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现在就要当着的他的面,轮了他的女人.我先来,你们两个候补!

深夜污小说 2019-01-07 05:00:01

第1章 修罗之心

残阳如血,倾洒在暗红色的土地上。尸骸遍地,为这绵延无际的古战场,又平添了几分肃杀。


此时,一位骨瘦如柴的男子,正匍匐在地上。其胸口处,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心脏分明已经被人挖走。但他那股不屈的意志,却仍旧驱使着他的身体,向前爬着。

这里是荒古诸神的战场,神荒大陆的禁地。哪怕是上古大能、当世霸主,也没有本事踏足此地一步。但偏偏,就让这样一位无心男子,一点点的爬了进来。

“洛紫衣,你剜我神心,夺我造化。没想到我能从坟墓里爬出来,再次进入这诸神战场吧!”

龙剑一双血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冲天煞气。

诸神的战场,遍地都是奇遇。

只要龙剑一像第一次那般,随便找一具士兵的尸体,剜心融入体内。便可以得诸神的传承,但他却并没有这样做。

“洛紫衣,你就为了这么一颗小小的神心。便不顾你我二人的夫妻之情,取我性命。”

龙剑一挥手,便将从身旁尸体中掏出一颗神心,并如垃圾一般弃之一旁。然后继续朝着整个战场的中心,那屹立百万亿年,死而不倒的修罗王尸体爬去。

“等我得到了这世上最强的神心,一定会离开诸神战场,让你血债血偿!”

因爱生恨,龙剑一每往前爬一步,其就要痛骂洛紫衣一番。

“洛紫衣,当年我实力太弱,你父亲不允许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便不顾生死,一头扎进了诸神战场,寻找奇遇。可你,却反过来杀我!”

“洛紫衣,当年我统帅黑龙军团,平三疆,灭五胡。为你洛家打下半壁江山。可你,却反过来杀我!”

“洛紫衣,当年我那么的相信你,甚至连诸神传承的秘密,都坦诚相告。可你,却反过来杀我!”

“洛紫衣,这世上的所有人,都可以杀我,唯独你没有资格!”

……

“洛紫衣,我视你为挚爱,你为何要杀我?!”

龙剑一从噩梦中惊醒,浑身上下都是冷汗。他多么希望,这仅仅是一个梦。但其胸中这颗根本不会跳动的修罗之心,却时刻提醒着他,往昔所发生的一切。

“龙大哥,你又做噩梦了吗?”高禹婷走进屋,关切的望着龙剑一。她那双大眼睛分外灵动,隐隐透露出一缕爱恋。

龙剑一花了一千年的时间,爬进诸神战场。然后又花了一千年的时间,从里面爬出来。

游离在诸神战场中的荒古能量,对于大多数生灵来说都是致命的。但却有极小部分人,能够将其吸收、利用,被世人称之天选之子。龙剑一便是其中之一。

在诸神战场中,龙剑一不老不死。但离开这里,他重伤濒死的身体,便犹如常人一般羸弱了。是正好路过的高禹婷,把昏死在荒原上的龙剑一,带回了高家村。

眼下,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龙剑一的身体,是养的差不多了。但他的修为,却没有寸进。

修罗之心禁锢了龙剑一的身体,其一日没有激活,龙剑一便一日无法修炼。

而更让龙剑一恼火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才能让这颗世上最强的神心,重新跳动起来。

“嗷——”

二十名战虎军,如土匪一般叫喊着,冲进高家村。其中有一匹战马,后面还拖着一血肉模糊的孩子。

“高家村的,都给老子滚出来!”

