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龙卫 641—645章

猛男诞生记小说最新版 2018-12-06 11:27:06


很高兴你能来

第641章搜查

 钱智光如同死狗一样的被抬了下去,他知道,自己要坑爹了。

    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阴差阳错的惹上这种人物,难怪这个小子身手这么恐怖,气势也一直凌厉的可怕,原来是这种级别的人物。

    “我确实有事情要指示。”沈浪对着丁振国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现场那几位领导。

    几位领导心中有点发毛,见沈浪的目光扫来,他们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沈浪看了眼那些领导,冷声问道:“谁是公安局局长?”

    “是是我。”

    市公安局局长刘大力浑身哆嗦的应了一声,整个人冷汗直冒,刚刚就是他带头讨论进攻沈浪的方案。

    刘大力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沈浪身份居然这么b,他心想真是吓死我了,差点把自己玩死。

    沈浪修为高了之后,眼界也不想以前那样狭隘,懒得纠结之前事情,他直接说道:“我有一些指示要下达,赶紧备车,我要去局里。”

    “好的,没问题。”刘大力连忙应道,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起来。

    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沈浪和红月去了趟公安局,丁振国和几名领导也都纷纷前往。

    沈浪主要是想让警察协助,调查搜寻王天古,必要的时候可以围捕王天古。沈浪也不确定王天古一定就在南州市,不过有希望还是做准备的好。

    得知沈浪在追查风云堂bss的行踪,刘大力和几位领导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当官的也都知道,中将衔级可不是说给就能给的,沈浪看上去年纪轻轻,肯定是经历过许多事情的,有过不少丰功伟绩。

    几名领导都不得不佩服沈浪的胆量,敢独自追查风云堂的老大,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

    风云堂是华夏国三大地下势力之一,以前是四大,因为雷霆会被剿灭了,现在只剩下黑龙会,风云堂,还有青帮,三个大型地下势力。

    “风云堂的bss王天古,很有可能潜伏在南州市里,我能风云堂的bss王天古的照片,还有一些重要线索和信息,希望警方能够好好配合我,追查出这人的下落。”沈浪淡淡说道。

    “没问题!打击违法犯罪行动,我们义不容辞,这种黑帮大佬更是我们严厉打击的对象!”刘大力拍了拍胸膛,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摸样。

    沈浪呵呵一笑,心中倒是想着,这些家伙平日里只会对着下面的人颐指气使,真正碰到危险的时候只怕是跑的比兔子还快。

    社会就是这样,你无力去改变他,不如争做人上人。

    就和武修世界以实力说话一样,俗世你有钱有权,几乎可以办到任何事。

    沈浪刚好两样都占了,在他的命令下,刘大力很快就部署了搜查工作。

    离开警局之前,一群领导提出要请沈浪吃饭什么的,沈浪都直接拒绝了。

    出了警局。

    “沈浪,我总感觉这王天古目的是针对你的,你要小心。”红月满脸担忧的提醒道。

    沈浪点了点头:“放心吧,他威胁不到我。”

    俗世中武修数量极少,问境武修数量更是凤毛麟角,整个华夏国都找不出几个,没人可以威胁到沈浪。除非是清风山阳威那种等级的**。

    虽说如此,沈浪还是对王天古有所忌惮,他总感觉这个人身上肯定有所依仗。

    不管怎么说,先试着搜查王天古的下落再说。

    眼看快到了傍晚,沈浪打了一辆出租车,和红月到了一家西餐厅吃饭。

    “沈浪,你这次去清风山,都发生了什么事啊?”红月略感好奇的问道。

    “确实发生了不少事。”沈浪叹了一口气,将自己这段经历完完全全告诉了红月。

    红月也有些吃惊,没好气的说道:“果然潇潇说的很对,你肯定会惹事的。连问境巅峰的高手都能惹上,我真服了你的惹事能力。”

