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鬼 |辉煌~大新县硕龙镇建街134周年!

根贝侬 2019-01-15 14:58:47



点标题下蓝字关注或

添加公众号根贝侬或长按左侧二维码识别关注;点右上角分享收藏本文。

报料投稿、侵权删除、合作调戏,找小编

发邮件:176435364@qq.com

粉丝Q群:374272504

加TA微信:gbn520zg


2018大新硕龙建街节嗨到家,越南边民排队来参加...... 4月30日,农历三月十五,正是大新县硕龙镇一年一度的“建街节”,每年的这个时候,硕龙镇上都要连续搞两至三天的庆典活动,今年也不例外。而越南边民也每年都会成群结队地赶来参加活动,热闹程度可想而知。


越南边民排队通过红色国门来到硕龙镇参加建街节庆典活动


4月30日的开幕式上,县领导致开幕词




舞龙


舞龙游街


山歌对唱


舞蹈表演


篮球比赛



5月1日,还有最为壮观的“百家宴”,这也是最受游客喜爱的一项活动,因为有很多美食可以免费品尝哦。




烤乳猪


五色糯米饭


五色糍粑


身着民族服装的硕龙边民准备把美食摆上桌啦


200多桌美食


有吃有喝哦


还有抢花炮和今晚的文艺晚会等很多精彩活动,可惜小编都没有搜集到图片,据说上万名中越边民和游客一起欢聚一堂,现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不知道贝侬们都去参加活动了吗?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年更精彩的活动吧!



三·一五,硕龙建街日



孙舟   

来到南疆明珠硕龙镇,美丽的归春河,划开中越两国边境线。左眼看越南,右眼看中国,尽享边关风情。硕龙因特殊的边境地理环境,它和阳朔同期,改革开放后成了广西最早命名也是中国最早的旅游名镇。每逢节假日,车流滚滚,游客如潮。


但是硕龙镇最热闹的,不是五一、十一长假日,不是春节也不是壮乡的三月三……而是农历三月十五日。在这前后几天里,从内地各省市、从越南及东南亚等赶来的数万亲朋好友及远方来客,人山人海,挤满大街小巷以及周边各村屯,家家户户杀鸡杀鸭烤香猪,不论是否相识或不相识,主人都会捧出米单酒,盛情款待客人……


硕龙村是硕龙镇镇政府所在地,今叫硕龙社区。根据《大新地名志》说法:宋朝即有村屯。其实以此地有山有水的宜居环境,少不了早有土民在此生活,只不过人烟稀少罢了。就以街头归春河边独山(又名将军山)山顶上供奉的侬大将军(侬智高)庙来说,就是享受千年香火历史的民族英雄!而今独山仍见庙宇横幅“威镇南疆”,两边对联“巍巍南疆英雄御寇青史永载,峨峨硕峰将军抗敌功勋常铭。”而在唐代,西原州爆发过历时近百年的黄峒地少数民族大起义……西原州城,在离此地二十公里的下雷镇。经过五代十国到了北宋初,黄峒地成了侬峒地(由黄姓部落酋长变成了侬姓部落酋长统治),西原州变成了广源州、傥犹州,是侬存福、侬智高父子反抗交趾侵略者的故乡。今天大新、天等人去云南广南、富宁,甚至去泰国,都惊奇和自己的壮话差不多……自然离不开侬智高失败之后,侬峒地上大量侬族老祖先逃亡的原因。

将军山顶的侬智高庙


侬智高庙楹联


站在将军山上,看到对面越南红色的国门


归春河,以主河道为两国边境线


硕龙地方悠久,建街日的来历,出自1887年三月,至今已经沿袭131年。当年广西边防总督苏元春,大帅府驻扎龙州,中越在法国主持下开始正式划定边境线。他由金龙前来硕龙视察检查边防,看到从金龙至下雷边界一线都没有一个圩场便利当地人赶集,也不利边防士兵守边。于是提出要在这里设一圩场,方便边民赶集交流物资。硕龙的地名,也是苏元春所取。原名石龙,因从骨屯沿归春河的山岭走向形似巨龙。苏元春考虑已将弄匡改名金龙,便定下将石龙改成硕龙,硕者大也。所以,龙州的金龙和大新的硕龙,是沿边一对同龄的姐妹小镇。两地的建街节,都和民族英雄苏元春相关联。
 