村民惶恐,但却没人敢违背战虎军的意志。

“龙大哥,你没有战神印记,躲在屋里,可千万别出来!”高禹婷神色紧张的叮嘱了龙剑一一句,然后便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斩龙帝国第一铁纪。

凡帝国子民,没有战神印记者,一律以逆党论处。

五分钟后,高家村的男女老少,便全都聚集到了一起。龙剑一躺在床上,正好可以透过窗子,看到外面的情景。

“项飞,我们高家村的税,都已经交了,你还来干什么?”老族长强压着火气,其他村民的眼中,也都留露着恨意。

“我听说你们高家村,最近收留了一位逆党!”项飞舔了一下干枯的嘴唇,脸上写尽了残忍。

“你一定是搞错了。”

“我到底有没有搞错,还是问问你的宝贝孙子吧。”

项飞一挥手,当即便有一位战虎军,将那奄奄一息的孩子给托了上来。

“宇儿!”老族长认出了自己的孙子,上前一把将其抱入怀中。“你怎么落到这帮人渣的手里了?”

“爷……爷,婷婷……喜欢上了龙大哥,孙儿吃醋,就……去战虎军告了密。没想到……”

“你别说了,爷爷不怪你!”老族长老泪纵横。

“替我跟龙……大哥道个歉,祝他跟……”小宇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全。

这个时候,高禹婷没控制住情绪,便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结果当即被一名战虎军抓住。

“大哥,这妞不错啊!”

“要是卖到军妓营去,绝对能狠赚一笔。”

“要卖,那也得等咱兄弟玩腻了再说!”

项飞走上前,用手托起高禹婷的下巴,双眼淫芒四射,“不错,我上第一炮,然后你们一个接着一个来。”

“兹拉”一声。

高禹婷的上衣,便被撤掉大半。

项飞这杂碎,竟然准备当着众乡亲的面,干那猪狗不如之事。高父不忍看见女儿受辱,当即便拎着一把铁锹,冲了出来。

“你们这帮畜生,放开我女儿!”

“二柱,别冲动!”老族长高呼一声,急忙上去相拦,可他却还是慢了一步。

只见项飞额头处,闪耀起了一个黄色的神纹。紧接着,在场所有的村民,便全都“扑通”一声,瘫在了地上。

龙剑一看到这一幕,心里当即就咯噔一下,“洛紫衣她疯了吗?她竟然将战神印记推广到了全民!”

战神印记,是天神族控制军队的秘法。

洛紫衣作为最高级别印记的拥有,将低等级印记一层层推广到全民,从而打造了一个万世不拔的铁桶江山。

战神印记的力量高于一切,在高等级印记者面前,低等级印记者无法调用任何力量。

举一个夸张点的例子。

一个被赋予一级印记的战帝强者,在一个被赋予二级印记的普通人面前,其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跪在地上。

两千年一晃而过。

龙剑一所熟悉的那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

洛紫衣所建立的,则是一个以印记为尊的庞大帝国。贵族永远是贵族,贱民永远是贱民。一个人的贵贱,在其出生被授予印记的一刹那,便已经注定!

第2章 兄弟,把剑借我一用!

“住手!”龙剑一拖着虚弱的身体,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屋子。


“龙大哥,你快走,别管我!”高禹婷大急,结果被项飞当即一个嘴巴,扇到了一边。

“能够不受战神印记的影响,你小子还真是逆党啊!”项飞目光汇聚,上下打量着龙剑一。

“放了她。”

龙剑一在神心被夺之前,可是神荒八大战帝之一,他又怎么会被眼前的小场面吓住?

武道一途,九道天梯。战卒、战将、战灵、战王、战皇、战宗、战尊、战圣、战帝。每晋升一个大等级,力量都会产生质的飞跃。

“凭什么?”项飞冷笑一声,然后还分外挑衅的,一脚便踏在了高禹婷半裸在外的酥胸上。

“因为,他是我的女人!”龙剑一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每当他做出这个动作,那就是想杀人。

嘲笑声四起。

“就你这个病秧子,还配有女人?”

“不要小看人嘛,也许人家内在够大呢?要不……咱们把他裤子扒下来瞅瞅?”

“二少爷那条地狱双头狗,最近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椿药,满城的追女人。人家娶不起大姑娘,还不准捡个狗剩吗?”