    “没事,我不是活蹦乱跳的回来了嘛。”沈浪咧嘴一笑,吃了一块牛排。

    红月握着沈浪的手臂,柔声道:“你平安无事,比什么都重要。以后还是少惹些事。”

    嘴上这么说着,不过红月也知道这句话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以她对沈浪的了解,要沈浪不惹事这太难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沈浪笑道。

    红月以前也是行走在刀尖上的杀手,自从现在过上了和平生活后,她也渐渐收起了锋芒。

    不过红月知道沈浪和自己不同,武修的成长是少不了历练和矛盾的,或许以后沈浪会走上某条迥异于普通人的道路。

    红月虽然很想将沈浪牢牢拴在自己心中,但她知道这样有点不现实,她能看出沈浪对修炼的炙热。

    她也能预感到,早晚有一天,沈浪会变得更强。

    自己虽然是沈浪的女人,但红月感觉沈浪并不是百分之百把心放在她身上。

    女人的直觉,比起自己,沈浪对柳潇潇应该喜欢的更多。

    这点红月并没有什么嫉妒,毕竟柳潇潇和沈浪认识的时间更长。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的是,这个男人真正喜欢的女人,或许不是自己,也不是柳潇潇和白倾雨,而是苏若雪。

    红月知道苏若雪的事情,沈浪嘴上不说,她总觉得这男人肯定对苏若雪非常纠结,或许有朝一日,沈浪会去找苏若雪也说不定。

    但考虑这些并没有意义,眼下自己能和沈浪在一起,红月已经很满足了。

    第二天,南州市出动了的所有警力,在全市范围内进行大面积的搜索。

    沈浪也参与了行动,排除掉各种地点,锁定王天古最佳的藏身地点。

    终于在第二天的晚上,警方在郊外的某个镇上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根据现场的调查和群众的指正,确实有长得像王天古模样的人在镇上的一家旅馆内逗留过。

    沈浪和一众警察很快就搜到了旅馆,找到了王天古的居所。

    不过王天古早已不见踪影,现场残留了一些血迹和一些医用品,表明王天古应该受伤了。

    一连搜查了五天,也没搜查出个所以然来,王天古应该是已经逃离了南州市了。

    沈浪心情有些郁闷,王天古实在是太狡猾了,这次居然又被他逃掉了。

第642章神秘人

 找不到线索,沈浪也只能作罢。

    离张明说的那个神秘人出关没几天了,沈浪索性就带着红月在南州市游玩了两天,次日一大早,就带着她到了山上的居所。

    张明正好不在,沈浪就和红月四处逛了一下。

    山中空气清新,绿树成荫,到处都是鸟语花香,风景极好。

    “沈浪,这里环境真不错,你以前就是住在这里吗?”红月四处看了看,感觉很是新鲜。

    “十岁的时候,我就待在山上,就跟着师父修炼,以前和师妹住在这里。”沈浪笑着说道。

    沈浪从小跟着张明修炼,那段时间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他不再是孤儿,每天也不用为找食物发愁。在师父这里他吃的很饱,穿的很暖,但每天被训的伤痕累累,被老头子扔进了药缸里泡着,疼的年幼的他嘶哑咧嘴。

    以前沈浪还以为老头子是虐待他,后来才知道,老头子往药缸里弄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药材,可以强化自己的身体。

    他从小就是从药缸里泡大的,身体强度之所以那么强,也和小时候泡药缸有关。

    沈浪对老头子没有丝毫抱怨,那时候他生平最感激两个人,一个是张明,还有一个是曾几何时给他送奶油面包的苏若雪。

    伊怜的遭遇和沈浪差不多。

    可能因为沈浪是男的,张明对他要更严格一些。

    想起伊怜,沈浪不免有些担忧,不知道她现在在昆仑山结界怎么样了。

    “诶,那棵树好奇怪啊,上面就像一张一样。”红月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满脸好奇的说道。