苏元春


说到建街节,还得回到从前。硕龙镇上外来杂姓很多,老辈人传说:苏元春带边防军来驻守之前,独山脚下,住着十来户壮族原居民,其中农姓和赵姓,原来就是侬族人,是侬智高造反失败后,为怕牵累砍头而被迫改姓农或随国姓。但当地人偷偷摸摸世代尊崇侬智高,在官府把侬智高当作“南蛮叛乱”的年代中,不敢公开祭祀侬祖,只好含糊其辞称之为“将军山”、“将军庙”。为怕让外人知,并将庙宇悄悄建筑在山顶上,每逢初一、十五,都有村民朝暮贡奉。谁家遇到红白事,更离不开抬上鸡鸭祭拜。



硕龙古代是镇安府下雷州土司管辖的地方。自从有了苏元春的守边部队,加上建设和驻守岩应、硕龙、德天银盘山三座大炮台的需要,再是沿边从龙州到靖西、云南的古道经过这里,还有当年下雷、龙英、万承、养利、太平、安平等州县和越南高平等地的来往商品流通交易,都离不开这必经之路……于是,盐商、烟商过往多了,山道上整天有马帮络绎不绝……经商的、当兵的,留在壮乡成为壮族女婿的年青人越来越多,人口和居所,不断扩大。硕龙,不想热闹也难了。因此,硕龙人直到新中国诞生之后的若干年,街上通行的语言仍然是白话或者桂柳话。还有许多早已生根在本地却不懂本地壮话的新硕龙人……


硕龙人每年的建街天,家家喜气洋洋,畅门迎客,人们穿上漂亮的服装,在街上舞龙舞狮抢花炮唱山歌。舞龙舞狮之前,户户必先派代表抬祭品到独山,奇特的是:别处的地方,一般只是进土地庙祭拜。唯有的硕龙,或先上山顶将军庙或先进土地公庙,分别举行两次祭奠仪式。中越两国边民驻足围观,年年成为建街天最壮观的一景。


 硕龙街上,常见越南边民。他们之间的来往,无需护照。早年间两国边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我们走到隔壁村子一样。现在只要凭边民通行证,经过两国边防站的通关,仍然可以常来常往。


写到这里,总避免不了当代边境的那场自卫反击战。实事求是说,当年这里交通不便,对面似乎也没有什么战略要地,因此,边境的自卫还击战,这里不是主战区。

归春河


但那场战争持续了十年之久,两边国民,各自为了国家利益,自然不能互相走亲来往,而且还得经常发生摩擦……归春河中,边民不敢游泳,德天的孩子要到硕龙来读书,害怕公路对面发射的冷枪,却还要绕远道经下雷才能上学。苦难的是管不住脚步的水牛们,会偷偷摸摸下河嬉水,结果遭地雷炸死……

归春河对岸的越南民房


 说个故事,不知真假:上世纪九十年代后,两国边民终于又可以互相走亲访友了。有硕龙某村村干去对面赶侬峒,在老表家喝酒。那表弟举杯相碰:哥呀,那年那月的那天晚上,我带着民兵就埋伏在草丛中,看到你们从我身边经过。我手中握着机关枪,只要一扣机,你们一伙都要葬在异国他乡了……



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著名书法家和诗人钟家佐先生游德天,就在硕龙挥毫写下:“叠叠苍峦千万重,神游仙境半云封。山欢水笑归春畔,世界公园数硕龙。”这首诗,就题在独山脚下土地庙旁。



对百姓而言当然和平好。看2017年的三·一五日,硕龙人欢庆建街节上,其中有一场中越年轻人参加的集体婚礼,那一天,又有五个越南姑娘,成为中国新娘。


今年不知道有几个越南姑娘,会成为中国媳妇……


来源:大新美天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