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孩嫁给25岁男子为妻,\u00A0婚礼当天...

夜听有您 2018-12-05 16:43:20


尾巴骨痛

流云山纵横千里,风景秀丽。在山下有一个小村庄,名字就叫流云村。它美丽淳朴,但是与世隔绝,经济落后,村里的男人大都外出打工,只留下了一大群留守少妇,风流而多情,却很少有人来采摘。
  村里只有我一个医生,特别拿手的就是中医医术,比如针灸、艾炙、按摩推拿,深得村民推崇。
  同时因为我年纪轻轻轻,长得又不赖,所以在十里八乡,回头率不是一般的高。但我知道,我的外表是一方面,还有一点,那也是不容忽视的,我是唯一一个能成事的男人。
  这样一来的话,我就好像一坨新鲜的牛粪,有无数的鲜花都想插在我这坨牛粪上,吸收营养。毕竟生理需求是人类五大基本需求之一,不容忽视,不容禁锢,留守妇女疯狂起来,也是很要人命的。
  这一天终于来了,我守了二十年的童子身终将不保。三伏天的晌午时分,当我走进张雅芝的卧室时,她已经趴在床上翘着丰腴的屁股等我了。
  这是什么造型?我见状不禁笑了起来,“我说嫂子,你怎么摆这么个样子啊?这是摔哪儿了?”
  三伏天天气热,张雅芝穿得很少很薄。
  此时,屁股高高撅起,淡粉色的内裤紧紧勒在丰腴挺翘的肉臀上,透过轻薄的白色纱绸睡裤,在那里勾勒出一小片让人想入非非、兴奋莫名的淡粉三角地带。
  “别提了。”
  张雅芝伸过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尾椎骨哼哼唧唧道:“早上起来到井边打水,一不小心在井台子上摔了个屁墩,尾巴骨被垫了一下,疼得老娘我是站不得,做不得,躺不得,翻个身都痛得呲牙咧嘴一身汗,现在只能这样趴着。”
  张雅芝已年过三十,虽然徐娘半老,可还是风骚无限。不用看人,单这只白嫩生鲜的小手,就能昭示出它的主人是一个艳媚烧包的娘们儿。而且她的指甲上面不知道从哪儿涂的一堆正红色的指甲油,极尽风骚。
  我心里暗暗骂道:“你个骚娘们儿摔哪儿不好,摔得也真不是地方!”
  我有点儿犯嘀咕,抿了抿嘴巴,道:“嫂子,你这是尾椎骨摔裂了,要先捏骨,然后再灸烤,可是有一样,我……我……”
  “怎么,你难道治不了?”张雅芝回过头,桃花眼睛里带着一丝失望。
  “治倒是能治,可是你必须脱了裤子,否则……”
  “嗨!我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张雅芝风骚惯了,满不在乎道:“人家都说,大姑娘家屁股是金的,少妇的屁股是银的,生了娃子是屁股是臭的,嫂子我早先要是没采取保险措施,你这么大的儿子怕也有了,我都不害怕,你一个小屁孩怕啥?”
  说着,她伸出春葱似的的手指在我的小肚子上拍了拍,然后蠕动着身子利索地把自己的绸质睡裤褪到了小腿以下。
  一刹那,白雪豆腐般的臀部便活生生地展现在我面前,只是在两臀瓣中间留有两指宽的一片蕾丝。偏偏那一小片蕾丝还是镂空的,内里的物事若隐若现,极尽诱惑之能事。
  狗娘养的,这也能叫裤衩吗?
  根本就是透明的,完全跟没穿一个样!
  少不更事的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不觉间便感到嗓子眼发干,喉头发涩,不由自主“咕噜”一声,狠狠咽下了一口唾沫。
  屋子内本事静悄悄的,我这一声显得很响,很突兀,
  张雅芝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我脸上的表情,心里不禁暗笑道:“二十来岁正是小伙子血气方刚的时候,这小屁孩估计从没见过这种阵势,这会八成是看傻眼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一阵窃喜,于是佯怒问道:“看不出你一个小毛崽子的鬼心眼还挺多,不要跟我说没见过女人屁股啊,这十里八乡的就你一个大夫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屁股,你不知道趁机看了多少。”
  “我哪有……”说话间,我又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道:“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啊?”张雅芝依然是真真假假道:“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嫂子我信你。今天就算嫂子让你开开眼,这总行了吧?”说着,极尽骚媚的回头斜了他一眼:“你抓紧时间啊,我儿媳妇这会儿正好出去办事了,让她回来瞅见这个样子也不好。”