    那棵大树的树龄很长,树干直径很大,比普通的一些树的树干还要粗很多,而且在离地七八米高的地方,大量的树枝很怪异的铺在一起,看上去还真像是一个张天然的大。

    “那个啊,是我以前睡觉的地方。上面很舒服呢,我带你上去看看。”

    沈浪咧嘴一笑,搂起了红月腰肢,纵身一跃,飞到了树上。

    红月躺了下来,笑道:“确实挺舒服的,话说这张还真是够隐蔽的,下面都看不见上面的场景呢。”

    “对啊,这些树叶就像是天然的帐篷,无论我们在里面做什么,远处的人都看不见。既然是,那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在做的事情呢?”沈浪坏笑道。

    红月脸蛋微红:“不许做坏事,万一被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可惜,这种程度的抗议,对沈浪来说没用,沈浪霸道的搂住了红月纤腰,吻上了她的红唇。

    “放心吧,没什么人会来这里的。再说要是有人来了,我也肯定会发现。”沈浪在红月耳旁坏笑道。

    “你性子还是那么急,不过我喜欢”红月嘴角微微往上一翘,露出一丝妩媚的弧度。

    在沈浪面前,她会娇羞,但不会反抗。

    刚刚经历一场刺激的运动,红月漂亮的脸蛋上依然挂着一丝潮红,两人就躺在树上聊起天来。

    “沈浪,你以前为什么要和你师父修行?有什么契机吗?”红月依偎在沈浪怀中,好奇问道。

    “没什么契机,纯粹是老头子把我抓来的,强行收我为徒。”沈浪耸了耸肩说道。

    “看来你师父也是性情中人。”红月不觉有些好笑。

    沈浪摇头叹气道:“不用往他脸上贴金了,师父他也是受人所托。”

    红月黛眉一蹩,问道:“就是你说的那个神秘人?”

    “嗯。”

    沈浪微微点头,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自己的身世一直是个谜。以前他和苏若雪被外域的武修监视,沈浪一直想不通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以后会不会去找苏若雪?”红月忍不住问道,她沈浪面前几乎从来没提及过苏若雪的事,就是为了避免让沈浪想起不开心的事。

    “有机会,当然会去,我想弄清楚一些事情”沈浪神色变幻了一阵,脸上终于透露出一丝无奈。

    其实沈浪除了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外,同样也想知道苏若雪的身世,苏若雪为什么会被带走?那什么血魅之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见沈浪神色复杂,红月心中有种淡淡的失落感,虽然她已经依偎在沈浪怀中,但这个男人心中真正无法割舍的女人,应该还是苏若雪。

    女人都是有占有欲的,红月也有,她爱的人是沈浪,沈浪在她心中同样无法割舍。

    “别想这些事情了,我们回家吧。”红月柔声在他耳边轻语,语气里也多了几分**的味道:“我会好好陪你的。”

    不多时,快到了正午,张明回来了,右手拿着啤酒瓶,嘴里还啃着一块烤鸭腿。

    “师父,你总算回来了。”见张明回来了,沈浪抱着红月飞身下了树,两人连忙走了上去。

    “龟孙子,在外面晃悠了几天终于回来了。上次的车呢?你小子不会把老子的车给弄没了吧?”张明大大咧咧的嚷道。

    沈浪有点无语,嚷道:“就那破车还是别提了?下次我让人给你弄十辆超跑过来。”

