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次线下聚会上学会了玩《龙与地下城》

跑团众小说 2018-10-10 15:46:15

小编的话:

看了这篇文章,我想起了自己当年对跑团产生兴趣的原因——《指环王》电影,记得那时候还在高中时期的我,迷恋的还是金庸古龙这种东方武侠的世界,偶尔接触的一些奇幻题材也觉得没有中国本土的文化吸引我的眼球,但是看完指环王电影,仿佛给我打开一扇新的大门,也因此我开始对西方奇幻产生兴趣,并开始玩万智牌,也正因为万智牌让我接触到了龙与地下城——这个可以陪伴我一生的游戏。

《生活大爆炸》、《废柴联盟》、《怪奇物语》等优秀的美剧都出现了跑团的剧情,在这个快餐社会里,这种规则复杂、耗时较长的游戏按说应该很没市场,但是对于所有跑团众来说,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可以陪伴一生的游戏,也许有朝一日我们已经因为繁忙的工作没有时间聚在一起,但是仍然会没事翻看一些跑团的规则书,构思一些有趣的冒险,或者寻找一些经典的奇幻小说打法零散的时间。

记得有朋友和我说过,桌游的最终归宿无外乎三点:集换式卡牌(如万智牌、游戏王),战棋(比如战锤),角色扮演(比如龙与地下城、pathfinder),关于此我深以为然,这三款游戏不像普通桌游,集换式卡牌拥有收藏和保值性,战棋游戏带有模型制作这种长期爱好的属性,而角色扮演属于那种不需要任何道具,只要思维不灭就能永远进行的游戏,而这类游戏不像越来越趋近快餐化的游戏市场,而是可以让人不断回味,并体会快乐的一种奇妙的体验。

《怪奇物语》的风靡,包括现在越来越多的影视、厂商开始重视角色扮演的游戏,其实并不是说时代在倒退,而是说明优秀的游戏类型有着禁得住时间考验的底蕴。经历过浮躁的网游世界,越来越多的开始逐渐恢复理智,当越来越多的快餐游戏和套路游戏已经无法满足真正对游戏性有需求的现代人,当人们厌倦了冷冰冰的屏幕而需要面对面的交流,当人们不满足打补丁般的压榨原始游戏资源而需要一个真正自由的游戏平台,桌面角色扮演再次回归到人们的眼前。

有什么比可以拿出周末的一个下午时光陪伴朋友、妻子、孩子围聚在一张桌子前打开发散的思维,体验那龙与魔法的神奇冒险!



下面正文:

【本文转自vice,作者汤姆·琼斯(Tom Jones),翻译陈功。】

   

感谢《怪奇物语》,让我对《龙与地下城》产生了兴趣,从现实迈入一个属于矮人、巨龙与挥剑蛮族的奇幻世界。


Netflix 又出神剧,并在网上掀起全民热潮。这一次不是中产阶级女孩探索美国刑法体系,也不是哥伦比亚大毒枭的沉浮史 —— 《怪奇物语》讲的是一群小屁孩在一起玩完《龙与地下城》之后,其中一个小朋友突然神秘失踪的故事。关于这部剧的每一条评论,基本上都少不了 “怀旧” 两个字,对此我也深表赞同,这部剧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斯蒂芬·金的小说和电影、肯·罗素的《灵魂大搜索》(Altered States),以及一些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风格元素。

虽然《龙与地下城》诞生已经好几十年了,但对于这款将剧中几位主角联结在一起的奇幻角色扮演桌游,我本人并不太了解。目前为止我对它的认识,仅止步于 Weezer 在他们1994年的歌曲《In the Garage》中唱到的 “十二面骰子”(12-sided die)和 “城主指南”(Dungeon Master's Guide)。但这款游戏的历史比《战锤》等幻想类桌游都更悠久,多年来吸引了庞大的粉丝群,这其中包括好莱坞演员范·迪塞尔和已故喜剧传奇罗宾·威廉姆斯。



