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的龙王

龙王传说吧 2018-11-30 13:14:42

(同人文)

史莱克城内


   云冥手持擎天枪独自一人屹立在史莱克城墙之上眺望远方颇有几分一夫当关之势,史莱克所属们早己严阵以待,城门紧闭大有几分肃杀之气。


   云冥转身看着史莱克所属们枪指苍天道:“史莱克有过衰落,有过辉煌!有过毁灭,有过重生!万年之前唐门先祖史莱克七怪的灵魂人物---唐三曾带领史莱克六怪创造了史莱克的辉煌,万年之后唐三之子唐舞麟让史莱克在死寂中重生!我身为前任海神阁阁主自愧不如,因此今日我将与你们一起抵御魂兽发动的最后一次兽潮这次兽潮,这次兽潮必定是它们发动的兽潮中最残暴,最凶狠的,但我与海神阁所属誓与史莱克共存亡!”


   云冥此话一出激起千层浪,本就士气高昂的史莱克所属们士气瞬间达到了顶点,如同排练过一般,异口同声的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誓与史莱克共存亡!”


   雅莉缓缓展开八翼飞向城墙之上,轻轻地依偎在云冥的怀里,那倾城的容貌却带几分忧愁与伤感,带着些许哽咽的声音道:“云冥哥,此战凶险万分,你若再有什么不测……”她再也说不下去了两颗晶莹的泪在她脸庞滑落,失去至爱之人那何等痛苦她已经承受过一次了要是让她再承受一次她绝对撑不下去的,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关系到人类的存亡,他只能把儿女情长放在一边,看着自己的丈夫冲锋陷阵,这种无力感就算身为封号斗罗的她都不禁流泪。


   云冥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世上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牵挂了,如果非说有那便是眼前,依偎在自己怀里哭泣的雅莉,他又何尝忍心看见她流泪,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冲锋陷阵是必然的他能做到的只有努力让自己活着回来。


   云冥缓缓推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雅莉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深情的注视着雅莉道:“我现在不敢给你任何承诺,但是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爱你。”


   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句我爱你!


说罢,他便不再看向雅莉因为他知道现在他必须心无杂念,他闭上双眼,让自己的精神力达到最佳状态,云冥庞大的精神力不一会便覆盖了方圆五十公里的范围,只要魂兽进入他的精神范围内一举一动都将映入他的脑海里,可是不一会儿,他就睁开了眼睛,紧锁眉头好像若有所思,想了一会道:“谢邂。”


他话音刚落谢邂便毫无征兆的站在云冥身后,双手抱拳道:“在!”他平日里嬉皮笑脸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严肃。


云冥指向东南方向道:“你去那里五十公里开外的地方侦察一下魂兽的动向。”


“不行!”原恩夜辉打断道,此时原恩夜辉切换成了堕落天使武魂,紫红色的长发及腰平齐,上下拍动的黑色双翼,还有本就凹凸有致的身体被斗铠勾勒的更加丰满,看上去英姿飒爽。


“为什么不行?”云冥有些疑惑的看向原恩夜辉。


“那里是魂兽大军聚集之地,谢邂虽然很快但是那里有帝天,帝天实力深不可测,不能让他去那里冒险。”原恩夜辉辉解释道。


云冥轻叹一声道:“这确实很冒险,但是你有更好的人选吗?”


“这……”原恩夜辉一时语塞,是啊,除了谢邂还有更好的人选吗?


正在原恩夜辉左右为难的时候谢邂站出来道:“阁主我领命。”


“谢邂……”原恩夜辉刚要说什么,谢邂身形一闪,闪到原恩夜辉面前将她拥入怀中轻声道:“这世上能够打到我的除了你再无他人。”


听到谢邂说的这句话,原本强横霸道的原恩夜辉瞬间变得娇滴滴的脸颊绯红,柔声道:“你这坏人,就这么喜欢我欺负你?”


