自这些创口之中喷薄而出的,便是源源不绝的白热火焰和炙灼熔岩。一声怒嚎响起,耐萨里奥这才终于撤离了战场,在天幕之中消失无踪。

纵然耐萨里奥攻势并不长久,然而这个世界却被永远地就此改变——伟大龙族的团结与力量,尽皆在他的手中一举粉碎,再也不复往日。而蓝龙军团的领袖玛里苟斯所遭受的创伤,更是远超其他几位龙王;眼见自己的部属一个个死去令他就此疯狂,而这份悲伤即便再经过千年万年,也仍然会萦绕在他的心头。

自此,耐萨里奥便会以死亡之翼的名讳为人所知,而他的族群也会一应被他的变节所诅咒,在恐惧中过着避人耳目的生活。往后的岁月之中,众多的巨龙皆会为这不可原谅的背叛而追杀整个黑龙军团,并将其最终逼至灭绝的边缘。

伊利丹的背叛

死亡之翼的背叛大挫了暗夜精灵的士气,然而祸不单行,连伊利丹都神秘地从他们的行伍中消失了形迹。众多的暗夜精灵忧虑着他的生死,然而却无人能够想到,这位巫师竟已然彻底放弃了反抗军。

伊利丹另辟蹊径的想法,则缘起他与玛法里奥间的关系——这位巫师一直以来,都一直活在兄弟的阴影中。纵然他也曾在赛纳留斯的门下学习,却并无将德鲁伊之道精研的耐心,并转而投向了奥术魔法。整场战争之中驱策伊利丹的决心,便只有胜过他的兄弟,并成为族人的英雄。

然而,玛法里奥缔造的功绩,却仍是一再地让伊利丹黯然失色。而其中至为显而易见、也至为让他痛心不已的,便是他所期求的、那泰兰德·语风的心。待到伊利丹终于鼓起勇气,向女祭司表白自己的爱意时,她却拒绝了他。而伊利丹,则将这认作是泰兰德选择了玛法里奥。

痛苦的拒绝方才过去,邪恶的想法却紧接而来,苦苦地折磨着伊利丹。不为这位巫师所知的是,正是萨维斯暗中将他的思绪扭曲,煽动着他心中熊熊燃烧的绝望。

而伊利丹心中日渐盛烈的不满,终于致使他和暗夜精灵反抗军就此决裂,前去加入军团的阵势,以期获得超乎所有暗夜精灵的力量。他深信只要得偿所愿,他便能够超越玛法里奥,向整个世界证明,自己也一样能够成就伟业。

度过了重重艰险之后,伊利丹才终于得到了萨格拉斯的亲自接见。他意欲偷得巨龙之魂的计划深得这位堕落泰坦的欢心,乃至由是使得后者向伊利丹赐下了超乎寻常的力量。他在这位暗夜精灵的躯体上镌刻了邪能的纹样,并继而烧毁他的眼睛,于那空洞中将异界的火焰成双燃起。纵然痛苦难耐,但伊利丹经此得到的能力,却使得他能就此领会浩如烟海的魔法形式。

于是,握持着这新近得到的力量,伊利丹即刻便出发前去偷取巨龙之魂。而在这危机四伏的任务中,这位倔强的暗夜精灵会意外地邂逅死亡之翼,并亲眼得见龙王饱经折磨、七零八落的躯体,而死亡之翼则会将精金板材铆接在他的脊骨上,以期将他破碎的身躯彼此接合。

最终,伊利丹取得了巨龙之魂,并将这件神器呈给了苦苦等待的上层精灵。他们旋即便用这件武器执行他们的下一步计划——用这至关重要的巨龙之魂,在永恒之井的正中创造一座庞大无比的传送门。

而这座传送门,便会让萨格拉斯亲临这个名唤艾泽拉斯的世界。

伊利丹会在而后挑明自己的所作所为,解释背后高尚的动机——他加入军团是为了更深入的了解恶魔,以期找到毁灭他们的方法。话虽如此,他对成就伟业的一味追逐,仍会使他永远地背负着骂名,更会如鬼魅一般纠缠着他的余生。

萨维斯的溃败

直到战争后期的一场对决时,玛法里奥才终于将萨维斯彻底击败。藉由一位名叫珊蒂斯·羽月的暗夜精灵的帮助,玛法里奥抓获了这位萨特,并将他的肉体和灵魂都封入了一颗盘结的橡树之中。然而萨维斯留下的遗毒,却仍会继续为祸艾泽拉斯。直至今日,萨特也依然阔步于这个世界,用他们秽恶的魔法污染着周遭的自然。