龙剑一对众黑骑军的侮辱,充耳不闻。项飞倒是对他这份临危不惧的气度,提起了那么一丝兴趣。

“小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这些手下,你今天只要能打赢一个,我就把你的妞还给你。”

说完,项飞便把自己的佩剑掷了出去,正好插在了龙剑一的面前。

剑身完全没入地面,锋利程度由此可见。

但龙剑一却对这柄宝刃视而不见,而是举步维艰的走到了小宇身边,“兄弟,把剑借我一用。”

小宇奄奄一息,不能说话,但嘴角却向上一咧。

老族长见此,当即便解了下小宇的佩剑,老泪纵横的递给了龙剑一。

“不识抬举。”

项飞冷哼一声,一摆手。他身后的一位战虎军,便跳下马,一脸残暴的走向了龙剑一。

“一刀解决他。”

“别啊,砍他个百八十刀的,那才过瘾!”

“你好好表现,兴许大哥一高兴,那小妞的第一炮就赏给你了。”

一众战虎军嗷嗷乱叫,哪有半点军人的样子?整个就是一帮子土匪!

“锵——”

长剑出鞘。

剑身带血,锈迹斑斑,还有多处缺口。

但这破剑握在龙剑一手中,却也发出了耀眼的光辉。

这不是玄力,也不是神通。这破剑发光,仅仅是因为它遇到了懂剑之人。龙剑一,当年的剑帝。在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懂剑!

“来吧!”

剑身一抖,铮铮而鸣。

“吗的,这小子怎么有点邪性。”那战虎军倒吸一口凉气,但他偷瞟一下项飞那阴沉的面庞,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看刀!”

刀锋犀利,玄力澎湃。

在战卒级强者面前,普通人就算是再强壮,也如同蝼蚁。更别说是龙剑一这个病秧子了。

但奇迹,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唰!”

剑若流星。

龙剑一的剑,实在是太快了。没有人看清,他这一剑,到底是怎么刺出去的。众人看到的,只有那战虎军额头上一个血洞,“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满场死寂!

与此同时,龙剑一本人,也陷入了无尽的震撼之中。

因为就在他取人性命的一刹那,其胸中那颗一直未曾跳动的修罗之心,竟然有了复苏的迹象。

“咚、咚、咚……”

修罗之心每跳动一下,龙剑一虚弱的身体,便恢复一分。仅短短数秒,其身体便强大到了普通人的极致。紧接着,一套玄奥至极的功法,便死死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不灭修罗道!”

龙剑一猛的一抬眼,他双眸中浩瀚无比的凶戾,惊得数匹战马暴毙。然后剑锋一指摔到地上的项飞。

“胜负已分,放人吧。”

项飞坠马,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眼神之中尽是怨毒。但他却并没有食言,当即便解开了战神印记,还高禹婷自由。

高禹婷死中得活,如小鸟归巢一般投入了龙剑一的怀抱。

龙剑一则充满依恋的,刮了刮高禹婷的鼻子。并脱下自己的上衣,帮她掩盖住了露在外面的寸寸雪白。

龙剑一的前半生,为洛紫衣放弃了一切。这后半生,他要为自己而活。侠骨柔情、快意恩仇。这才是真正的龙剑一,这才是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剑帝!

“是走,还是战?”

龙剑一剑指项飞,毫无畏惧。他可没天真的认为,一场决斗便能化解眼前的恩怨。

“你,很有意思。”项飞走上前,拾起了自己的佩剑。“我现在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挡得了我三剑,我便放你和你的女人离开。”

“那其他人呢?”

“做人不能太贪,他们窝藏逆党,犯的都是死罪。”

龙剑一环视一周,已下决心。高氏一族救他一命,已属大恩。其绝不能再让高家村这三百多口子,因他而死。

“你我一战,我若赢了,你饶他们不死。”

“那你要是输了呢?”项飞讥讽一笑,但双眸中却透着股杀意。

“我……”龙剑一身无一物,连命都握在人家手里,他拿什么跟项飞赌?“我若战败,便跪下给你磕三个响头!”