谢邂与原恩夜辉四目相对,谢邂深情道:“如果可以,我想让你欺负一辈子。”说罢谢邂如同一团魅影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留下的只有原恩夜辉怀里那属于他的余温。


星斗森林中心湖畔


  唐舞麟与古月娜在湖岸两畔相立对望,良久无言。


  唐舞麟先打破了宁静,道:“古月娜跟我走吧。”说完唐舞麟苦涩的笑了像是在自嘲,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古月娜道:“跟你走?那我的子民怎么办?让你们人类屠杀?”她有些激动了,不自主的释放几分气息,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波澜。


  “不,只要我们联手一定可以平息人兽之战,现在人工魂灵现越来越发达,人们现在开始渐渐不需要魂兽了。”  唐舞麟连忙解释道。


  古月娜冷哼一声,道:“人类的贪念是永无止境的,就算如今已经有了人工万年魂灵那魂骨呢?还是会有无数人为了得到魂骨而残杀魂兽。”


  古月娜脸上流露出的苦涩与悲痛,她缓缓道:“人类与魂兽必将有一个灭亡,就像我和你,必将有一场宿命之战。”


  他嘴唇微微颤抖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喉咙又像被什么东西卡住说不出来。


  古月娜苦涩的笑了,眼角的泪仿佛马上就要落下去了可是又像被什么东西阻拦着他一样没有落下,她看着唐舞麟道:“整个计划我都做的天衣无缝,唯一的漏洞就是我……爱上了你。”她的目光变得柔情起来。


  可能柔情的目光仅仅只有短短一秒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仰面望天似乎是不想让眼泪流下。


  “古月娜……”唐舞麟似乎要说什么,可是下一秒他脸色突变,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舞麟?”古月娜试探性的叫了一下,见唐舞麟毫无反应心不由得慌了刚想动身,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古月娜耳边响起。


  “我说你也太磨叽了吧,银龙王!”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沉睡在唐舞麟身体里的龙,真正的金龙王!此时唐舞麟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竖瞳,还泛着金光。


  古月娜愣一下目光瞬间变得凌厉了,问道:“金龙王?”


  原本跪着的“唐舞麟”站起来放肆大笑,整个星斗森林都似乎伴随着他的笑声颤抖了起来,数秒后笑声停了唐舞麟,不,准确的说是金龙王,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你这个叛徒!”


  古月娜冷笑道:“我是叛徒?那你又是什么?当初你呈匹夫之勇,肉身尽毁,现在你又帮人类屠杀魂兽妨碍我完成龙神当年的意志,你才是真正的叛徒!”


  金龙王冷哼了一声,道:“匹夫之勇?我为龙神抛头颅,洒热血,你说这是匹夫之勇?反倒是你把龙神当年对神界的不满宣泄到这些弱小的人类身上,我为你感到不耻!就算我肉身尽毁,龙神也不应该是你!”


  “唐舞麟入龙谷的时候他看见无处安葬的龙魂宁可放弃三年也要为了因我们战死的龙魂安葬,三年!整整三年的光阴!这也许对我们不算什么,但对于人类特别是那时候的他这三年是无比珍贵的,当他解开第十八道封印的时候,当我想杀了他的时候,当数万龙魂跪在我面前向他求饶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完全可以继承我,继承龙神!一个外人尚且如此,可你又做了什么?你可曾为那无处安葬的龙魂想过,你去那里只不过是为了想拿到龙神残留的一丝能量!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本座!”


  古月娜冷冷的看着他道:“既然话已至此,你我也本就是宿敌,不如在今日做个了断吧!”说罢,他身后银色龙翼展开,龙翼一振,上下扇动了几下,几息之间她便上千米高空,手中银光一闪,白银龙枪便紧握在手中!


  金龙王自然不甘示弱,不过他的方式有所不同,他身体半蹲,双腿发力,一蹬,脚下的地面瞬间凹陷下去了而他整个人如同一枚导弹直冲云霄,什么叫做简单粗暴?这就叫做简单粗暴,同样也在几息之间他便也升上了千米高空,接着他双臂一振,身后的黄金龙翼瞬间展开,上下扇动,他并没有召唤出黄金龙枪而是将双手都覆盖上金鳞,此时金龙王手上的鳞片,是那么厚重,却又那么锐利,如同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瑰丽无比!