    “这还差不多。”张明呵呵一笑。

    “对了师父,我还没给你介绍,这位是我的女朋友,红月。”沈浪领着红月上前说道。

    “伯父好!”红月很有礼貌的和张明打了一声招呼。

    “好什么好啊,一个糟老头子,也就那样。你们两个随便玩去吧,不要打扰老头子我就行。”张明看都没看红月一眼,直接走进了屋。

    见张明态度冷淡,红月有点尴尬。

    “别在意那么多,师父性子就是这样。”沈浪对着红月笑道。

    “嗯。”红月点了点头。

    张明还是有些重男轻女的思想,要说这世上唯一能让他稍微挂心的人,其实也只有沈浪和伊怜。

    虽然平时对沈浪大大咧咧,但其实是把沈浪当成自己儿子一样看。

    张明也知道沈浪身边的女人不少,他可没什么兴趣去理会沈浪的女人。

第643章白玉棺材

 转眼又过了两天。

    两天时间里,红月就和沈浪游山玩水,黏在沈浪身边,独自享受着这份亲昵,她所有的时间都陪伴在沈浪身边。

    红月只想用自己的热情,抚慰沈浪的心,她要让自己喜欢的男人真正开心起来,这几天里,她对沈浪有求必应,甚至一次次主动引诱他。

    昔日冷漠如冰的女杀手,现在化成热情似火荡,妇一般,想起自己掉下的节操,红月经常会感觉双颊发烫。

    次日一大早,沈浪就找到了张明。

    今天是老头子说的那个神秘人出关的日子。

    第一眼看见张明时,沈浪简直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老头子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张明一改平时邋遢的样子,他穿着一身金色的华袍,脏乱的头发也清洗打理过,气息内敛,步伐稳健,整个人保持着一副严肃的表情。

    这气势模样,简直像是一个城府深沉的大门派掌门人一样。

    沈浪挠了挠头,说道:“搞得那么正式,那位神秘人很有背景吗?“

    “废话!臭小子,今天要见的人身份非同小可,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张明狠狠瞪了沈浪一眼。

    “你说的那个神秘人前辈在哪里闭关啊?”沈浪问道。

    “就在山里,她已经闭关了二十二年了。”张明嚷了一句。

    一旁的红月不免也有咂舌,闭关了二十二年?那也太夸张了,不觉得闷吗?

    “在山里?”沈浪愣住了,大感意外。

    因为从小生活在这,这座山每一处地点场所,沈浪都去过,但从没见过有什么适合闭关的场所。

    张明讳莫如深的瞥了眼红月,嚷道:“你就在这里等着,不要跟过来。”

    “好的,伯父。”红月点了点头。

    随后,沈浪就跟着张明去了大山深处。

    山中腹地,虽然环境不错,但越往深处,树木越来越密集,道路越险峻。

    穿过了灌木丛,来到了一处杂草丛生的地带,旁边有一块巨石,大概有三米多高。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违和感,但其中却另有玄机。

    张明大步上前,运气掌力,往巨石上一拍。

    “轰!”

    一声巨响,巨石往前挪动了十厘米左右的距离。

    突然间,杂草丛生的地面突然从中央处龟裂开来,不多时,地面中央突兀显现出青砖铺展的台阶。

    沈浪大感,没想到山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隐藏的密室!

    “跟我来。”

    张明神色严肃,从怀中拿出一个火折子,点燃后,就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沈浪紧跟在老头子身后。

    里面的空间并不大,结构和仓库差不多。

    不过一走进里面,沈浪瞬间就感觉四周充满着阴冷寒气,温度至少低于零下0度。

    四周还弥漫着一层层白雾,不由让沈浪略感怪异。

    现在的季节正是暖春,这里怎么会如此阴寒?

    没等沈浪发问,张明就迅速点亮四周的蜡烛。

    片刻后,沈浪终于看到了密室里面的场景,四周白蒙蒙一片,只有中央处一个长方形物体极其显眼。

    沈浪跟着张明走上前一看,两眼微缩。

    这个方方正正的白色物体是一口棺材!

    这口棺材造型奇特,通体仿佛如同白玉制成,而且散发出逼人的寒气,只是稍微接近这口棺材,沈浪就能感觉到一股极为浓重的寒意。

    就像是身处北极零下四十度的气温中一样。

    难怪这密室中这么寒冷,多半是这口白玉棺材散发寒气的原因。

    “师父,这”沈浪惊疑不定,心想那个神秘人不会就是在棺材里闭关吧?