  张雅芝那一眼瞧得我心里痒痒的,慌里慌张答道:“不过还得脱,隔着东西,手感不准确。”
  她果然放得很开,大不咧咧道:“你是大夫,你说咋整就咋整。”
  我更慌了,犹豫着伸出双手,刚挑起她的内裤边缘便踩到蛇似的缩回来,大窘道:“嫂子,还……还是你……自己来吧。”
  张雅芝嘻嘻笑道:“多大点事儿,你麻烦不麻烦?”说着,抓起我的手放到自己的裤腰上,轻轻往下一带,引导着我的手,慢慢褪下了私密处最后的一点遮掩。
  张雅芝见我还在犹豫,不禁娇声挑逗道:“你要觉得占了嫂子的便宜,大不了过一会儿也让嫂子也看看你那地方,让嫂子帮着检查检查,瞅瞅你的毛毛长齐了没有?”
  我哪里是在犹豫?我是有些难以自禁。裆部的玩意儿不由自主硬胀了起来,我几乎能听见那里的血液在呼呼流动的声音。偷偷往下瞥了一眼,只见旗下三寸高高支起一顶小凉棚,看上去很是不雅。
  我想走,却又挪不动脚步,张雅芝白鲜鲜的两瓣肉仿佛橡皮糖,紧紧粘住了我的双眼和双脚。
  “麻利点啊!”张雅芝又一次催促道,完了意犹不足呵呵笑道:“你可以边弄边看。”
  我被她说破了心思,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更有点恼怒:**的逼,谁稀罕你那破烂玩意儿!动了怒,心里便不再发虚,于是俯身上去,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车熟路地替张雅芝捏拢起骨来。
  尽管我的手法很轻柔,但捏骨实际上一个复杂的过程,要将产生裂纹的骨缝往一块捏拢弥合,一般情况下会痛。
  张雅芝发出一阵阵猫儿叫春似的呻吟声,雪白的屁股和大腿肌肉不自觉的一缩一缩,仿佛鲜艳的嘴唇在开合,看上去道不尽的刺激撩人。
  视觉、嗅觉、触觉的强烈刺激,我瞬间便忘记了原来那点怒意,一边心不在焉地为她慢慢捏拢,一边凭着手上敏锐地感觉寻找裂痕所在。但是,半天过去了,竟没有找到?
  难道是因为自己走神,以至于手上的感觉迟钝了?我提了一口气稳稳心神,努力地在她的尾骨周围又细细游走一番,仍然一无所获。
  说不定是肌肉组织挫伤?
  想到这里,我松了一口气。
  不过,紧接着又觉得不对,若是软组织挫伤,患处周围必有青紫斑淤,但是,张雅芝的尾骨周围的肤色却白皙如雪,没有一点组织挫伤的迹象。
  我心想,看来这娘们儿是钱多了烧的慌,稍有点不舒服便受不了,不扔点钱心里不舒服。
  “看起来问题不大,嫂子。”我缩回双手,“没有发现裂缝,我用艾条给你灸灸,晚上应该就能翻身了。”
  张雅芝的脑袋埋在枕头里,嗓子里喘着粗气,含混不清的说道:“我……我听说一把骨要是裂了,若是治不彻底留下后遗症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会瘫痪!我,好我的亲儿!你既然已经来了,就替嫂子好好捏捏,完了嫂子好好答谢你。”
  说到这儿,她顿了顿,又气喘吁吁道:“再说了,过段时间,嫂子也是需要男人的,我这样躺不得卧不得的,到时候也不成事啊!”
  张雅芝最后这句话带有极其强烈的暗示,可惜,我正在想事情,根本没留意她**裸的暗示。
  我还在怀疑自己,兴许刚才从侧面捏的,角度有些不对,最顺手的角度应该是站在她的屁股后面,呵呵,既然你不怕难看,老子堂堂七尺须眉又有何惧?
  于是,我说道:“嫂子,那就请你再转一下方向,我从正后面给你捏捏看。”
  “嗳……”张雅芝软绵绵忙不迭地答应了,趴在床上原地转了半个圈,利利索索地把柔嫩白皙的屁股转了过来,正正面面地对准了站在床沿边上的我。
  我不看还行,这一看之下脑中嗡的一声,仅有的丁点定力瞬间便荡然无存。一阵心跳气喘浑身发热,我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劲儿来调整心绪。
  绝不能让这烧包娘们看扁了自己。我一横心,硬抻着嗓子,装出一幅老练的样子沉声说道:“嫂子,你是不是想嘘嘘,你的裤衩咋都湿透透的了?”
  张雅芝再不掩饰笑道:“傻样,嫂子是想吃肉了,流的是涎水。”
  到了这个份上,我终于有些明白过味了,这娘们看病是假,想要我的童子身是真。
  想透了这一层,我反而镇定下来,胆子也正了,于是,明知故问:“嫂子想吃啥玩意儿?”
  张雅芝急不可耐道:“腊肠……胡萝卜……”
  “这里没有啊!”我更加镇静,继续兜着圈子插科打诨,“要不我去厨房找找看?”
  “小王八蛋,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充愣?”张雅芝急坏了,吼道:“你要把嫂子急死?把你的小香肠给嫂子吃了不就行了!”说罢,竟是一个翻身,白皙的手便抓住了我胯下的巨物。