  古月娜的白银龙枪指向金龙王各种元素在枪尖萦绕,古月娜的眼神多了几分决然。


  古月娜手握白银龙枪一记横扫,只见由风木火三种元素组成的元素龙向金龙王奔去,木助火燃,风助火势,三种元素相辅相乘,势不可挡。


  面对这样一条势如破竹的元素龙,金龙王只是缓缓抬起左手硬生生的与元素龙相撞,顿时火花四溅!待到火花散去只见金龙王的金龙爪完好无损,甚至连被灼烧过的痕迹都没有,那条势如破竹的元素龙早就灰飞烟灭。


  金龙王皱了皱眉头道:“银龙王你的实力绝不仅于此,是我这张脸让你手软了吗?”


刚刚那条元素龙如果撞上的不是金龙爪而是一座城市那它爆发产生的威能绝不亚于以一枚十级定装魂导炮。


  古月娜冷哼一声,道:“这只是热身。”话音刚落,她的白银龙枪向天一指,发出耀眼的白光,伴随着嗡嗡的鸣响,各种各样的元素向她蜂涌过来,一条又一条的元素龙在她身后凝聚,不一会儿数百条元素龙便在她身后凝聚而成,更可怕的是每一条元素龙都至少含有四种元素,元素间的相辅相乘,绝对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金龙王看着古月娜身后盘踞的上百条元素龙,笑道:“如果是之前,我想破你这上百条元素龙可能要花些功夫,可现在你这上百条元素龙在我面前连个摆设都不如。”


  古月娜并没有理会只是将白银龙枪再次指向金龙王,她身后盘踞的元素龙像接到指令一般向金龙王奔去,阵阵龙吟似乎在彰显自己的强大。


  可是金龙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五十米,三十米,十五米,上百条元素龙不顾一切的向金龙王奔去。


  终于在距离只有十米的时候金龙王终于有所动作,到口中抑扬顿挫的缓缓吐出两个字:“金语!”他的胸口金光亮起,龙吟声不断从他胸口处传来,一条长达百米,全身呈金色,身上的鳞片与金龙如出一辙的黄金巨蟒,不,应该是黄金巨龙,而且还是五爪金龙!从金龙王的体内飞出。


  现在的金语在金龙王的滋养下已经从一支只不过五厘米的小草蛇,进化成现在长达百米的五爪金龙,可它中间它经历了什么,承受了什么,只有它自己知道。


  此时有着恐怖元素之类的百余条元素龙已经近在咫尺,只见金语在金龙王周围盘绕,形成一个圈,金龙王脚下一个鲜红的十万年魂环亮起,金色大阵瞬间展开,在金语的金色大阵内,原本湛蓝色的天空失去了色彩,似乎这是一个金语开辟的新天地,一个只有白与黑的天地。


  没错,这正是唐舞麟的第三魂技,蓝银金光阵!作用:元素剥离。


  “他这么能说,我看不如叫话唠好了。”


  “你才话唠。”


  “我看叫金语好了。”


  “这是话痨的美化版吗?”


   曾经熟悉的声音在古月娜耳边响起恍若隔世却历历在目。


   当元素龙撞上蓝银金光阵的一瞬间如同被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金龙王大笑了两声道:“好孩子,没白养你。”金语仰天长啸,真的像在父亲面前炫耀自己强大的孩子一般。


  金语的龙吟将古月娜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看见自己的上百条元素龙对身在金光阵中的金龙王毫无作用不禁眉头一凝,她将白银龙枪向上一抛,各种元素在白银龙枪上凝聚,渐渐一条身长百米的元素龙在古月娜头顶正上方凝聚,恐怖的元素波动甚至比上百条元素龙加起来还要强上几分,而且元素还在不断的蜂拥而入。


  这次轮到金龙王发愁了,拥有至高神实力的他怎么会看不出那条身长百米的元素龙蕴含着法则之力,蓝银金光阵虽然说元素全免,但在法则面前不堪一击,此时金龙王也不能出去打断,外面上百条元素龙还有半数之多,就算强悍如斯的金龙王被这么多元素龙打中也不好受。


  一瞬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意念一动将金语收回体内,蓝银金光阵也随之消散,此时,金龙王面对一群每一只都有如同十二级噬神炮威能的元素龙,嘴角却微微上扬。


  金龙王大喝道:“禁!”他身边的气流瞬间发生了变化,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元素龙再也无法向前移动半寸。


  “龙!”他的气势瞬间得到了升华,九个气血魂环展开,暴戾之气内敛,阳刚之气外放,身上的金鳞愈发耀眼!