    “废话少说,快和我一起把这个棺材搬上去。”张明嚷一句,直接双手抱住了棺材的一侧,对着沈浪使了一个眼色。

    沈浪既心惊又疑惑,他也没有多问,蹲下身来,也抱住了白玉棺材的另一侧。

    “嘶!”

    这棺材简直就像是一个极其冰冷的大冰棍一样,冻得沈浪接触棺材的皮肤部位都有些麻痹了。

    如果是普通人抱着这个棺材,几个呼吸间估计就会冻成冰雕。

    沈浪只好激出真气,抵御从棺材上传出的凌冽寒气。

    这白玉棺材将近有几吨的重量了!沈浪和张明两人使出全力,才勉强的把它搬动,缓缓朝着台阶上走去。

    终于抬到了密室外,张明对沈浪嚷道:“轻放,不要惊动里面的前辈。”

    沈浪心中一惊,那位“神秘人前辈”果然在棺材里面。居然在棺材里面闭关,这特么也太诡异了,虽然武修不惧严寒,但长时间身处严寒之中,还是会丧命的,除非是修为极高的武修!

    想想棺材里面会出来一个人,让沈浪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两人抬着棺材轻轻放在草地上,地面都因为棺材的重量,微微塌陷了下去。

    沈浪松了一口气,开始打量起眼前这口正在冒着寒气的白玉棺材。

    这白玉棺材比正常的棺材要大出不少,自然是封闭的,通体如同晶莹剔透的玉石一般,但看不清里面的场景。

    “张明拜见前辈,打扰了!”

    张明对着棺材恭恭敬敬的拜了一下,随即上前,击出掌力,推开了棺材口。

    “嘶嘶!”

    寒气四溢,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了大量雾气。

    沈浪定睛一看,只见玉色棺材,里面卧着一名美女,穿着一身白裙,银发长垂。

    银发美女身姿玲珑妙曼,精致到极点的脸蛋宛如天成,美的令人炫目。

    但这银发美女的五官和外貌,沈浪很熟悉很熟悉

    “苏苏若雪?”

    当第一次看到棺材里银发女人脸庞的时候,沈浪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位银发女人,和苏若雪外貌极为相似,几乎是同一个人。

    倏然间,棺材中的银发美女睁开了双眼,下一刻,她直接站了起来,轻盈的飘落在了草地上。

    银发美女星眸锁定眼前的沈浪,精致的脸蛋面无血色,宛如白玉般的肌肤如梦似幻,真可以用冰肌玉骨来形容了。

    沈浪也盯着银发美女看,脸色变幻了数次,深吸一口气,轻声道:“你不是苏若雪。”

    虽然银发美女长相和苏若雪一样,但气质上截然不同,沈浪心目中的苏若雪,高雅清纯,还带着一丝俏皮。

    但眼前这个长得像苏若雪的银发美女,身上除了冰冷和阴寒,沈浪就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第644章旧事

不过一些顶级高手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机,沈浪感觉不到也是正常。

    沈浪一眼就能看出来,眼前的这个银发美女,实力恐怕高的离谱。

    银发美女对沈浪很感兴趣,她美目盯着沈浪看了好一阵,才缓缓开口:“你就是沈浪了?”

    声如铃音,但给人一种冰冷而高贵的感觉。

    张明默默地站在一边,已经没他什么事了。

    “敢问前辈,是苏若雪什么人?”沈浪不卑不亢的抱拳道。

    “苏若雪是我女儿,我叫苏芷玉。”银发美女淡淡的说着。

    沈浪大吃一惊,苏若雪的母亲?难怪长得那么像苏若雪,但是苏芷玉的样子未免也太年轻了,和少女没区别。

    苏芷玉一直在打量着沈浪,露出明媚的笑容:“不错嘛,小家伙你的修为比我想象的高出许多,应该是另有奇遇吧。”

