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牺牲多个特战队员换一个普通侨民,值得么

大清一等带刀侍卫 2019-01-11 05:00:12



看完《红海行动》,从影院里走出来,一个孩子问他的父亲,牺牲了好几个特种兵,只是为了救出一个普通侨民,值得么?

先问一句,大陆什么时候能退出电影分级制,这种影片不适合12岁以下的孩子观看。

回到正题,牺牲几个特种兵,国家付出大成本培养出来的特种兵,救一个普通的侨民,一个“价值”无法和特种兵相提并论的普通一民,牺牲多数、价值高的人命,挽救少数、价值低的生命,值得么?至少,这和大多数人的认知是不相符的。

01

《笑傲江湖》里有个80年代的老男人们很熟悉的故事情节,魔教长老曲洋和衡山派大佬刘正风虽然各处势不两立的魔教与正派,但惺惺相惜,结成莫逆之交。刘正风由此惹上大祸,被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派出门中高手,将刘家杀了个干干净净。作为恒山派掌门、武功最高的莫大先生,面对这一赤裸裸的打脸行为,却始终不曾出现来制止这一惨剧。

那一刻的莫大先生明显是胆怯了,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不敢出面以武力拼个你死我活,喝止一声总是可以的吧,莫大先生却连露面都不肯,究竟为何?根本就是在五岳剑派整齐划一的誓与魔教不两立的理念所产生的巨大压制与束缚下,莫大先生明明知道自己的师弟没有背叛名门正派、没有做出吃里扒外的行为,也不敢与代表正派理念的左冷禅公开对抗。顾不得师门情谊,也顾不得侠义之道,莫大先生只能眼睁睁看着刘正风满门被灭的人间惨剧,他若敢公开助战,就只能意味着一个后果:衡山派整体消灭,换言之,莫大先生采取了冷眼旁观,以牺牲少数人的代价换得了维护自己和衡山派的安全,以少数人利益受损来保护了多数人的利益保全。

这种方式,看起来很是让人不忍,其实是大多数人愿意接受和采取的方式。

02

唐朝安史之乱时,张巡固守睢阳,凭借过人的勇气与毅力,小小的淮阳城竟然阻挡数十万叛军数月的时间,城内粮草断绝,外援不来,士兵们几乎失去了弯弓杀敌的力气,士气低落,面临破城危机。能吃的都吃了,老鼠都没了,张巡不是神仙,变不出粮食,把自己的小妾给杀了,把她的肉分给将士吃。潘朵拉的魔盒就此开启,守城将士先把城中的妇女做了口粮,吃完了,继续吃老人吃幼儿,据载一共吃了三万人,等到城池被破,普通百姓只剩下了四百多人。

张巡最后被杀,也算求仁得仁,但在关于给张巡封号的问题上起了争论,毕竟杀妾为食、大规模吃人在伦理上难以接受,而最终表彰的意见占了上风,张巡被追赠为大都督,立祠祭祀。

时至今日,有一种观点认为,杀人做口粮虽然看起来残忍,但是给江南争取了大量时间用来组织力量反击叛军,最终消灭安禄山,正是由于淮阳的坚守,导致江南没有遭受叛军战乱的破坏。

不好说这个观点是荒谬的,硬要表态,就这样来表达支持:为了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江南免遭叛军肆虐,少数人或者说弱势群体,包括妇女、老人、幼儿在内的没什么战斗力的群体,是可以被放弃或主动杀掉的,你看,好歹还能做口粮,也算为国家做了贡献。

03

19385月,日军云集徐淮地区。中国军队放弃了战略要地徐州,战事转移到陇海线。66日,中国军队放弃开封,日军随即占领开封、中牟和尉氏,向西猛进。中牟距郑州不到二十公里,郑州一失,华中将基本无险可守,北方之敌不超过一个月就可逼近武汉,再切断长江,便可将中国从南到北一刀两段。

军事上打不过,为了阻止日军继续前进,老蒋采取了炸毁花园口以引发黄河决口阻挡日军的策略。68日当天,滚滚黄河一泻千里,冲出河南,进入安徽,洪峰高达六至八米,如同发疯的巨龙,迅速吞没着平原和村庄。