  “皇!”七彩色的光晕在他身边萦绕,十个魂环瞬间展开,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在至阳至刚的气息里多了几分生机。


  “破!”时间仿佛在她说出那一个字的瞬间停止,一条元素龙突然炸开,其余的元素龙如同被拉开引信的炸弹,数十条元素龙同时破灭,那场面可谓是十分壮观,空气中还飘荡着七彩的光晕。


  但此时在古月那头顶盘踞的元素龙已经凝聚完成了,与其他元素龙不同的是它全身七彩色,故名为七彩龙,古月娜手臂一挥,低喝一声:“去!”七彩龙如同一支离弦之箭一般向金龙王奔去。


  金龙王也丝毫没有犹豫,右手握拳七彩的光晕再次出现覆盖了金龙王的整个右拳,随后一记直拳轰出,如果说龙皇破是唐舞麟在原恩震天的战斗中领悟的,那这一拳便是他在泰坦巨猿那里学到的,没错,这正是泰坦神拳或者说是,金龙神拳。


  这是法则与法则之间的碰撞,巨大的能量波动似乎要把空间撕裂,此时天空已经不是原本的湛蓝,一半被金色渲染,一半被银色点缀。


  七彩的光在两者之间亮起,龙吟声,碰撞声 气爆声,三种声音不断交织。


  “乒”一声响白银龙枪被弹飞出去,七彩的光也随之消失,天空也恢复了原本的湛蓝,古月娜龙翼一扇,一跃而起,接住了白银龙枪随后枪尖一转俯冲而下刺向金龙王,现在的金王正处于旧力未尽,新力未生的状态,眼看凌厉的枪尖马上就要与金龙王撞上了,金龙王却笑了一声,道:“这几年我在人类世界学到的东西,可不止这些。”说着,他化拳为掌一手控鹤擒龙配上四两拨千斤将古月娜的枪尖绕开,金龙爪瞬间掐住了古月娜的喉咙,金龙王缓缓道:“你输了。”


  古月娜面临即将到来的死亡,没有垂死挣扎,没有不甘陨落,她笑了,释然的笑了,是那么美丽动人,却又那么悲凉凄惨,她看着已经没有半分柔情的唐舞麟带着哽咽的声音道:“或许是在我最爱的人手里,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吧。”


  她闭上了眼睛,那两滴晶莹的泪终于从她眼角流了出来滑过她那绝美的脸庞落在了那随时可能要了他命的金龙爪上。


  正当古月娜已经准备好接受死亡的时候,正当金龙王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可下一刻,没有死亡,没有血溅当场,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金龙王喉咙上多了一个龙爪。


  是古月娜?不!而是另一只金龙爪!


  此时唐舞麟的眼睛甚是奇怪,一只是代表着金龙王的竖瞳,眼里尽是狂暴与杀意,而另一只则是属于唐舞麟的明亮而深邃眼里满是柔情与爱恋。


  “给我放了她!”这个爽朗中带着几分急躁的声音正是属于唐舞麟的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个威严中带着几分愤怒的声音便是金龙王。


  “你在威胁我封了这个魂兽之王!放了这个决心要消灭人类的龙族叛徒!”金龙王几乎是咆哮道。


  “我只知道,我在救我爱的人!”唐舞麟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呐喊道。


  古月娜的眼眶瞬间红了,“嫁给你”那时谢邂的一句玩笑殊不知却道出了古月的心思,“我爱你!”在唐舞麟不顾一切选择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已经无法自拔了,一句简单的我爱你!可在他们两个面前却是那么奢侈。