    “前前辈知道我?”沈浪惊疑问道。

    “别前辈前辈了,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叫我姑姑就行。小家伙,我们是自己人,在我面前不用拘束。”苏芷玉淡笑道,身上冰冷的气息也缓和了不少。

    沈浪深吸一口气,直接说道:“好的姑姑,我想问你一些问题。”

    见沈浪开门见山,苏芷玉倒喜欢这种爽朗,看沈浪也顺眼多了,她轻笑道:“小家伙,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

    沈浪想问的事情太多,一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沉吟了一阵,先问道:“姑姑,能否告诉我和苏若雪的身世?”

    “你和她,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林海天山才是你们的家乡。林家和苏家世代交好,也都是赫赫有名大家族。不过二十多年前,两家居住的岛屿遭遇了兽潮,所有族人近乎全灭,林家和苏家中只有我,还有你父亲和几个外出的家族中人躲过一劫。”

    沈浪有点听不太懂,不过他也知道林海天山是一个极其广阔的武修世界,伊吹雪和云落雪两人就出自林海天山。

    沈浪追问道:“我父母是谁?”

    “你母亲,死于兽潮中。你父亲,还在林海天山。”苏芷玉回答道。

    “怎么才能去林海天山?”沈浪急忙问道。

    苏芷玉说道:“昆仑山结界中,可以通往林海天山。还有一处地方,算了,不提也罢以后,你可以自己去林海天山见你的父亲,当面向他问清楚吧。”

    “嗯。”

    沈浪重重的点了点头,攥紧拳头,掌心微微有些出汗,他脸上露出一丝紧张又激动的表情,原来自己还是有亲人的。

    “姑姑,苏若雪她”

    “小家伙,你和我女儿关系匪浅?”见沈浪这么关心苏若雪,苏芷玉黛眉一挑,笑问道。

    沈浪脸色有点复杂:“苏若雪是我以前的未婚妻只不过她和一个叫凌轻语的女人离开了。”

    “那是自然,苏若雪对凌家而言有大用处,凌家肯定会派人接苏若雪回去的。”苏芷玉

    沈浪现在22岁,修为已经到了问境中期,加上又是在俗世修炼到这种水平,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了,苏芷玉对沈浪还是比较满意的。

    “凌家为什么要抓走苏若雪?”沈浪诧异问道。

    苏芷玉觉得事情有些复杂,她微微叹气道:“现在和你说这些还为时过早,即便我告诉你说血魅之体有什么作用,你也理解不了。以后等你实力到了,自己去找你父亲问清楚吧。”

    沈浪沉默了一阵,血魅之体什么的,他一点也不在乎。

    沉默一阵后,沈浪开口问道:“我父亲叫什么名字?”

    “你记住,他叫沈沧海。你父亲和我是世家兄妹关系。”苏芷玉淡淡说道。

    沈沧海沈浪把这个名字深深记在了脑中。

    “苏若雪离开,是不是有什么隐情?”沈浪又问道。

    “她自然得离开,就算她不离开,凌家人也会强行带我女儿走。早晚也要成长,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本来凌家人为防止消息泄露出去,应该会派人杀了你,肯定是我女儿为了保全你的性命为你求情了。”苏芷玉正色说道。

    沈浪浑身一震,如果真是这样那一些都能说通了。

    难怪苏若雪那个时候和自己告别,情绪那么冷漠,说的那些话也格外的让人寒心。

    “你配不上我!”这是苏若雪当初说的原话,沈浪记得无比清楚。

    原来苏若雪是为了救自己,掩盖事情真相,才故意说出那种绝情的话。

    而自己却误会了苏若雪,沈浪心情顿时如同五味杂陈一样,他早该想到的,那个看似高冷但其实很傻很天真的苏若雪是明显说不出那样的话才对。

    知道真相后,沈浪心情格外阴郁。

    一旁的张明很是震惊。

    他知道苏芷玉闭关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女儿苏若雪,但却能猜到发生的这些事,这心智简直高的恐怖。