高禹婷想要阻止,但却张不开嘴,只能不住的流泪。

家人、亲戚、朋友,高禹婷所有的一切,都在此战之中。她不想让龙剑一冒险,更不想让龙剑一赌上男人的尊严。但除了龙剑一,她却又别无依靠。

“有意思!”项飞的目光转了一圈,最终又重新落到了高禹婷的身上。“再加上她,我就跟你赌。”

高禹婷泣不成声,但却重重的点了点头。

龙剑一见此,深吸一口气,并挥手示意高禹婷退守一旁。

“来吧。”

项飞戏谑一笑,并用舌头舔了舔宝剑的剑锋,“你以为杀了一个一级战卒,就有资本跟我叫嚣了吗?告诉你吧,老子跟他们不一样!”

项飞的气势骤然展开,犹若山岳一般,向龙剑一压去。

“你……竟然是二级战卒!”龙剑一被项飞气势逼迫得连退数步,满脸惊骇,当即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第3章 修罗觉醒

武道一途,一步一登天。


一级战卒已经觉醒了玄力,战力是普通人的十倍。二级战卒,战力则会再次飙升十倍。

虽然,因为龙剑一错估了项飞的势力,而导致出师不利。但以他前半生的剑帝经验,却也不惧对方。

龙剑一将自己的精神、力量,全都聚集于一点,然后瞬间爆发出去。以点破面,直接便撕开项飞的气势,刺向了他的眉心。

项飞没想到龙剑一的反攻,竟然会如此的迅猛、凌厉,所以当即大惊后退。

但龙剑一手中之剑,却如同梦魇一般穷追不舍,令他挥之不去,避之不及。

“中!”

长剑正点在项飞的额头。

鲜血飞溅。

伴随着一声惨叫。

所有人都认为,项飞会被龙剑一一剑秒杀。但结果却是“铛”的一声,剑断了!

剑尖刺进颅骨,仅差半寸,便可伤及大脑。

项飞狂退,并忍着剧痛将剑尖拔出,但其脸上却仍旧布满了惊容,“小子,你这剑法是跟谁学的?”

“古往今来,何人剑法第一?”

“两千年的剑帝,龙剑一。”

“哼!”龙剑一冷哼一声,仗断剑强攻。剑已断,战力大损。但其明知不敌,却怡然不惧,这便是剑客之心。

“吗的,没有武器,你也就是只没牙的老虎,还敢跟老子嚣张!”

项飞剑法拙劣,但却胜在玄力澎湃。其短短三剑,便已经有两次,险些要了龙剑一的性命。

“实力悬殊太大,现在也就只能拼一拼了。”

龙剑一下定决心,当即便在对战中,悄悄修炼起了《不灭修罗道》。没想到这绝世神功,对于他来说,却没有任何的修炼难度。其仅是心思一动,便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从修罗之心涌出,在刹那之间进入他的丹田。

玄力生。

进阶一级战卒!

这对于其他武者,千难万难的第一步,对于龙剑一来说,却仅是心思一动。与此同时,在龙剑一的脑海之中,还涌现出了一幅荒古大神——修罗王的图画。

只见修罗王顶天立地,双眼中闪耀出一股血色光辉。紧接着,在他面前张牙舞爪,叫嚣着的绝世巨龙,便一声低吟,俯下了高傲的头颅。

神通——修罗之眼!

凡人使用战技,只有诸神才能施展神通。

紧接着一大堆相关信息,便浮现在了龙剑一的脑海之中。

修罗之眼,每多消耗一滴修罗之力,便可越一级使用。施展之时,夺人心魄,控人心智,令万灵俯首为奴。

随着玄力的滋生,龙剑一的战力猛翻十倍。所以其不再固守,而是开始反攻。

只见龙剑一右手以断剑一隔,挡住了项飞的兵器。然后左手趁机一指,便直接戳在了项飞的肩头。

剑指有玄力加固,锋利程度不亚于长剑,一戳就是一个血窟窿。

“呀!你……竟然一直都在隐藏修为!”