  此时什么人兽之战?什么龙族之怨?在古月娜脑海里一点点瓦解,飘散,取而代之的,是他与唐舞麟的点点滴滴,从相识到相熟,从相爱到离去,像一张老影像一样在古月娜脑海里回放。


  “给我放开她!”唐舞麟咆哮道,此时他的精神之海已经搅得天翻地覆,金色与蓝色不断交织碰撞,最后似乎是唐舞麟占了上风,但他此时脸色煞白可见他强行压紫金龙王是多么困难,在古月娜咽喉上的金龙爪缓缓落下,他也收回了在自己咽喉上的龙爪。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可下一刻古月娜化作一束银光瞬间来到了唐舞麟身后,唐舞麟与金龙王同时暗叫道:“不好!”


  唐舞麟转过身去,可是却没有致命一击,有的只是一个拥抱,心爱的人啊!终于如愿以偿的依偎在自己怀里,不过很快唐舞麟发现了不对。


  这……这是……血?


  唐舞麟征征的看着古月娜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古月那脸上早已没了血色,煞白的吓人,额头上不断有冷汗冒出,她紧闭双眼可见她现在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而且唐舞麟还感受到古月娜生命力还在不断流逝。


  那时正当古月娜准备与唐舞麟共同面对这一切的时候,身为银龙王的她发现了一束细如针丝就连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元素能量向他们的位置袭来,位置正是唐舞麟的心脏处,那口束能量实在太快了她根本来不及告诉唐舞麟但是她没有犹豫用自己的身体帮唐舞麟等下了这致命一击。


  “真是一对可歌可泣的恋人啊!哈哈哈。”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远方飘来,几息之间,一个身披紫色斗篷,体型与人类并无二般的“人”来到唐舞麟面前,那俊美的脸庞尽丝毫不比唐舞麟差,但脸的两边却有些乌肿让人不禁有些想发笑。


  可是唐舞麟可没有心思管这些他冷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道:“你是魔皇?”


  “咦?你竟然能看出我?”魔皇有些疑惑道。


  唐舞麟在心里,暗叫道:“我不是让爷爷在深渊洞口镇守,等待魔皇到来然后和我联手一起干掉他吗?难道说爷爷他……”


  几个时辰前,深渊洞口


  “轰”一声巨响,一只长相极其奇怪的生物被吹飞了出去,撞在了已经堆成小山的尸体上。


  把那个生物锤飞的人登上的尸体堆的顶峰,如同一位杀神一般将早已是血淋淋的大锤扛在肩上,淡淡道:“下一个。”


  此人是谁?正是唐三之父,唐舞麟的爷爷——唐昊!


  “哈哈哈!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神的存在!”一位俊美的少年从深渊洞口走出来,此人便是魔皇。


  “轰”唐昊二话没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锤轰出,偌大的锤子硬生生的砸在魔皇的脸上,魔皇整个人瞬间被轰飞了出去砸在石壁上,石壁如同一块豆腐一样被炸出了一个几米深的大坑!石屑四溅。


  唐昊冷哼一声道:“魔皇也不过尔尔”


  “喂,好好听人把话说完啊!”魔皇似乎有些动怒了,整个山谷都在颤抖,石洞也渐渐开始坍塌。


  “破!”魔皇大喝一声,阵阵气爆声不断冲击着石壁倾刻间整个石洞,变成一片废墟魔皇飘浮在空中看着脚下的一片废墟哼了一声道:“区区蝼蚁,也敢伤我尊容。”


  他刚准备转身离去,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我说,你别太小看我了!”说罢,唐昊从废墟中冲了出来,手握昊天锤,红光瞬间包裹了唐昊全身,杀神领域全开!随着昊天锤不断变大,红光渐渐被昊天锤吸收,此时唐昊的眼睛已然通红大喝道:“看清楚了,这才是我的,武魂


真身!”一个长达十几米的昊天锤向魔皇轰去。


  唐昊的杀神领域早已大成!若不是他不想接手唐三传给他的修罗之位,此时他他怕已经是修罗神了!