    “好了,以后你们总有机会见面的,用不着伤感。”苏芷玉对着沈浪淡淡说道。

    “那姑姑你为什么在世俗中?”沈浪又问道。

    苏芷玉说道:“当初我和你父亲因躲避仇家追杀,两人身受重伤,我带着你和苏若雪两个孩子阴差阳错来到清风山。至于闭关,其实是在疗养伤势,顺便躲避追杀。我让张明传你一身武学,而不传给我女儿,就是为了防人耳目,毕竟凌家盯着的肯定是我女儿。如今你也算是小有所成,满足你父亲的希望。”

    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苏芷玉的话沈浪却没有怀疑,原来自己和苏若雪从出身开始,就被设好了局。

    苏芷玉虽然只说重点,沈浪也能勉强听的懂。

    一旁的张明挠了挠头,对着沈浪说道:“其实我是把你送去孤儿院的,后来那个孤儿院倒闭了,你也走失了,我找大半年才把你找到。”

    沈浪点了点头,他小时候确实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后来那个孤儿院倒闭后,沈浪走失过一段时间,整天露宿街头,食不果腹。

    “正好,过了二十多年,你们也长大了,我也该回去了。”苏芷玉说道。

    “您会去找苏若雪吗?”沈浪急忙问道。

第645章衰弱期

“最多见上一面罢了,她有她的路,我没必要干预。”苏芷玉叹气道,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是前途无量。

    苏芷玉看了眼沈浪右手上的黑色戒指,问道:“这枚黑色戒指,你是从哪得到的。”

    “在一个山里偶然得到的,姑姑认识这个戒指?”沈浪问道。

    苏芷玉哼道:“这是九色骨戒之一,当初我为了找这个,追查到一个岛上,还杀了那什么天机门的掌门,依旧没有找到这个东西,没想到落到你身上了。”

    沈浪吓了一跳,原来以前迷雾岛天机门遭遇女魔头屠戮,那个女魔头就是苏芷玉?

    “姑姑,这个戒指已经取不下来了。”沈浪说道。

    “既然戒指已经认主,自然就是你的,放心我是不会要你的。九色骨戒是传说中的至宝,这戒指是有灵性的,能让戒指主动认主,是你自己的福。”苏芷玉淡笑道。

    沈浪心中有些震撼,这个黑色戒指果然是宝物。

    之所以称为九色骨戒,是因为这种戒指共有九枚,如果能凑齐九枚,据说有神秘的事情会发生。

    天机门第一代掌门是虚境强者,持有这枚黑色骨戒,因为无望突破,他来到世俗弄了迷雾岛那么一处世外桃源,创立了天机门,安享晚年。

    第一代掌门死去时,一名天机门弟子埋葬掌门的时候,偷走了他手上戴着那枚黑色骨戒。

    自此以后,黑色骨戒流传在无数人手中,均没有能让戒指认主的武修存在。

    直到千年后,沈浪巧合之下,得到了这枚黑色骨戒,黑色骨戒主动认主。

    苏芷玉缓步上前,白皙手腕上的一枚手镯骤然一亮,草地一旁的白玉棺材被她收进了储物手镯中。

    “小家伙,还想问些什么事尽管问,我马上就要离开此地了。”苏芷玉淡淡说道。

    沈浪微微点头,把他想问的事情全都问了出来。

    “姑姑,你是什么修为?”

    “化境巅峰。”

    “我父亲什么修为?”

    “22年前是化境巅峰。”

    “林海天山中有虚境强者吗?”

    “有。”

    “凌家势力大吗?”