 

媚眼如丝

这时,张雅芝媚眼含丝,也没了任何的遮拦,嗔声说道:“没想到你小子本钱倒是足的很呐!快,嫂子要的就是这个!”
  我靠!
  我就知道她这个骚蹄子一直惦记我的巨龙,可是没想到她居然风骚到这个地步。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偷人,这还得了!
  要是这娘们儿是个年轻大姑娘就罢了,偏偏是个老寡妇。小爷我可还是个童子身,要是把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交代给她了,那岂不是太坑爹了?
  “雅芝婶子,你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我还想阻止她,没想到张雅芝早已经饥渴难忍,猛得跟老虎似的,两手并用立刻褪下了我的裤子,将那巨物掏了出来。
  眼看那剑拔弩张、气势汹汹的模样,张雅芝错愕片刻,随即,心中更是急不可耐,当即便拉着我趴在自己身上,拿起我的那巨物便往自己的入口处塞。可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姿势不对,她弄了好久没扒拉进去,被我一把推开。
  卧槽,这老骚娘们儿!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张雅芝刚入虎狼之列,长年累月没有男人,早已经“旷日”很久了。我看她脱得赤条精光的,恨不得现在就把我吸干。
  我本来还不想栽在这老娘们儿身上,谁知道一看到她这雪白嫩滑的身子,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鼓胀和饱满,我眼睛瞪得老大,视觉受到了极度的冲击。伴随着她胸脯的一抖一抖,我的呼吸都急剧跳动起来。
  虽然她年纪不小,但白嫩的皮肤,火辣的曲线,尤其是胸前那刺眼的一片雪白,一晃一晃的,晃的我直冒金星,全身血液一下子沸腾,下身顿时来了反应,立马一柱擎天。
  她看我来了反应,淫荡一笑,一只手在自己的饱满和圆润上面不住的揉捏起来,另外一只手则伸进自己隐秘的黑森林,用手拨开丛林,在里面探索,并不住的挑逗我。
  “傻小子,婶子都送上门来了,你还不要?”
  身子好白。
  我不住的舔着嘴唇,对她的身体充满了各种幻想,我在想着,那偌大的白嫩和丰满如果贴在身上,该是如何的柔软,要是吃上一口,肯定爽极了。
  我正看得下身高高鼓起,想着该不该在张寡妇这儿交代出我的童子身,可是在这关键时刻,我骤然听见背后一个女人颤声道:“婆婆,你们在干嘛!”
  我吓坏了,刺溜翻下马,快速整理衣服。
  身后说话的女人原来是张雅芝的儿媳妇周芸。刚才我们两个人闹得火热,谁也没想到卧室的门根本就没插上,更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回来了。
  周芸身材高挑,长得肤白貌美,是远近闻名的村花。
  她为人谦和,恭谨,很好相处,而且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我早就对她有意思了,奈何她嫁了人,有了老公,我也只能看看,心里打发打发罢了。现在被她看到我跟张雅芝两个人几乎赤条精光的待在一起,她铁定误会了。
  不过有趣的是,张雅芝虽然是周芸的婆婆,但是因为她是周芸汉子铁柱的后娘,其实跟周芸之间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儿去。