  不知道是唐昊故意还是力道控制不住,这一锤又砸在了魔皇的脸上,魔皇瞬间被吹飞了几千米开外。


  “你……你……区区蝼蚁,竟敢两次伤我尊容今日我定杀了你!”魔皇咆哮道,不过他此时,嘴的两边早已乌肿的不成样子说话也有些不清楚。


  唐昊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淡淡道:“废话真多!”


  “去死吧!”魔皇咆哮着,将双手举过头顶,紫色的元素,不断从那已经残破不堪的深渊洞口,如海纳百川一般在魔皇手中汇聚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元素球。


  唐昊眯起了眼睛,道:“腐蚀?吞噬?哼!邪门歪道。”


  魔皇没有多言双手一挥那偌大的元素球向唐昊飞奔过来!唐昊将昊天锤紧紧握在手中,扬起昊天锤,红色的光再次萦绕在昊天锤上,双腿发力卯足了力气,最后一锤轰出,带起了阵阵气爆声!可当他真正碰撞到元素球的时候,他竟有些力不从心。


  魔皇看着渐渐撑不住了的唐昊,道:“放弃吧,蝼蚁。”


  “我说过别太小看我!”唐昊大喝一声道,最后十个魂环瞬间展开,然后轰然炸裂!没错,这就是唐氏家族的独门绝技,炸环!


  唐昊的气息与神力瞬间提高了十倍不止,那巨大的元素就被瞬间击溃。


  唐昊身形一闪瞬息千里,来到了魔皇面前扬起昊天锤,以断海开山之势向魔皇的天灵盖上轰去!


  魔皇瞬间从百米高空被锤下了地下几百米,唐昊气喘吁吁炸环对他的消耗还是很大的。


  可殊不知魔皇留有后手他在地底下大喝一声:“来!”唐昊的全力一击,并非对他没有效果,而是在他接受那一击的瞬间他将深渊一百零八瞬间抽掉了五十多层的能量,这才抵挡住了唐昊的这一次攻击  唐昊身后突然多了几百根由紫色元素凝聚而成的元素针瞬间唐旲刺去,唐昊立刻施展出乱披风锤法,可锤法尽管滴水不漏但还是百密一疏,一根,两根元素针不断扎在唐昊身上,腐蚀作用不断在他身体里扩散,那可谓是奇痛无比,八十一锤打完,唐昊身上还是被扎了十多针。


  其实唐昊已然昏厥,完全是肌肉记忆让他把这八十一锤打完!他从百米高空,连人带锤一齐坠落在了山谷之下。


  此时魔皇站在这里那就说明他的爷爷就算没死至少都是重伤加上他的挚爱之人现在也因魔皇生死不明早已怒气冲心。


  “金龙王,把你的力量给我!”唐舞麟在精神之海中咆哮道。


  “哼,现在想起我了!”金龙王有些不满道。


  “少废话!”唐舞麟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金龙王也没有多言,将自己所残余的力量毫无保留的给了唐舞麟。


  唐舞麟深邃的眼睛中多了几分暴戾,金色走光在眼底若隐若现的流动,随着金色的龙鳞覆盖了唐舞麟全身,他仰天长啸阵阵龙吟响彻天际,旋即他龙翼一振向上又飞了几十米,七彩色的火焰在唐舞麟胸口点燃,瞬间包裹了他的全身,身后十个魂环轰然炸裂,暴戾之气外放阳刚之气护体,他眼中满是决然!


  没错,那正是生命之火,每一个神衹都可以使用的能力,顾名思义,正是燃烧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能力瞬间超越自己的极限,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与乐正宇的牺牲如出一辙,但是提高的比他多得多,相同,付出的代价也比他多得多,如果说乐正宇的代价是付出十年的寿命,那唐舞麟则是代表着……陨落,不死不休,加上炸环所增加的力量,此时的唐舞麟已经无限接近于神王了。


  “刀来!”一个低沉与爽朗的混合音响彻在天地间,回荡于斗罗星的每一个角落。


古月娜把小精灵还给我——“你来呀”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