苏拉玛及创世之柱

战火尚在卡利姆多的中部肆虐之时,艾萨拉的一小批仆从却开始日益忧虑起了他们的将来。这一小批上层精灵巫师担任的职责,即是履行女王的意志。他们从苏拉玛的总部动身,日夜从事着种种暗中活动,以期维护女王的统治,并巩固他们的帝国。

这些上层精灵肩负的职责众多,从单纯的追杀到谋取力量强大的神器,种种不一而足。而他们得来的神器,则被保管在苏拉玛中的一个偌大的仓储处,即是上古宝库。而这批上层精灵所得来的众多考古发现中,最为卓著的便是遗失已久的创世之柱。久远的岁月前,古老的守护者们用以塑造艾泽拉斯、并为其赋予秩序的一整套神器,便是这些创世之柱。

尽管这些苏拉玛的上层精灵精英向艾萨拉抱有着矢志不渝的忠诚,他们对女王的看法却随着战争的进行而渐趋改变。他们的领袖,大魔导师伊莉珊德,恐惧着军团多半并未将上层精灵的所谓利益放在眼里——这些可怖的恶魔,已然将暗夜精灵宏伟帝国的大半夷为平地,连周遭的土地都深受邪能的毒害。

而当伊莉珊德发觉军团意欲将苏拉玛变成新的军事驻地时,她对军团的疑虑也就更深了一分。彼时,军团的代行者已然开始塑造通往扭曲虚空的传送门,且这传送门正是位于城市中最为雄伟的建筑之中——艾露恩神殿。这座传送门一经开启,便能使得军团的后续部队涌入艾泽拉斯,开辟出第二战线以将暗夜精灵反抗军一举击溃。

然而就伊莉珊德想来,这座传送门只怕会将整个苏拉玛化为废墟,其中的住民更是无一能够幸免。由是,这位大魔导师便和她的追随者拟定了一份计划,以期瓦解军团的意图;她们断绝了与其他上层精灵的一切联系,并进而着手封印这座新的恶魔传送门。为此,伊莉珊德及其追随者找来了过往搜集的众多神器,而她们也尤其清楚,若要彻底关闭军团的传送门,她们便必须藉用创世之柱中蕴藏的原初力量。

手握神器的伊莉珊德,旋即率领着她的上层精灵,袭击了苏拉玛中的恶魔。恰在这座新传送门隆隆地开始启动之时,众位巫师便藉着创世之柱引导起了她们的魔法,并进而用一道强大的法术关闭了传送门,并将其用一系列坚不可摧的封印牢牢封死。

然而,即便她们捣毁了新的传送门,这些谋逆的上层精灵却并无加入暗夜精灵反抗军的意愿,更无意继续对抗军团。伊莉珊德及其追随者害怕会就此大难临头,便继而合力在苏拉玛尚能控制的部分设立起了防御。藉着创世之柱之一、阿曼苏尔之眼的力量,她们创造了一口广大的奥能之泉,即是暗夜之井。这口力量的源泉将就此哺育这众多的巫师,并保护他们免受将来的为难所害。日后的数个千年之中,这口泉水更将使得伊莉珊德和她的盟友渐而变貌,成为一个名唤夜之子的全新种族。

辛艾萨琳的陨落,及天崩地裂

即便惨败连连,暗夜精灵反抗军最后还是看到了一丝希望。一位英勇的新领袖,加洛德·影歌,就此接过了司令的大旗。相异于他的前任,他的身上并无贵族的血脉流淌,但他仍是一位勇猛的战士,更是杰出的军事家。为了巩固反抗军的力量,加洛德可谓是不遗余力;他将暗夜精灵固有的排外尽数抛置脑后,将众多艾泽拉斯的种族——诸如土灵、牛头人、再及刚猛的熊怪——邀入了暗夜精灵的大军之中。

而就连他们的敌人上层精灵之中,都尚有着反抗军的盟友存在。一众由达斯雷玛·逐日者领导的巫师,渐而发觉他们对恶魔的效忠将毁灭整个艾泽拉斯,并就此背弃了艾萨拉,立誓甘愿为反抗军献出自己的生命。

就连荒野众神,也终于在赛纳留斯的游说下走出了森林,时刻准备以反抗军的名义拼死作战。这庞大的众多生灵自海加尔的山腰奔腾而下之时,就连整个森林都不免为之颤抖不休。每一位荒野众神所执掌的力量,于恶魔而言都尽皆是前所未见,而在如白狼戈德林那般的众神面前,纵是至为魁梧的恶魔也不免无地自容。