 

被发现

  “陈医生,是你。”
  周芸看到我的时候,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我毕竟年龄不大,被人捉奸在床本来就很难为情,一听这话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惊慌失措之间,嘴巴动了半天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雅芝却不然,被自己儿媳妇硬生生抓了个正着,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而那一双媚眼还在死死的盯着我的胯下不放,眼神和表情似乎也很有些的饥渴的劲头。
  “小芸啊,不是出去买菜了吗,怎么回来这么早?”
  周芸冲着张雅芝扬了扬手里的菜,红着脸看着她。
  “我买菜回来了,你们在干嘛啊?”她只是看了我的下身一眼,脸色一红,将脸转到一边。我当时也一惊,没想到周芸都是出嫁的大姑娘了,还这么害臊。
  不过她估计不是因为男女之间的关系而害羞,更多的是因为看到我下面太大了才脸红的。当然,我不仅对我的医术自信,对我下面那玩意儿也是相当看好。附近百八十里地儿,那玩意儿比我大的还真没几个。
  嘴上这么说,我还是飞快的穿好了衣服。
  “哦,妈今天尾巴骨摔了,让陈医生过来帮我瞅瞅。”张雅芝一边穿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说话。
  周芸红着脸,脸上写着难以置信。
  “那你们干嘛把衣服脱了?”
  “不脱了人家陈医生能检查清楚吗?”张雅芝语气里透着不爽。我能看得出来,周芸很不受张雅芝待见,撞上这样的事儿她也不敢正面质问她。
  “可陈医生他怎么也……”
  张雅芝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
  “人家陈医生是为了我的病情考虑,不成吗。”她不爽的挥挥手:“行了行了,你去做饭吧。”
  周芸站在那儿确实尴尬,被婆婆一阵吼也不敢再说什么,“哦”了一声就朝着厨房走去,我也尴尬的挠头。这啥鸡巴理由啊,考虑病情还能把衣服都脱得赤条精光的?把人当傻子折腾呢。
  “张婶,既然你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我巴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现在我的脸红得都跟猴屁股似的。没想到头一次跟女人干这事儿就被人抓个正着,羞得我个大男人都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等会儿。”张雅芝凑到我面前,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你这就回去了?”
  “不回去还能干啥?”我没好气的说道。
  靠,这个老骚娘们儿把我坑得这么惨,我没骂她个八辈子祖宗都算不错的了,不回去还搁这儿过年啊。
  “留下来吃饭。”
  “不用了雅芝婶,我还得回去。”我嘴上客气,心里窝火。吃,吃你个鸡巴,还嫌我丢人丢得不够大呢。
  我正想走,张雅芝在背后冷笑一声。
  “哎,我这媳妇儿人挺不错的,人缘也好。”她顿了顿,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你说她要是哪天嘴巴皮子没闭紧,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了咋整?”
