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放水淹龙且,刘邦攻击过河一半的楚军,二人都是用兵高手!

凝听历史 2018-11-07 16:07:26

历史很繁,我来把它简化;历史很乱,我来把它梳理;历史很枯燥,我来让它有趣起来!


话说韩信带着自己的新军一路向东,来攻打齐国,就在行军途中,韩信接到一个消息,汉王派说客郦食其去招降齐王,齐王也同意归顺汉王了。韩信一听就乐了,还是老大有水平,难怪把我的韩家军调走了,原来在这里等着补偿我,我手下这些新兵蛋子,要是硬打,还不一定怎么样,韩信就准备停止进军,返回赵地了。

这时候,有一个叫蒯通的谋士给他进行了一番分析,将军,您是奉主公旨意攻打齐国的,虽说主公用说客劝说齐国归顺了,可主公并没有让您停止进攻啊!

再者来说,那郦生只不过是个说客,凭三寸不烂的舌头就劝说齐国投降了,将军您之前统领数万人马,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赵国彻底收服,您怎么能被他比下去?

韩信听完之后,心里是五味杂陈,是啊,虽说自己手下都是新兵,可现在齐国已经决心归顺,肯定不会严加防范,我的胜算还是蛮大的,好,全军加快速度,过河攻打齐国。

韩信想的还真对,那齐王本已经同意归顺汉王了,所以对汉军,是根本就没有加以防范,韩信的大军轻松就击溃了齐军,一直打到齐国都城临淄。这时候齐王被惊吓到了,他是万没想到汉军会来这一手,任凭郦食其怎么解释,都不能平息他那惊恐的心,齐王一发狠,就把郦食其给煮了。

煮了一个人之后,齐王有点平静了,可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无力挽回败局了,齐王就率领属下逃到高密,而后向楚国求救。按理说,这齐王当初归顺了刘邦,现在的狼狈是咎由自取,项羽本来不想管他,可转念一想,现在齐王已经是刘邦的敌人了,那敌人的敌人,该救还是要救的嘛!项羽就派出了大将龙且,龙且率领人马和齐王兵合一处,大概有二十万人马,齐心协力对抗汉军。

双方开打之前,有明白人向龙且献上计策,将军,汉军此次携大胜之势前来,不可以硬拼,他们的弱点就是粮草难以后续,我们齐楚将士是本土作战,但是之前齐军屡次被击败,气势上我们输他们一筹,我们不如挖沟筑城,先稳住局势,让已经沦陷的齐地人民都知道,齐王还健在,而且楚军也前来营救了。这样齐地百姓和我们一心,汉军就很难搞到粮食了,自然就不战自败了。

要说这个计策,还真是个好计策,可惜龙且不是个好主人啊,他根本没把韩信放在眼里,再加上临走前和项羽已经夸下海口,说要几日内就解决掉韩信,这样打持久战的计策,肯定是不能用了。

就这样,龙且率领的齐楚联军和韩信的军队,就在潍水东西两侧扎下营寨,摆开架势,准备开掐。龙且有点天真了,他是想真刀真枪的和韩信打上一场,可韩信从来就不喜欢玩那一套。

一天夜里,韩信召集士兵,告诉大伙,给你们一个简单的任务,干好了这个活,就能在战场上少流血,还能打胜仗。少流血就能打胜仗的工作,这对士兵来说可是不小的诱惑啊,大伙就听从主帅的意思,连夜做了一万多条袋子,袋子里装满沙土,而后把潍河上游堵住。

搞好了小动作以后,韩信就率领一部分人马过河攻击龙且所部,龙且正担心韩信不敢和自己面对面的交手,现在对方主动出击了,那还等什么,马上带兵攻击韩信。事情和龙且预计的差不多,韩信的军队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没多大功夫,就被自己打花了,眼看韩信支撑不住,转身渡江逃跑了。

龙且那肯放过这个机会,亲自率领军队就追杀过去,他要把韩信所部一举歼灭。就在龙且大军渡江的时候,刚逃到对岸的韩信军队停了下来,不但停了下来,还有人向潍河上游挥舞旗帜。龙且军队正在纳闷之时,上游的水可就下来了,原来韩信的堵河小分队看到旗语就扒开了堵河的沙袋那上游的河水犹如千万条巨龙就冲向龙且的军队