而众多神秘的生灵,也紧随着荒野众神的脚步就此到来,像是林地中的树妖,以及生着多头的奇美拉。乃至连形踪难觅的强大树人,也将他们的智慧和力量投入到了这抗击恶魔的战争之中。

在影歌的率领下,这支联合大军径直向着辛艾萨琳的所在发起了殊死的强攻。反抗军涌入业已支离破碎的首都,与军团那看去无穷无尽的兵士厮杀不止。为此付出的代价简直惨不忍睹:成千上万的恶魔倒下,然而与之一同的,却尚有着艾泽拉斯无数勇猛的保卫者。而军团那众多喋血战士的数量之巨,甚至连荒野众神都力有未逮。几多的恶魔握持着邪能,挥舞着那淬毒的邪恶刀锋,迫得这些原始的生灵逐一命陨脚下,而每每有一位就此逝去,海加尔山顶的森林便会瑟缩一分,连吹拂的风都在伤痛中凄嚎不息。

战事尚在继续,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则带着一小批精英部队赶往了永恒之井的滨岸,以期夺回巨龙之魂,免得这份力量落入军团的手中。而伊利丹也继而加入了玛法里奥一行,自称是为了探听对方的行动,才投效了上层精灵和军团。

尽管玛法里奥对他兄弟的说辞颇为怀疑,然而他的心思却全都放在了眼前更大的威胁上——他发现永恒之井本身已然化作了一座巨大的传送门,足以令萨格拉斯本尊亲临艾泽拉斯。

玛法里奥即刻发觉过来,不论是如何庞大的军队,面对萨格拉斯壮绝的力量都不过是以卵击石。他由是确信,暗夜精灵唯一的胜机,便只有将永恒之井彻底毁灭。这般的举动尽管听去不过是无稽之谈,永恒之井却的确是军团和实体世界连接的纽带。玛法里奥清楚,摧毁这力量的源泉,就意味着暗夜精灵的终结,然而若要拯救这个世界,除此之外便再无他法。

于是,取得巨龙之魂后,他便率众前往艾萨拉的宫殿,并发现了众多正在施法强化永恒之井内传送门的上层精灵。为了破除他们的魔法,玛法里奥殊死地动用了巨龙之魂的能量,一举扫平了这众多的敌人。这位伟大的德鲁伊进而唤来了一场偌大的雷暴,将宫殿上空的天幕尽数吞没,凌厉的劲风接连来袭,不绝的霹雳源源炸响,而整座城市中的恶魔和上层精灵,也纷纷在这风暴之下即刻毙命。

而就如玛法里奥所愿的那般,他意在瓦解上层精灵及那庞大传送门的努力,的确没有白费。待到萨格拉斯已作势从传送门中显现之时,上层精灵的法术却即刻崩溃,化作了一道动荡的奥能漩涡,将整个永恒之井化作了一片火海。这口丰泉继而朝着内部开始塌陷,动荡的能量从崩解的永恒之井中骤然迸发,应时将萨格拉斯乃至军团阵势的大半都逐回了扭曲虚空。恶魔的咆哮和怒火旋即响彻了扭曲虚空,而应时降临艾泽拉斯的,却是将地层一举撕裂的大地震。

玛法里奥和暗夜精灵反抗军,迎来了他们的胜利。然而,他们却没有片刻的余暇去庆贺他们的凯旋——他们所居住的世界,而今正在他们的脚下分崩离析。

于是,所有的暗夜精灵便都争先恐后地逃离那正趋崩溃的永恒之井。待到这口源泉的塌陷终于结束时,一场毁天灭地的爆炸便继而将整片苍穹都尽数倾覆。怒号的大洋澎湃着涌入爆炸过后留下的空洞,将辛艾萨琳的废墟就此淹没。

而待到这场地震的浩劫终于过去,幸存的暗夜精灵便会眼见他们居存的世界,已然就此四散崩离。永恒之井的覆灭将卡利姆多大陆的几乎八成都彻底粉碎,只余下屈指可数的几片陆地和小小的群岛。一股狂乱的能量动荡——即是大漩涡——将整个永恒之井都就此吞没,而自此之后,这永不停息的奔腾漩涡仍会永世地居存于此,警示着这场战争所付出的惨烈代价。

对暗夜精灵,亦即一切居于艾泽拉斯的种族而言,这个世界都再也不复往日了。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