  我顿时菊花一紧。
  尼玛,这骚蹄子这回可把我坑得够呛。你说上了她倒还算了,现在我啥甜头没得到,反而落得这么个下场。要是大家伙儿都知道村儿里唯一的年轻医生跟一个寡妇有染,那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啊?
  “张婶,咋整,你说咋整?”我的声音都颤抖起来。我确实怕啊,她个死老婆子不要名声,我这做医生的没了医德以后还咋在村里立足,这不是断我的后路么?
  她突然沉声笑了起来。
  “哟,你小子也知道怕了?”她狡黠的盯着我:“要想堵住我这媳妇儿的口也不是没办法,就得看你愿不愿意做了。”
  “啥办法,你赶紧说啊。”
  看到我急不可耐,张雅芝越发有底了。她朝着厨房那边看一眼,周芸的身影若隐若现。她现在在切菜,砧板子都吱呀吱呀的响。
  “小事儿,你留下来吃饭,等会儿我把小芸灌醉了,你把她睡了,咱不就是一路人了吗?”张雅芝嘿嘿一笑:“她就是想说出去,我也让她下不了这个口。”
  卧槽尼玛,这他妈是强奸啊!
  这个骚婆子真是什么鬼点子都想得出来。自己风骚就算了,还想拉她的儿媳妇下水?据我所知,这周芸正经的很,平时跟男人对上眼都会脸红,这尼玛要是起来知道被我睡了,不得找我算账啊?
  “雅芝婶儿,这法子不行,周芹嫂子会找我麻烦的。”
  “嘿,我都不怕,你个臭小子有啥好怕的!”张雅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把女人想得太好了不是?你还不了解女人,只要你睡了她,让她爽了,啥事都没有,周芸这妮子说不定以后还会主动惦记你呢?”
  “真的?有这事?那要是被铁柱哥知道了咋整。”我又是惊喜又是害怕。
  周芸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要是真能跟她滚床单,哪怕是一回也值了。但是她男人铁柱可不是个好惹的货,长得五大三粗的,那胳膊都快有我大腿粗了,要是被他知道我睡了他媳妇儿,不得把我两条腿给废了啊。
  “只要你睡了她,这都是小意思。婶子是过来人,我敢说,只要周芸这妮子被你睡了,保证她不会跟铁柱说,你以为她敢呀?”张雅芝坏笑道。
  “她为什么不敢呢?张婶,我欺负她了,她不告诉她男人?”我疑惑地问道,也有些想不通。
  “她怎么敢告诉铁柱呢?铁柱要是知道她被你上了,能要她吗?还不把她一脚给踹下床去?铁柱这脾气我还不知道,他是要面子的男人,能要不干净的女人吗?”张雅芝说道。
  “这倒是,哪个男人不是这心思!那张婶你的意思是,我哪天真要偷了周芸嫂子,她肯定不会告诉铁柱哥?”一想到周芸那张好看的脸蛋儿和白嫩的肌肤,我魂儿都要没了。
  张雅芝极力给我灌输思想。
  “一定不会,就拿婶子自个儿来说,这女人也是好色的。你就真的哪天划拉一个到你床上,只要不被她们男人知道,啥事也没有,明白吗?女人就这么回事,别把女人想的那么高不可攀。”
  我听了这茬儿,心里头不快活。
  尼玛,你个老骚婆子,真以为所有女人都跟你一样风骚。周芸嫂子可是个正经女人,如果睡她真有嘴上说的那么轻松,别人咋不去睡?
  不过想归想,还真别说,经过张雅芝这么一沟通,我心里头怪痒痒的,也对自己未来的性福生活充满了憧憬。我甚至猥琐的想,要是我哪天真把周芸嫂子给睡了,她会不会真不会告诉铁柱哥?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