项飞大惊,狼狈逃窜。

但龙剑一却犹如附骨之疽一般,紧追不舍。在须臾之间,便已经重创了他三次。

“都他吗的别看戏了,快来帮忙啊!”

项飞一声大喝,十几名战虎军同时冲了上来。

高家村的村民见此,虽然全都在破口大骂,骂项飞不守信义,但却于事无补。因为在战神印记面前,他们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帮忙御敌了。

以多欺少,对别人或许还有效果。但对龙剑一这种,剑法已经超凡入圣的武者,却并没有太大作用。

“噗!噗!噗……”

二级战卒项飞,都被龙剑一追得满地乱窜。这些一级战卒境的战虎军,在龙剑一面前,根本就是白白送死。

在短短的三分钟内,龙剑一便先后斩杀了十人。

“我每杀一人,丹田之内便会凭空生出一滴黑色玄力。生到九滴之后,便不再增长,这难道就是功法中说到的修罗之力?”

龙剑一胡乱摸索,竟然将九滴修罗之力同时激发。结果,其体内玄力当即暴动,“扑哧”一下,境界便再次提升。

“难怪修罗王被称为六道最强者,这种以杀入道的修炼方式,简直太疯狂了!”

龙剑一晋升二级战卒,战力再翻十倍。

群战,俨然已经变成了屠杀!

现在唯一让龙剑一感觉有些不爽的,就是斩杀这些一级战卒,已经再也不能为他提供修罗之力了。

“住手!”

项飞这个杂碎,竟然趁龙剑一分神研究功法,再次擒住高禹婷作为要挟。

龙剑一不得不暂时摆手。

仅存的两名战虎军见此,则全部都生出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你放了她,我就放你走。”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你没得选择。”

“我有!”项飞一剑刺入了高禹婷的大腿,鲜血汩汩流出。“你如果不束手就擒,我就杀了她!”

“你杀了她,我就杀了你。”

“那咱们就赌一赌,看谁的心更狠!”项飞咬着牙,一剑刺向了高禹婷的胸口。

在这一刻,项飞都快哭出来了,因为他是真的害怕,龙剑一不肯妥协。结果,就在那长剑临身的最后一刹那,“当啷”一声,龙剑一把断剑扔在了地上。

“你赢了。”

项飞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用剑一指旁边的一位属下道,“你,过去把他绑起来。”

“老大,我……不敢。”

“懦夫!”项飞又用剑一指另外一人,“那你去。”

“老大,我也不敢啊!要不……我帮你看着这小妞,你自己去绑他吧。”

“吗的,我怎么养了你们这么一群废物!”

项飞心里虽然也发毛,但其却仍旧将高禹婷交于他人之手,小心翼翼的走到龙剑一身边。

“你最好别轻举妄动,要是我有什么意外,我保证你的女人会在第一时间给我陪葬!”

龙剑一充耳不闻,索性闭上了眼睛。

项飞见此,暗松一口气。然后便仗着胆子,用手一点龙剑一的额头。刹那之间,一道红色的徽记浮现,直接便烙印在了龙剑一的眉心上。这就是战神印记中最低等的——奴印!

奴印已成。

项飞眉心二级印记刚一浮现,龙剑一便受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那俩战虎军见此,心中大安,自然也就放开了高禹婷。

“老大,这小子被授了奴印,咱们可就再也不用怕他了。”

“岂止是不用怕?杀了他都可以!”

“杀了他?那实在是太便宜他了。”项飞一脚将龙剑一踹开,然后面目狰狞的走到高禹婷身前,一舔下嘴唇道,“老子现在就要当着的他的面,轮了他的女人。我先来,你们两个候补!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