被《怪奇物语》勾起游戏兴趣后,我很想了解这款游戏到底是怎么玩的,于是我联系上了 伦敦的龙与地下城线下聚会。他们邀请我去博罗集市一家酒吧参加他们的活动。一到那里,我就得到了活动组织者和线下聚会创始人 Zander 的热情迎接。Zander 是这款游戏的老手,从八十年代初一直玩到现在。

他告诉我,“我从来没放下这款游戏,很多人玩着玩着就不玩了,过一段时间又再回来继续玩,但我从来没有放下。” 这次聚会来了大约30人,大家挤在酒吧楼上小小的空间,剩下的则分散到啤酒花园。



第一次看到这个游戏,对于它的玩法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你可以看到地图上摆着小小的人偶,还有我从来没见过的形状尺寸各异的骰子。Zander 给我大致介绍了一下游戏的规则。

“龙与地下城的游戏规则足足有三本巨厚的指南手册构成,但简而言之大致规则是这样的:一位玩家负责担任城主,负责跑整个游戏。他向其他玩家展示这个世界,讲述整个故事,解释他们的任务。其他玩家各自有一个类似《指环王》系列的角色,他们要根据城主给出的规则进行游戏,并且进行团队合作。”



所以,这就是个互动式叙事,类似于你小时候看过的角色扮演游戏书。那么一轮游戏时长有多久呢?骨灰级玩家 Matthew(上图戴眼镜者)给了一个令我大吃一惊的答案。

“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Bob Geldof 组织 Live Aid 援助非洲慈善演唱会那年,我和一帮朋友举办了一个 Dragon Aid 进行筹款。我们的活动地点设在圣马田教堂的地下室,并且申请持续时间最长的角色扮演游戏吉尼斯世界纪录。那一盘游戏大概跑了六十个小时,我撑了五十个小时。最后我们真的被写进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听上去有种博大精深的感觉,我问 Zander 他正在跑的这局游戏持续了多久,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一年半”。看起来只要放在会玩的人手上,《龙与地下城》简直就像一部永不完结的 HBO 剧集一样让人痴迷不已。

另一位玩家 Mira 参加这个线下聚会已经一年多了,她把《龙与地下城》的游戏过程比作热门影视剧的前期创作讨论。“想想那些好莱坞经典电影或是电视剧,这些影视作品在创作初期,都是一帮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互相交流各种创意和点子。其中一些知名编剧,比如《废柴联盟》的 Dan Harmon,都是《龙与地下城》资深玩家。这个游戏传承了一种宝贵精神,让大家聚在一起共同打造精彩的故事与冒险。”




正如 Mira 所说,编剧 Dan Harmon 非常痴迷《龙与地下城》,他甚至亲自打造了一档名叫《哈蒙历险记》(Harmon Quest)的网络节目,内容基本就是他和其他演员及喜剧明星聚在一起,在演播厅进行现场游戏,并把他们的现场游戏改编成动画。你可以在 Youtube 上看到这档节目的第一集。

下面这张照片中,坐在 Mira 右边的女孩叫 Becca,她也是一位新手玩家。从美国搬到伦敦之后,她就开始玩《龙与地下城》,在她看来,这种游戏方式和传统的数字游戏很不一样,给她一种耳目一新的体验。从她嘴里,我听到了这次聚会上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



“人们都很喜欢看《权力的游戏》,但我觉得看《权力的游戏》的缺点在于你只能穿着睡衣坐在家里独自追剧。有了《龙与地下城》,你看到的是同样的奇幻故事,但你却是和其他人一起体验,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有点困难,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什么都是数字化体验。”

Becca 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如果《怪奇物语》的成功能够掀起热潮,也许不久之后,我们就能在酒吧看到越来越多的新一代《龙与地下城》玩家聚在一起,从现实迈入一个属于矮人、巨龙与挥剑蛮族的奇幻世界。


Translated by : 陈功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