可苦了龙且的属下,他们一大半还都留在水里没有上岸,几乎全都被洪水带走,那些腿脚快上岸的,也没有拣到多少便宜,被韩信的军队一顿冲杀,所剩无几,龙且也在乱军之中丢了脑袋。对岸的齐楚联军后备队看到主力死的如此惨烈,也都没有了斗志,纷纷逃命去了。可韩信并没有放过他们,等河水稍微平稳,就下令汉军过河追击,齐楚联军是死的死降的降。齐王倒是又一次逃走了,可不久之后,也被人杀死,继赵地之后,齐地也尽归汉军所有。

韩信又一次立功了,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立功了,不说当年用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夺了关中,就说在刘邦的诸侯联军被项羽打残之后,他先是灭了魏国,而后收服赵国,又逼迫燕国投降,现在又平定了齐国,总之啊,韩信觉得自己对汉王是有功的。

鉴于如此,韩信就派人给刘邦送去一封书信,大意如下:

主公,齐国是一个阴险狡诈反复无常的国家,地理位置又十分特殊,和您的死对头楚国又是南北相邻,现在好不容易把齐国拿到了手一定要巩固好这块根据地。想让齐国真正成为主公的根据地,就应该派人在这里进行统治,我觉得,以我在北方打仗的这些年经验,做个代理齐王是最合适的了,请主公批准。

这封信很快就放到了刘邦眼前,刘邦不由得是勃然大怒,不但但是因为韩信想当齐王,更因为他自己的窘迫处境。那么刘邦又为什么身处窘境那?我们还要从他之前带走韩信的军队说起。

刘邦从赵地带走了韩信的军队,顿时觉得自己的腰板就硬了起来,两只膀臂也有了力气,他带军来到修武,下令全军饱餐一顿,要和项羽决战。幸好手下有明白人,主公,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还不是项羽的对手,还是应该高筑城池稳住阵脚,而后再派人去楚国里面搅合搅合,等拿下了齐国之后,合所有汉军的力量,才好和项羽决战。

刘邦就是有这个优点,虽然容易冲动,可也容易冷静,他接受了这个合理化建议。刘邦就稳住了阵脚,和项羽僵持,而后派出兵马进入楚地,协助彭越攻打项羽的后方,一时间也占领了不少城池。

这个彭越也是很会打仗,他不和项羽发生正面冲突,总是不时的骚扰楚军,还瞅准机会就劫一次项羽的粮草,弄得项羽很不舒服。为了拿下刘邦,项羽是一次又一次的忍受彭越的骚扰,可最后,还是没忍住。

项羽嘱咐大将曹咎,你给我守住成皋,我先去把彭越给收拾掉,记住,只要十五天,我就能得胜回来,成皋千万不能给我丢掉,就算汉军挑衅,也不要管他们。

结果项羽前脚刚走,刘邦后脚就到了,汉军向没有了项羽的楚军发起了挑战。这曹咎也是很听领导的话,任你汉军怎么挑衅,我就是坚守不出,看你能怎么地!

可没想到刘邦又玩起了无赖手段,他天天派人去阵前怒骂楚军,把他能认识的楚军将领家属,能用上的脏话都搬了出来,就这么连骂了五六天。曹咎是忍无可忍啊,虽说领导的交代重要,可我大楚军的尊严也同样重要啊,他就率军出城,要和刘邦决一死战。

曹咎的楚军要渡过汜水和汉军决战,这时候汉军冷静了,冷静的看楚军渡河,等楚军一半士兵过河,一半士兵还在河里的时候,刘邦下令,给我攻击。这下可麻烦了,楚军队形还没摆好,就被汉军一顿冲杀,很快就吃了败仗。成皋被汉军拿下,曹咎也羞愤交加,自刎而亡。

这时候,项羽在和彭越的战斗中倒是讨了不少便宜,一次次的打败彭越,可彭越很是狡猾,稍微有点损失,扭头就跑,搞的项羽有劲使不出来。项羽很快就得知曹咎兵败的消息,他赶紧带兵回来找刘邦算账,刘邦倒也老实,听到项羽回来了,赶紧收兵,把军队撤到险要之处,想办法要对付项羽。

就在这时,刘邦收到了韩信请封齐王的信,刘邦这个气啊,好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才吃几天硬饭啊?就开始跟我谈条件了。老子现在被项羽堵着门口欺负,你不说来帮忙,还趁机给自己讨封赏!

刘邦越想越气,正要张嘴骂,就觉得左右两只脚分别被人踩了一下,抬头一看,原来张良和陈平同时在踩自己。刘邦多聪明的人啊,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脸色一转,韩信真没出息,当齐王就当齐王吧,还要当个什么代理齐王!送信的,你回去告诉韩信,我封他当齐王,过几天我就把齐王大印给他送过去!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