人类史上的天灾人祸不少,但即使把原子弹爆炸包括在内,仅以一次性灾害之烈,受灾面积之大,时间之长,死亡人数之多,1938年的黄河大决口应该是创下了世界之最,国人历来以冲创各类世界第一、寰球最大为荣,连开掘河堤水淹国民造成的死亡量也挣了个天下第一。国民政府自己统计的数据中,河水淹没冲毁村庄3000余座,房屋数百万间,死亡民众达89万人,逃离家园达391万人,受灾人数超过1200万,豫、皖、苏344个县市2.9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水淹没,成为黄泛区。损失财产总数为47807亿元,农业收入减少47474亿元(均按抗战前币值计算)。这个操蛋的政府,竟然在炸毁花园口之前根本就没有对周围大量居民进行预警,以至于这些民众根本无法提前做出准备。

总还是有话语可以用来为这场惨剧辩解的:黄河决堤重创了日军第14师团和16师团,粉碎了日军南攻武汉、西取潼关的战略计划,河南地区的中国军队也有了充足的部署时间。只是有个疑问,一个大国政府,亲手酿造如此大规模的人间惨剧,其存在下去的合法性是否减弱?

想想在随后的1942发生的大灾荒中,大批饿民反戈一击,绑了国军士兵送交日本驻兵,只为换取活下去的口粮,就知道,对这个疑问做回答不是那么坚定清晰的。

04

1945年,日军败局已定,盟军准备进攻日本本土,但看起来依然困难重重,日军武士道精神让美英首脑头皮发麻,丘吉尔在回忆录里说,当时美英准备用空中轰炸和大量军队的进攻去攻击日本。但日本人的誓死顽抗实在让人头疼,在进攻冲绳岛的战争中,最后的景象是这样的:好几千日本人不愿投降,在他们的首领庄严地剖腹之后,他们排成一排,用手榴弹炸死自己。要一个一个地消灭日本人的抵抗,一寸一寸地征服他们的国土,可能要损失100万美国人和50万英国人的生命,这是两国无法接受的。

现在所有这些噩梦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剧烈震动之后整个战争结束的景象——似乎真的光明而美丽,嗯,没错,丘吉尔被美方人员邀请商谈:原子弹研制成功了,我们用还是不用?用,意味着亲手释放这一有史以来可能给人类带来灭绝危险的终极恐怖武器,杀死大量无辜的平民,后患无穷;不用,常规手段的代价又接受不起。

过程顺利的出奇,丘吉尔说,我们就未花一点时间讨论过到底应不应该使用原子弹。为了避免大规模、无止境的屠杀,为了结束这场战争,为了使世界得到和平,为了使遭受磨难的人民得到抚慰,为此付出几次爆炸的代价来显示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力,这在我们经历了所有艰辛和危险之后,看来是一种拯救人类的奇迹。

随着耀眼的光芒,广岛、长崎两座城市及其承载的大量人口,在升腾而起的蘑菇云中遭到了惨痛的损失,留下的惨痛的后遗症,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平复,也注定在很长的时间里依然要争辩不休下去。

05

从武侠到现实,从古代到今天,从中国到世界,从个人政府,从剑客到军队,都在遵循一条同样的逻辑,用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功利主义代表人边沁的话来说就是:维护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这也确实是大多数情况下大多数人遵循和采取的行为逻辑,忙碌而无暇仔细分辨的人们也大都习惯了这个说法。当逻辑发生逆转,叙事方式来了个大转弯,人们自然要产生疑问。

稍稍思索一下,所谓牺牲少数挽救多数,一是,大部分情况下,意味着自身实力的不济,或者说,不这样做的话,造成的后果是自身无法承担的。二是,所谓的挽救多数,其实最终真正保护的是金字塔顶端的真正少数,这个就不多说了。

回到《红海行动》,能在春节这个大家习惯于合家欢乐看喜剧的期间不被很多人看好的情形下实现票房大逆袭,超越同期其他大肆宣传的各部电影,首先在于制作精良,画面逼真,展示了真实战场的残酷而不是诸多抗日神剧的过家家,其背后体现的,是对于自身强大实力的自信。

更重要的,其实是在于打动了人们心中柔弱的部位,毕竟,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多数人都是势单力孤的个体,处于金字塔下方,总会遇到莫名其妙的挫折或者是危险,挫折越深,危险越大,仅凭个人能力难以脱困,这个时候,外力介入来帮忙解救,就成了人们心中强烈的渴望。对特战队员赞不绝口,对电影大加赞赏,其实就是在不经意间,人们把自己代入到了电影中,把自己代入到了人质邓梅的位置。

《红海行动》的叙事逻辑与以往大不相同,与《拯救大兵瑞恩》的逻辑相似,承认“普通”生命的重要价值,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尽管只是在影片中。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