    “是排名第二的超级家族。”

    沈浪问了很多他想知道的事情,长了一些见识。

    他甚至问起了炼制气元丹的金阳果还有电龙胆两个材料。

    苏芷玉不觉有些好笑,不过沈浪这种爽直不做作的心性她倒是挺喜欢的。

    “电龙胆并非真的龙胆,只是一种夸张的称呼罢了,能放电的凶兽的胆统称为电龙胆,此胆呈青黑色,握在手里隐约有麻痹的感觉。再者,金阳果并不算贵重的东西,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去处,你自己去寻找。”苏芷玉笑道。

    “什么去处?”沈浪急忙问道。

    “正好我不久后就要打破清风山秘境的禁制,到时候禁制会有十天左右的衰弱期,你可以进去寻找金阳果树。”苏芷玉说道。

    “清风山秘境的禁制?”沈浪有点不理解。

    苏芷玉和沈浪解释了一阵。

    清风山并非与俗世隔绝,但却有充盈的清气,这是不科学的。

    因为清气这种东西不是凭空就能来的,一般来说,只有灵石矿之类的山脉,才能源源不断的产生清气,但清风山并没有什么灵石矿。

    主要原因,所有武修都不知道,清风山地底下其实有一处秘境,那处秘境是林海天山的一处神秘的地域。

    清风山内缭绕的所有清气都是从这处秘境的封印口逸散出来的。

    苏芷玉早在二十二年前,无意中打破了这个秘境的禁制,阴差阳错的才来到俗世的清风山。

    她现在只能按原路返回这么一个方法,否则再没有其他方法回到林海天山。

    昆仑山结界其实也有去往外域林海天山的路,但化境以上的武修受禁制之力的影响,无法进入。

    比如阳统天,若不是昆仑山结界的禁制之力的原因,他早就来俗世追杀沈浪了。

    清风山地底的那个隐秘的禁制只有苏芷玉一个人知道,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这个禁制的封印效果大不如前,大概每隔20年一次,会有一个衰弱期。

    “简单来说,就是清风山通往秘境的禁制每20年一次,禁制之力会衰弱,我之所以闭关到现在,也就是等禁制之力衰弱。只有打破那个禁制,我才能重回林海天山。”

    “到时候,你可以去那个秘境中逗留几天,会找到满意的东西的。一个月后,我会去清风山打破那个禁制,你早做准备吧。”苏芷玉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沈浪点了点头。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苏芷玉最后问道。

    “没了。”沈浪摇头道。

    苏芷玉微微点头,她沈浪还是挺顺眼的,轻声说道:“小家伙,有再见。”

    话音一落,一阵清风拂过,苏芷玉绝美容颜露出一抹微笑,银发飘然,看起来是那么的如梦似幻。

    沈浪心中微动,果然是母女,笑起来的模样也和苏若雪一样。

    宛如随风飘走了一般,苏芷玉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在沈浪心中,问境巅峰就那么b了,难以想象化境巅峰是什么恐怖实力。他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

    张明长出一口气:“事情终于结束了,老子我也可以安心了。”

    “师父,你一直待在山上,该不会就是为了等姑姑出关吧?”沈浪好奇问道。

    “不然你这龟孙子以为老子待在山上干嘛?”张明没好气的瞥了眼沈浪。

    还好沈浪也算争气,修为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不然沈浪修为差了,张明都担心苏芷玉会问责自己。

    沈浪有点纠结道:“师父,这些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张明嚷道:“我哪里知道这些事?我还是刚刚才知道那位前辈的名字。你小子的身世,我压根就不知道。不过一些事确实是对你有所隐瞒,那是因为你小子那时候实力不济,告诉你未必是好事。正是那位苏前辈把我引见给了你的师祖,老子才学会那些武功的,她还吩咐我,在你十岁的时候收你为徒,传你武功。”

    “好吧。”沈浪心中有些感慨,旧事他也没有想太多。

    等以后见到了自己亲生父亲,一切都真相大白。

本章节均来自互联网分享,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明日继续更新,请耐心等待。如果想要提前观看的书友,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